• 第六十九章 脱胎换骨(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9本章字数:2553字

    光便再也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虽说之前就与他的这位夫人并不熟悉,可是绝对不是这个模样的。

    不仅仅是模样变得讨喜了,顾如锦从里到外,都如同脱胎换骨一般,再不似往昔。以往的顾如锦虽说柔弱枯槁,但至少还能让他掌握住,如今的顾如锦,却令他捉摸不透。

    “惠娘,你说这顾如锦,是怎么被医成这样的?”慕枫小声向站在自己身旁的表妹问着话,目光却没有从顾如锦的身上移开。

    “医成怎样?”单惠娘撇了撇嘴,从山门到云苓山庄这一路来,她的脸就一直绷着,之前在南麓公府的时候,表哥对这个挂名表嫂不闻不问的,今日怎的这般反常?

    “你就不觉得,她变了些么?”慕枫显然没有察觉到自己表妹心中的不快。

    “是啊。”单惠娘嗤笑一声:“如今表嫂的病好了,也变得更漂亮了,怎么?慕三少爷是想把自家夫人接回南麓公府咯?”

    单惠娘说完这句,就往边一站,像是要跟慕枫保持距离似的。

    慕枫知道她是吃醋了,伸手一揽,就把单惠娘拉回了自己身边,宠爱的揉了揉她的头:“说什么呢。”

    单惠娘可没那么好哄,任凭慕枫低声跟他说着什么逗她开心,她就是理也不理。

    走在前面的顾如锦听见了身后人的动静,扯扯嘴角一笑了之,提起裙摆踩上阶梯便坐上了大厅的主位。

    慕枫也提步向前走着,却发现大厅中只有一个主位,无奈,只得悻悻然在客位上坐了下来。

    站在一旁的柳绍看见慕枫的神情,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以至于脸上的表情甚是诡异。

    原来之前大小姐让自己撤去一个主位,是这个用意啊。

    在慕三公子来的第一天,就让他明白在这个云苓山庄中,谁是主,谁是客。

    大小姐还真是……好手段呢,就连从小就在这个狼窝虎穴般的世界中,一路摸爬滚打长大到现如今的这个地位的柳绍,都不由得从心底对顾如锦多了几分佩服。

    接下来就是常规到恰到好处的接风宴。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直至有个两熊孩子哭哭啼啼的跑进宴厅,边擦着眼泪边嘶声喊着:“爹爹,你不要我了么?”

    顾如锦在现代的时候就受不得小孩子哭闹,听见声音后立马就过去安抚住两个孩子,谁料,两个白白胖胖的娃娃一见到顾如锦,不哭了也不闹了,齐齐抱着顾如锦左亲一下右亲一下,亲了顾如锦一脸口水,边亲还撒娇似的喊道:“娘~”

    顾如锦心里早有准备,可还是被这个称呼吓得不轻,想来这孩子定是慕三他们带来的,询问的目光投了过去。

    “他们听说我要来看你,非得跟过来。”慕枫见到如此情形,只得尴尬的笑了笑:“这两孩子都跟你亲。”

    顾如锦自然记得这两个孩子,当初慕枫为了羞辱她这个正房,大婚之夜便让这两孩子叫他“娘亲”,这搁在谁家都不是件光鲜的事情,哪有嫡长子未出便有通房生下庶长子的,可慕枫做的却很坦然。

    若非早前那个顾如锦性情温良,又怎么会惹出这么多麻烦事来。

    只是那通房去的早,这两个孩子也是没有娘的主,看着也是有些可怜。

    “昌儿?旬儿?”顾如锦依着记忆唤了句,个高的叫慕昌,小胖子叫慕旬。

    “娘、娘亲!”小孩子叫的可欢实,顾如锦却有些头疼,连忙吩咐了人照顾好,回到席位上:“之前怎么没看见他们?”

    “这不路上颠簸,睡着了么?”慕枫目光放到单惠娘身上,语气颇有些责备的意思:“惠娘你也是,叫你照顾好孩子的,怎么把孩子忘到马车上了?”

    单惠娘本就对今日慕枫在顾如锦面前的表现有意见,如今听得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责备自己,心下更是恼怒,冷冷哼了一声便算是做了回应。

    慕枫见自家表妹如此反应,心中虽然不舒服,也只得无奈摇了摇头,毕竟惠娘如今这个脾气,还不都是自己惯出来的?

    再看看身边的顾如锦,慕枫心下顿时就舒服了许多,这个女人行事有章有度,性子自打嫁进南麓公府就一直平静安稳,从不主动惹出什么事端,但是身体不好整天愁眉苦脸的让人见了就生厌,没成想病好了后的她,竟也会生的如此好看。

    还真是……叫人越看越喜欢了。

    一场宴席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心思,在一种极其沉闷的气氛中,宴会终于结束了。

    由于慕枫等人来得突然,所以云苓山庄并没有来得及准备什么宴后娱乐,在柳绍的提议下,顾如锦带着慕枫单惠娘等人参观了云苓山庄的各处园林。

    一路上,柳绍在前面一一介绍园中花草以及园景,顾如锦特地一直走在慕枫身边,她看那个单惠娘一直不太顺眼,走在慕枫身边也并非是想要招惹他的注意,只是想看看,自己这个正牌夫人走在自家夫君身边,她个小三还敢往哪站。

    没成想单惠娘根本就不拿她当一回事,顾如锦站左边,她就站右边,顾如锦站右边,她就站左边,甚至还亲昵的搂着慕枫的一只手臂,目光挑衅的看向顾如锦,摆明了是要这么做给她看的。

    顾如锦见单惠娘这个小三已经做到这么明目张胆的地步,不仅不气恼,反而觉得有些搞笑。

    自己穿越过来,就算他是她的夫君,但跟慕枫这还是第一次见面,根本就不用谈什么感情基础,加之保持有顾如锦以前的记忆,对这个夫君更是没什么好的印象,还指望她跟单惠娘一样为了慕枫这么个男人争风吃醋么?

    况且现在顾如锦心中,已经有了另一个人。

    想起白云观上的那个假道士,这些日子来的种种又浮现在眼前,面上不由自主的就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却也有一丝淡淡的惆怅。

    可这笑意落在了单惠娘的眼里,那可就是明摆着的的不怀好意。

    “表哥!”单惠娘扯了扯慕枫的袖子,语气娇嗔:“我想跟表嫂说些体己话,我们女儿家说话,你能不能回避下?”

    “嗯,你们说吧。”慕枫本就对云苓山庄的园林颇有兴趣,加之他其实早也就察觉出来二人之间隐隐有较劲的意思,这么一来,他也乐得脱身。

    等得慕枫和柳绍都走远了,单惠娘面上的笑容已经完全转化为冰冷。

    却是顾如锦先开了口。

    “我没想到,这世上居然有人,净喜欢别人用剩下的东西。”顾如锦说的云淡风轻,声音一点起伏也没有,简直就像是在说与自己不相干的事。

    “你什么意思?”

    “说你呐。”顾如锦理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鬓发,“大好年纪的姑娘家,干什么不好,却成天与一个有妇之夫厮混在一起。”

    “干你什么事?”单惠娘的情绪已经有些激动,之前在南麓公府的时候,自己与表哥行事再怎么张扬,她顾如锦也不敢多说半句!怎么?如今在云苓山庄,她便以为她可以教训自己了么?

    顾如锦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自然干我的事,那有妇之夫可是我夫君。”

    “但是他不爱你!”

    “那你以为他爱的是你么?”顾如锦放缓了声音,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年岁差不多大的少女:“还是,爱你的皮囊?”

    “你胡说!”单惠娘气得用手指着顾如锦大声道:“表哥说等你死了,就会娶我的!”

    “那还真是抱歉,我这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呢。”顾如锦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