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请你自重(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0本章字数:2018字

    注意到站在顾如锦身边的慕枫,玄清略微有些惊讶:“这位是?”

    “在下慕枫。”慕枫对着玄清拱了拱手:“是如锦的丈夫,听说如锦的病是贵观的栖云子道长治好的,特地前来拜谢。”

    “慕公子稍等,我已经派门中弟子去请家师了,马上就到。”玄清扬了扬手中的拂尘,惊讶的目光从慕枫身上落在了顾如锦的脸上。

    他和玄明都多多知道些顾如锦与栖云子的关系,本来也就是因为见到顾如锦的到来,才派人去请的师父,现在倒好,顾如锦的身边平白的冒出来个夫君,这两人今后可要如何相处?

    顾如锦被玄清的目光看的有些尴尬,眼神飘忽不定不去理他。

    就在顾如锦的目光触及到大殿门口的时候,便再也移不开了。

    站在门口的那个挺拔身姿,背着光看不清面容,可光是夕阳余晖勾勒出来的轮廓,已经足以让顾如锦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同样的一个身影,在她的梦中出现过无数次,可现在真正的见到了,顾如锦却觉得像是一个梦魇。

    栖云子注意到顾如锦正看着他,倒也不闪躲,迈开步子进了大殿,抱拳向着慕枫道:“慕公子。”

    又转眼看了看低头站在慕枫身侧的顾如锦,同样抱拳:“慕夫人。”

    若说顾如锦的心,方才只凉了半截,那么听到那句“慕夫人”后的顾如锦,心早已冷的像一块寒冰。

    慕枫同样拱手回礼:“栖云子道长,久仰!”

    栖云子此时也不去看顾如锦,面上淡然的像是他与顾如锦之间当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只看着慕枫:“慕公子此次前来是为了……?”

    慕枫拍拍手,早已侯在门外的人提着两个大箱子进到大殿内,箱子一开,大殿中弥漫着一股草药的清香。

    “家荆得道长妙手回春之法,身体才得以康复,此次前来,特备薄礼,以示谢意。”

    栖云子侧首看了看两个大箱子,果然有不少的名贵药材:“慕公子客气,医者父母心,这些都是应该的。”

    “只是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慕枫知道栖云子对这两箱药材还算满意,连忙开口说道。

    “慕公子请讲。”栖云子此时已经完全忽略了顾如锦的存在。

    “舍妹身中寒毒,不知道长可有办法除之?”慕枫总算说出了此番真正的来意。

    栖云子心中冷笑,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送这么多药材原来是做诊费用的,慕三公子还真是“大方”,他栖云子的医术何时变得这么廉价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贫道自当竭尽全力。”

    “那就有劳道长了。”慕枫拱手又是一礼。

    慕枫话音刚落,一个随身的侍从突然走到他耳边说了些什么,慕枫神色一变,抱歉的对栖云子说道:“在下还有些事,就先告辞了。”

    也不管顾如锦此时也在殿中,慕枫迈开步子就跟着那名侍从离开了大殿。

    顾如锦本以为,慕枫这一走,栖云子总不至于再对自己视而不见,哪知慕枫前脚刚迈出大门,栖云子也向大殿门外走去,准备离开。

    顾如锦见栖云子这样行为,心中一痛,可现下大厅中尚有许多香客,顾如锦也不能再这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与栖云子如何如何,只得跟着栖云子追了出去。

    栖云子这一走就是走出很远,也不管顾如锦就在自己身后跟着,显然丝毫没有要理她的意思。

    一直走到栖云子的房门前,栖云子才淡淡开了口:“慕夫人还想要跟到哪里?”

    顾如锦听到栖云子这么说,不肯相信的听下脚步:“你……叫我什么?”

    “慕夫人。”栖云子毫无表情的重复了一遍。

    没有丝毫情绪的声音,顾如锦想过他知道自己有夫君之后,或许会对自己冷淡,或许会对自己发火,可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对待陌生人的表情。

    顾如锦发疯一般的冲到栖云子的面前,用手拽住他的袖子,失控般的大声吼道:“栖云子!你给我再说一遍!”

    红肿的眼中,一滴泪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

    栖云子低头怜悯般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也不去挣脱被她扯住的袖子:“慕夫人,请你自重。”

    自、重?

    两个字落在顾如锦的心头,就好像两把钝刀一点一点慢慢的分割着她的心一般。

    他居然让她自重?

    难道之前发生在他们之间的种种,他都忘了不成?那些时候抵死的缠绵,难道都只是自己的一个梦不成?

    不,一定是栖云子见到慕枫,太过生气,气自己竟欺瞒于他,现在才会这样对自己的。

    “你不要这样。”顾如锦抓住栖云子袖子的手渐渐松开,温柔的环在栖云子的腰上:“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

    这其中太复杂的种种,顾如锦不知道要怎么对栖云子解释。

    没有记忆中温柔的回应,栖云子就像是一个木头桩子一般站在门边,任由顾如锦抱着她:“慕夫人,你就是这样背着自己的丈夫与别的男人私相授受的么?”

    私相授受?这句话在又是在顾如锦心头狠狠的一击。

    栖云子的意思很明确,他现在不愿意与顾如锦有太多的瓜葛。

    顾如锦不想惹得他更加的不开心,识趣得得松开环住他的手。

    声音小小的,带着些委屈:“他不是我丈夫……”

    “哦?”栖云子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慕家三公子对你顾家大小姐明媒正娶的,怎么就不是你丈夫了?”

    “他!”顾如锦又气又急:“他什么时候将我当做过他的妻子了?!”

    “拿不拿你当妻子,那是他慕三公子的事,与我栖云子何干?”栖云子说完这句推开门就进了屋内,不想与顾如锦再有什么过多的纠缠。

    栖云子的房间,还是和从前一般熟悉的样子。

    就是在靠床的那边放着的那扇屏风后,自己曾在栖云子调制的药汤中浸浴,也就是在那张床上,二人之间有过令顾如锦此生难忘的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