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医术高明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0本章字数:3056字

    “家人么?这我倒是没注意。”容华茫然的摇摇头:“不过我见到她时,她身边跟着一队侍从,后来她腹痛时,我才命马夫快马加鞭赶来了江府。”

    “她不是锦州人氏?”

    “以前从没见过的。”容华点了点,垂目思虑了片刻,突然想起来一处关键所在:“如锦,你不认得她么?之前与她交谈的时候,她说正赶往云苓山庄呢。”

    “未曾见过。”顾如锦摇摇头,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时间尚短,活动的范围也十分有限,认得的人自然不多。

    “她可有说去云苓山庄做什么?”

    “这我倒是没问。”容华转眼看了看那名绿衣女子正在休息的居所:“不如等她醒转过来,你自己问她吧?”

    “也只能这样了。”顾如锦点点头,准备回到人群中,向江夫人说明这些情况,毕竟现在一个陌生人借居在江府中,江夫人作为女主人理应知道她的来历。

    众人见没有什么热闹可看,纷纷回到宴厅中,进行着宴后的娱乐活动。

    容华留下一名侍女照看绿衣女子,也跟着顾如锦等人回到宴厅中。

    顾如锦被容华拉着跑出去后,青儿一直留在宴厅中等着,这下见到顾如锦,才稍稍放下心来。

    宴后的活动分为许多种类,其中最受青睐的莫过于两种:投壶与蹴鞠。

    夫人们聚在一处,时而聊聊家常,再以掷箭投壶取乐,小姐们则聚在另一处,蹴鞠为乐。

    江夫人知道顾如锦大病初愈,不宜进行蹴鞠一类的剧烈运动,又不便将她带至一群夫人之中,难免显得尴尬。几经思量之下,便决定让容华一起,与顾如锦参观江府园林。

    顾如锦本就不是什么喜欢热闹的人,这一举也恰好落了她的心思,便带上青儿一起,与容华游园。

    名为游园,也不过是个雅气一些的说法罢了,二人行至一处,哪还有什么赏花看草的心思,不过散步谈心。

    容华问了顾如锦近日的身体情况,顾如锦也都一一答了,原本当心容华会说到白云观或是栖云子,容华竟也只字不提。

    二人聊得正开心时,江夫人的一个贴身丫鬟突然匆匆忙忙的跑到顾如锦面前,请顾姑娘立马赶去前厅。

    顾如锦只得在心中吐了个槽,江家这场宴会办下来,出的问题还真是多。

    一路小跑着跟着那名丫鬟到了大厅,江夫人看见顾如锦到来,忙拉过顾如锦的手,带至了投壶娱乐的区域,一名华服贵妇正晕倒在此处。

    “这是宋夫人,顾姑娘您看看这是怎么了?”江夫人焦急的介绍到,周围的夫人小姐门也都乱做一团。

    顾如锦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自己今日到这江府之中,究竟是做客人的,还是做大夫的。

    顾如锦蹲下身子,给那位宋夫人把了脉,诊完后,也不说是怎么回事,只见她命人寻来一个软垫,将宋夫人的双足垫起,从小腿到大腿,一路按摩敲击,不多时,宋夫人竟也醒转过来。

    顾如锦忙将宋夫人扶起,又着人泡了杯糖水让宋夫人服下:“宋夫人,您平日里是否患有咳喘的病症?”

    宋夫人惊异的看着眼前的这名女子,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医术竟已如此高明:“正是。”

    “是否伴有气阴两虚,痰瘀阻肺的症状?”顾如锦继续问道。

    宋夫人更加惊奇了:“没错。”

    “这便对了。”顾如锦喃喃自语道。

    思考了片刻后,向江夫人借了纸笔,写下对症的药方:太子参,熟地,山萸肉,山药,茯苓各十五克,麦冬三十克,五味子十克,丹皮十克,泽泻十克,生黄芪三十克,百合三十克,胡桃肉十五克,丹参三十克,地龙十克。

    待墨迹干透,顾如锦将药方叠好,送到宋夫人手中:“您就着这个方子服上七日,每日早晚各一付,另加川贝粉六克,以水送服,七日后当可初见成效。”

    宋夫人接过药方,不由得赞叹道:“没想到顾姑娘小小年纪,竟还有这等高明的医术,还真是另人佩服。”

    听到宋夫人这么说,众人也纷纷夸张起来。容华说了自己的病就是被顾如锦治愈的之后,一时间赞声更甚。

    顾如锦虽说在白云观时,已替不少的人看诊过,但这还真是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夸自己,顿时就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许多:“只是无聊在家中时,略读了些医书,算不得什么的。”

    再玩闹了一会,众人见天色已晚,陆续都告辞回家了。顾如锦正欲携着青儿回云苓山庄,突然想起来还有那么一名绿衣女子,她与容华说道她也要去云苓山庄,却是怎么回事?

    顾如锦在江府客房中找到那名绿衣女子时,绿衣女子依旧在沉睡中尚未起来。容华守在门外,不让顾如锦进去打扰。

    顾如锦只得向容华解释道:“她不是与你说要去云苓山庄么?正好我现在要回去,不如带着她一起?”

    容华闻言摇了摇头:“她的侍从马上就要来的,我将她从他们身边带走,总要完完整整的交回去。”

    顾如锦想来也有道理,与容华告辞后,便带了青儿回到云苓山庄,等待着这位不知名的贵客的随时到访。

    五六日过去了,没有等来那名绿衣女子,倒是等来了江夫人与宋夫人。

    顾如锦让青儿将两位夫人引至正厅,吩咐人给二位看茶。

    宋夫人让贴身丫鬟将早已准备好的谢礼呈给了顾如锦,是一套笔砚。

    “顾姑娘上次给我开的那个方子还真是好用,几日下来,病症已减轻许多了,今日特地让江夫人陪我一起来道谢的。”宋夫人笑道:“备谢礼是还真不知道送些什么好,见顾姑娘一手簪花小楷写的极美,想来也是爱好书法的人,这一套笔砚,还望顾姑娘笑纳,今后在锦州地界上,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顾姑娘尽管说便是。”

    “宋夫人客气了。”顾如锦让青儿将那套笔砚收好:“说起来,如锦还真有一事要劳烦宋夫人为我留心。”

    “顾姑娘请说。”

    “不知在锦州城中,宋夫人能不能给我介绍个铺子?”顾如锦问道。

    “铺子?”宋夫人感到有些疑惑,这云苓山庄每年靠着那三山一湖,营收已是不菲,顾如锦怎的还需要店铺?

    “青儿,你去我房中取两份玉露来。”顾如锦向青儿吩咐道,继而解释自己的用意:“如锦素爱香方,正巧云苓山庄中有大片的花圃,平日里无事的时候,就爱调制些玉露,自己用下来,效果还不错,便想去锦州城中开个玉露香方铺子。”

    说着青儿也取了玉露回到正厅中,送到两位夫人手中。

    江夫人打开盛有玉露的白瓷瓶塞,瓶中溢出一丝清香气味:“我前几日还寻思着如锦你是用的什么香呢,没想到竟是这玉露。”

    顾如锦笑笑:“您抹些试试。”

    江夫人复又取出一些玉露,涂抹于虎口处,该处的皮肤果然比周围的皮肤滋润上许多。

    “还真是神奇。”江夫人赞叹道。又转头看向坐在自己身侧的宋夫人:“宋夫人,您家中不是还空着一个商铺么?不如我们三人合股,与如锦一起开个玉露香方铺子,如何?”

    江夫人在抬头看看座上的顾如锦:“如锦,你看这样行么?”

    得到两人的同意后,在顾如锦的建议下,三人敲定将玉露香方铺子命名为锦玉阁,又留了二位夫人吃了午饭后,两位夫人才各自回家。

    “小姐,您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要开个商铺啊?”送走两位夫人,回到房中的青儿不解的问着顾如锦,不知道自家小姐这次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倒也不为什么,只是云苓山庄现在终归不属于我,我自己也总该有些营生。”顾如锦答得随意,心下却是沉重异常,谁知道这三山一湖,什么时候就会落到别人手里去呢?

    “小姐真会说笑,这云苓山庄不属于你,还能让别的人做了主不成?”青儿也能想到顾如锦所担心的事情,便宽慰宽慰。

    顾如锦见青儿这么说,只笑了笑:“未雨绸缪总没什么坏处。”

    青儿见顾如锦已经打定了主意,便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些什么,拿起梳子就要替顾如锦梳头。

    “怎么了?好好的,梳什么头?”顾如锦在云苓山庄中打扮得一向随意。

    青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姐你也真是的,光想着玉露香方铺子了?今早三爷不是说了末时让您陪他上白云观的吗?”

    “有这回事吗?”顾如锦翻了翻白眼:“最近他上白云观怎么总让我陪着。”

    “小姐你不想去吗?”青儿并不知道那日在白云观上,顾如锦与栖云子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从顾如锦这几日的反应来看,顾如锦对白云观有着明显的抵触情绪。

    青儿这句话让顾如锦也不知如何做答,若说不想去,也不尽然。从内心真实的想法来讲,顾如锦还是十分希望见到栖云子的,只是两人相对时,那种尴尬的环境,让顾如锦不由得生出了些退缩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