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谁说了算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0本章字数:3012字

    比如,打理她的锦玉阁,再比如,私下打探栖云子的真实身份。

    “夫人,现在雪瑶小姐来了,您想怎么安排?”青儿是顾如锦四个大丫鬟中最亲近,也最明白顾如锦心思的那个,她清楚,周雪瑶的到来,才是顾如锦行动的第一步。

    “将她与慕枫他们同样安排在卿月轩中,照之前的想法,让她与单惠娘斗着,不要来找我的麻烦便好。”顾如锦摇着一把团扇,卧在床榻上:“这周雪瑶看上去并不坏,心思可不简单,单惠娘未必是她的对手。”

    顾如锦说的云淡风轻毫无所谓,青儿却是有些急:“那……三爷要是真的被雪瑶小姐抢去了可怎么办?”

    有个单惠娘在,三爷的眼中就极少关注到顾如锦,若是被周雪瑶这么个极品迷了,怕是要把顾如锦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青儿这么在乎,却不见的顾如锦也在乎:“爱怎么办怎么办,与我何干?”

    “倒是,我云苓山庄中的丫头,是时候管教管教了。”顾如锦突然冷冷的说道。

    青儿听得顾如锦这么说,打了个颤,莫不是自己又做错什么,惹得顾如锦不高兴了。

    正要请罪,门外却传来花盆碎裂的声音。

    “谁?!”青儿这才意识到是有人在放外偷听她们讲话,快速的跑到门前打开门,见到摔倒在地上的那人,却是惊讶之极:“宝笙?怎么是你?”

    顾如锦冷眼斜斜瞧着瘫坐在地上,被惊吓得一声不吭的宝笙,冷冷哼了一声:“也该让她们知道,如今在这云苓山庄中,是谁说了算!”

    云苓山庄的偏堂里,顾如锦坐在牡丹画匾下方的紫檀椅上,青儿在顾如锦旁边替她扇着扇子,单惠娘和周雪瑶此时也坐在堂间,周雪瑶坐在顾如锦的左侧,单惠娘在右,茫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惹得一向脾气温和的顾如锦竟然发了如此大的火气,竟将山庄中上上下下数百口人都叫到了这处理犯错之人的偏堂。

    大堂的地上跪着方才从顾如锦闺房里抓住的宝笙,正哆哆嗦嗦不敢抬头。

    “我今儿叫姐姐妹妹以及大家前来,便是商量一下怎样处置这大逆不道的丫头!未经允许便到了内庄,还在我窗边偷听,还真是我云苓山庄养着的好丫头!”

    顾如锦环顾了一下两边的人,最后看向中间跪着的宝笙,忽然狠狠一拍那紫檀椅的扶手,吓得单惠娘都差点坐不稳。

    倒是周雪瑶,心理素质明显比单惠娘好的多,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切,面上波澜不惊。

    “夫人饶命,我知错了,小的只是无意经过,踢到了您门前的花盆,并没有有心偷听啊。”跪着的宝笙终于抬起头来,慌乱无措的开,口眼泪汪汪的,一副可怜的模样。

    站在一旁柳管家看着宝笙这般模样,也颇为好奇,顾如锦的四个大丫鬟之中,青儿最得顾如锦的心,童儿最是天真懵懂,惹得顾如锦喜爱,故此,顾如锦将青儿与童儿二人留在了内庄中服侍自己,而将其中最为乖巧的童儿安排在了外庄。

    按照云苓山庄的规矩,外庄的丫头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进入内庄,更别说进到顾如锦的房前了。

    柳绍看着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泪眼婆娑的宝笙,想到了她平时帮衬自己打理外庄事务时那乖巧伶俐的模样,心下多有不忍:“夫人还请息怒,宝笙这丫头一向听话懂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柳绍又转头看向宝笙:“宝笙,你可是去内庄中找夫人有什么事?还是给夫人送些什么东西?”

    宝笙听柳绍这样讲,将头点的像是鼓点一样:“是是是,我是去内庄中给夫人送东西的?”

    “送东西?那你可真是有心了。在我房外走路都在鞋子上套着干布料,怎么?是怕弄脏地板,还是弄脏鞋子?或者是怕吵着我休息?早知道你有这么体贴,当初就业该把你留在内庄了!”顾如锦从桌上拿起两块破布,丢在宝笙的头上,大声喝道:

    “说!究竟是谁派你来得!目的何在!”

    顾如锦简直被宝笙这丫头气急了,说完就自顾自的捂着胸口顺气,青儿知道她病刚好动不得气,忙去拍她的背给她顺气。

    周雪瑶见顾如锦这个模样,也关切的说了句:“如锦妹妹,你莫要急,慢慢审问便是。问不出来还可以用刑,还怕这丫头不说么?”

    周雪瑶说完,一双冰冷的眸子定在了宝笙身上,宝笙也呆呆的看着这个美得不可方物却又高深莫测的女子。不过在听到“用刑”二字后,宝笙终究是怕了。

    “我真的是冤枉的啊。”宝笙哭哭啼啼的求顾如锦,顾如锦却连你都懒得理她,发现无果之后又转向坐在顾如锦身侧的单惠娘,单惠娘和慕枫他们来后,她就被柳绍安排在卿月轩中帮衬着,单惠娘生病期间也是她细心照顾着的。

    宝笙像是抓住救命的稻草一般,一把抓住单慧娘的裤脚,哭喊道:“单姑娘您救救我,救救我啊!”

    事实证明,即使宝笙与单惠娘相处了如此长的时间,终究还是没能看透单惠娘此人。

    就连顾如锦也知道,单单惠娘这个人最是傲气,她怎能容忍这犯了错的手抓着自己的裤脚,她一脚踢开地上的宝笙,丝毫不顾念一场主仆情分,这丫头自己如今犯了错,难不成还想拉着她一起下水不成?单惠娘从椅子上起身来朗声道:“你自己犯了错,怎的还有脸乞求别人的原谅。”

    “妹妹无需为此动气。”顾如锦抬手止住了激动地单惠娘,这丫鬟既不愿说出自己是何人指使又有何目的,那便把她赶出云苓山庄,云苓山庄,容不得这种连主子也不放在眼里的丫头。”

    “青儿,将宝笙的卖身契取来,将她赶出锦州城,回她的乡下老家吧。”顾如锦最后看了一眼宝笙,罢了将头扭向一边:“柳管家,将这丫头带走吧,我不想再见到她。”

    “不要啊夫人,不要啊,我知错了,再也不敢了。”宝笙在被拖出去的时候还在苦苦哀求着顾如锦,双脚紧紧的靠在门槛上不愿离去。

    顾如锦也不是那样铁石心肠的人,只是她明白,倘若这次放过了这个图谋不轨的丫鬟,下次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事情等着自己。她别过头,尽量不往那边看去。

    这次惩处下来,云苓山庄的人也都看得明白,原本不怎么讲顾如锦放在眼里的那些丫鬟婆子们,自此也都不敢在顾如锦面前多有放肆。

    单惠娘见宝笙居然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也是非常的生气,宝笙一被拖走,她就甩袖离去。

    众人见宝笙已经被拖走,也纷纷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顾如锦被宝笙气得不轻,也带着青儿早早的离开了。

    偏堂中,如今只坐着周雪瑶一人。

    周雪瑶若有所思的看着宝笙方才跪着的地方,嘴里喃喃自语:“顾如锦,你倒是厉害。”

    好在从今日顾如锦轻易的就让慕枫与自己游园一事来看,顾如锦并不十分在乎自己这个夫君,否则也不必写信千里迢迢的将自己招过来。

    周雪瑶漂亮的脸上浮起一事诡异莫测的笑:“若不是这样,我倒也还真想跟你斗斗。”

    “只是……可惜了宝笙这么个护主的丫头……”漫漫长夜里,回荡着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云苓山庄内庄。

    顾如锦靠在床头半躺着,手中端着一碗调养身子的药汤,若有所思的看着药汤发呆。

    “小姐,您快把药给喝了吧!这都要凉了。”青儿催促道。

    顾如锦闻言,却索性将药汤放到床头的木凳上:“青儿,你觉得宝笙,会是谁的人?”

    青儿闻言却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将药又端到顾如锦手边:“小姐,您都为着这事想了一整晚了,我知道您难过,可不不能将自己的身子给废了啊!”

    顾如锦知道自己现在不喝下这碗药,青儿又得唠叨许久,咬了咬牙,一口气将一碗浓黑的汤药给喝了下去。

    青儿见顾如锦乖乖把药喝了,收拾好药碗,这才长长叹了一口气:“小姐,那单姑娘找你麻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您现在又何必为了她动气呢?至于宝笙那丫头,她年纪小,想来也是被单姑娘逼的,你就别难过了。”

    这会却轮到顾如锦惊讶了:“青儿你觉得……宝笙是单惠娘指使过来的?”

    “难道不是么?”青儿说出她认为单惠娘是指使者的理由:“宝笙被安排到外庄后,就一直在卿月轩帮衬着,与单姑娘也走的极近,宝笙定然是被单惠娘收买了,您没偏见方才在偏堂的时候,宝笙还向单姑娘求救么?若不是她,还能有谁?”

    顾如锦认真听青儿说完,却缓缓的摇了摇头:“不!不会是单惠娘,她虽然平时找我麻烦找的多,却不像是会做出这等子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