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迷倒众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0本章字数:3042字

    单慧娘想找靠山的计划失败了,她没想到顾如锦这样的不在乎三爷感情,但这样也好,少一人争宠,那自己也可以轻松许多。

    只是她把周雪瑶想的也太过单纯简单了。

    而这次的这场宴会谁胜谁负,现在还无从知晓。

    但顾如锦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任务,便够了。

    顾如锦到的不早也不晚,花园中央有三座亭子,呈一个开了扣得正方形坐落着,周雪瑶已经来了,坐在软榻上,见顾如锦来了,起身请安,声调轻柔,知书达理,让人讨厌都讨厌不起来。

    顾如锦从上到下大量着周雪瑶今天的穿着,那凤簪镂冰,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着清风拂面平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一身淡绿色长裙,腰部盈一握,美的如此无暇,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顾如锦佩服着面前的女子,能够在外人面前尽善尽美,她多少也看出周雪瑶心思缜密,加上她这美丽姣好的面容,怕是那单慧娘今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没等上多少工夫,慕枫便到了,他与顾如锦一同坐在中心向阳的亭子里,周雪瑶坐在面向西边的亭子里,而面向东边的亭子里,该到的人还没有来。

    “想来你平时不怎么打扮,今儿随便这一收拾,倒也不辜负上天给你这副如美玉般无瑕的脸。”慕枫看着身边的顾如锦,倒是真的看入迷了几分,虽然今儿周雪瑶也美丽的不食人间烟火,但她平常也是那般精致,将自己梳理的温婉可人,现今一看,却并不如顾如锦那般惹眼了。

    所以这头一次认真打扮自己的顾如锦,倒真的让慕枫垂爱几分。

    这三人正笑吟吟的聊着家常,终于等来了姗姗来迟的单慧娘,她仗着表哥宠爱不可一世,一来便吵闹着要做到表哥身边,不想被冷落坐在偏亭。

    “今天是我们一家赏花品茶的日子,不可胡闹。”被表哥这么一说,单慧娘嘟起个小嘴,气鼓鼓的坐回了自己的亭子里。

    单慧娘想来也是因为打扮耗费太多时间才晚来了这么久的,她今儿身着粉色宫裙,双眼在阳光的照耀下星星点点,闪过狡黠。鬓珠做衬,一对双目有如星月,略有媚意。纤细的影子落如尘。眉心天生携来的花痣,傲似冬寒的独梅。

    “今日有三位绝世佳人和这醉人的美景作伴,我真是死而无憾了啊。”慕枫说完便哈哈的笑了起来。

    “是我们能陪伴三爷而觉得荣幸呢。”周雪瑶笑眼盈盈,双手叠放在榻前,身体微微向前,温婉大方的接下话茬,却招来了单慧娘的冷眼。

    “是要有资格的人,才能长长久久陪伴在我表哥的身边呢。”单慧娘这话直指周雪瑶,字字带刺。

    “这就开始较量上了么。”顾如锦心里想着,自己不便多说什么,可也不能任着性子让她们胡来,便赶紧搭话先平息一下气氛:

    “大家快尝尝这西湖的龙井,是三爷的朋友快马加鞭送过来的,新鲜的紧。”然后招呼泡茶的下人,挨个为大家煮茶。

    周雪瑶微微闭目闻了闻面前的茶叶香,呼出一口气说道:“想来如锦妹妹的云苓山庄可是品茶一等一的好地方呢。”

    “哦?为何这样说呢。”慕枫知道雪瑶不是时常爱胡乱夸赞来讨好他人之人,便起了好奇之心,想听听这话里的话。

    “茶品大师田艺衡曾经说,茶,南方嘉木,日用之不可少者,品固有嫩恶,若不得其水,且煮之不得其宜,虽佳弗佳也。而煮茶时,山水为上,恰巧这云苓山庄不缺乏山水,自然煮茶的水平也是一流了。”周雪瑶说话时语气缓慢,声调轻柔,不似单慧娘说话时的娇嗔造作,说这段话时,她仿佛山中归隐的老者,恬静哑然。

    ……

    “说的好!想不到雪瑶你不仅仅面如美玉,知书达理,这脑袋瓜里更像藏满宝藏的密室啊。让人忍耐不住想去探寻。”慕枫斟了一杯茶小小的品了一口,继续说道:“你快告诉我,还有多少宝贝是我不知道的啊。”

    “三爷说笑了,小女只是闲来是爱读些史书,哪来宝藏不宝藏的。”周雪瑶虽嘴上这样谁,但脸颊早已绯红,心里恐怕早已乐开了花。

    这可气坏了单慧娘,她的表哥当着她的面这样夸赞别的女人,这让心高气傲的单慧娘怎么能忍,她正好就接下了这档子话,微笑道:

    “雪瑶姐姐既然有好的惊喜何不拿出来让表哥瞧瞧,也好让我们都开开眼界啊。”单慧娘不知道今儿个周雪瑶有没有准备什么节目,她打的小算盘是几天前从丫鬟那里听到的事情。

    那日在庭院里赏花,花丛后面正巧走过一对侍女,小声的嘀咕着,倒是让花丛另一边的单慧娘听了个清楚。

    “周小姐真是完美啊,为人谦和,对待我们这些下人也温柔,长得还那般的美丽,我若是三爷,也一定垂帘至此。”

    “不过我听说啊,周小姐小时候跳舞很美,尤其是月影霓裳,简直是仙女下凡,可是后来的一次事故,她跳舞时从台上摔下来,便再也没有跳过了。”、

    “唉,真是可惜了。”

    单慧娘一直记着那次的事情,想着找一次机会好好让她出出丑,想来是上天眷顾她,这机会这么快就到了。

    “我听闻姐姐舞跳得极美,尤其是月影霓裳,更是如天女下凡一般,何不给三爷瞧瞧?”

    单慧娘说完这话便微微扬起了嘴角,这让顾如锦看到了,想来这单慧娘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她也不便再管,当个看热闹的旁观者倒也不错。

    周雪瑶终于改变了温婉大方的表情,面露窘色,支支吾吾的说着:

    “小女是自幼学舞,只是由于一次意外便再也没有跳过舞了。”周雪瑶一直低着头,双手攥着裙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想必是想靠着这可怜的模样讨得慕枫心疼,不会强迫自己跳舞。

    可哪知慕枫正是心情大好的时候,再加上单慧娘在一旁煽风点火,自然希望看到周雪瑶的翩翩舞姿。

    “雪瑶你就不要推脱了,就当为了我破这多年来不跳舞的习惯,还不行吗。”

    慕枫把话说到这儿份上了,倘若仍旧扭捏不跳,怕是扫了大家的性质,惹得三爷不开心。倘若跳了,若是跳得不好出了丑,怕是又给大家留下笑柄,恐怕会颜面失尽。

    “是啊是啊。姐姐你就跳吧,都是自家人,就算跳得不好也不打紧啊,更何况姐姐天生丽质,就是站在这里都迷倒众生了,更何况穿上那偏偏舞衣跳上一曲呢。”单慧娘继续煽风点火。

    周雪瑶缓缓抬头看向众人,咬了咬嘴唇,现在有人都把她逼到了非跳不可的境地,没有选择的机会了,她深深呼了一口气,再一次露出经典而迷人的微笑:

    “既然三爷和妹妹都这么坚持,那雪瑶也推脱不好,待雪瑶先去更衣,稍后便回来。”说罢便从亭子的走廊一边离开准备回去卧房。

    从头到尾顾如锦都没有搭话,她看着这两个女人在自己的领土上争夺,她忽然觉得,为了男人而疯狂的女人,实在可怕。

    想事儿的功夫周雪瑶便换好衣服出来了。

    只见眼前这曼妙的女子,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出水精灵一般的仿佛从梦境中走来。

    雪瑶摇曳着身姿走到亭子中央的白瓷地上,微微弓腰,彬彬有礼的给大家问好。

    “真是人间极品啊。雪瑶你快快跳舞,大家都等着看呢!来人呐,奏乐。”被周雪瑶迷得神魂颠倒的慕枫摆摆手示意她快些开始,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喜爱之情。

    这又让一旁的单慧娘足足吃了一缸子的醋。

    “打扮的如此艳丽,希望舞姿也别让大家失望啊。”单慧娘在一旁冷眼说道。

    这一句话,让周雪瑶本来不多的勇气,又消失殆尽。

    “好了,既然都已准备好,大家就安静一下,好好欣赏表姐的舞姿吧。”顾如锦发话了,她倘若在不出来震住局面,又不知被单慧娘闹成什么样子。

    周雪瑶转身向乐师点了点头,悠扬的琴声缓缓响起,周雪瑶也起势欲跳,只见她时而轻舒云手,手中扇子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蛋清,玉袖生风,典雅矫健。乐声清冷于耳畔,手中折扇如妙笔丝弦,一转,一开,一合。一拧,一圆,一曲,流水行云若龙飞若凤舞。

    周雪瑶越跳越起劲儿,越越自信,以前她不跳是因为没自信,自那次从舞台上掉下之后,留人笑柄,足足困扰了她近五年,如今她重跳此舞,谁人能想到竟还如此流畅婉转。惹得周围人目瞪口呆。

    慕枫的眼睛更是一分一秒也不从周雪瑶的身上离开,他不时的拍手叫好,难掩兴奋之情。

    顾如锦这个21世纪的研究生,虽见多了奇闻美景,却也不禁感叹这绝世如画卷般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