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 夫妻之名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1本章字数:3016字

    谁想居然给人误会了。

    “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我送姐姐回房间歇着吧。”

    周雪瑶微笑着点头,被旁边的侍从扶起,单慧娘任着性子对侍从说:

    “没事儿,我扶着姐姐就行了。”

    她想着,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

    谁想到,这成了周雪瑶下一步的关键。

    外人看来这二人像亲姐妹一样,相互搀扶相互关爱。就连远处的慕枫都这样觉得。他看见不远处台阶上面的周雪瑶和单慧娘,不禁笑了起来,是暂时保留的,幸福的笑。

    周雪瑶看见下面站着的慕枫,心里的坏算盘又转了起来,她咬了咬牙,身子往前一倾,一个趔趄便滚了下去,倒下去的一瞬间还假装想抓住单慧娘的手,单慧娘傻了眼,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愣愣的站在那里,没有伸手。

    周雪瑶就这样挣扎着摔了下去,而从台阶下的慕枫来看,就是单慧娘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将雪瑶碰了一下,雪瑶没站稳身子便倒了下去,挣扎着想让惠娘拉一把,却没有被理睬。

    台阶下的周雪瑶,侧身躺在地上,额头上慢慢流出的血顺着脸颊流到了白色的衣领,慢慢渗透胸前的细纱。

    慕枫见状,发疯似的抱起周雪瑶就往屋里跑,嘴里还叫喊着快叫郎中来的话。

    凉风萧瑟,单慧娘又一次被所有人抛弃,独自站在寒风肆虐的花园中,怅然若失。

    只是这一次,结局便不会那样乐观了。

    躺在床上周雪瑶不住的呻吟着,握着慕枫的受伤手都沾上了血迹,她扯着慕枫的袖口,用嘶哑的声音叫道:

    “三爷别离开我,别走。我好冷。”

    “我不会走的,你不会有事啊,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慕枫也是担心的不行,但还没有失去理智,慕枫一面抱着周雪瑶,一面叫着“这大夫怎么还不来!”

    “外面的大夫哪有那么块就能赶来山庄里啊,这有现成的大夫你不用。”顾如锦带着青儿匆匆赶来,想必也是听闻了方才发生的事情,过来救人了。

    慕枫赶紧侧身让开,他站在床头,一只手仍旧握着周雪瑶,顾如锦抬头看看慕枫,无奈的摇了摇头:

    “慕三爷我知道您俩感情好,可是您这不松手我没法治啊。”慕枫被顾如锦这句话说的羞红了脸颊,马上松了手。

    被原配调侃自己和别的女人的感情好,怎么说怎么觉得别扭。

    好在二人只是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事实。

    顾如锦让周雪瑶平躺在那里,伸手翻了翻她的眼皮,又检查了额头上的伤口,好在没有磕到穴位,否则华佗在世也没得救。头上的伤不那么严重,但是脚上的就说不准了,本来就是刚恢复的脚,再怎么经得起伤害。

    顾如锦脱下周雪瑶的鞋子,然后慢慢脱去因为血有些干了而黏在脚上的袜子,脱的时候床上昏迷着的周雪瑶发出一小声呻吟,怕是疼得厉害了。

    脱下袜子的瞬间,顾如锦就看到周雪脚腕上那块凸起的圆骨错了位,歪斜在那里,这不禁让顾如锦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转身站起来给慕枫描述了一下情况,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不确定她的脚以后还能不能随便运动了。

    “之后的我就没法医治了,我不懂得接骨,我先替她处理还额头上的伤口,大夫也差不多快到了。”

    慕枫点点头:“辛苦你了。”他看向面前顾如锦,这个自己的正房夫人,虽没有夫妻感情,但她却着实帮了自己不上忙,他不禁有些佩服,面前这个令人折服的女人。

    顾如锦拿出纱布和药水为周雪瑶清理额头上的伤口,这期间周雪瑶大大小小发出了不下十次的呻吟,弄得顾如锦总是不忍心下手。

    终于处理完了周雪瑶额头上的伤口,顾如锦起身,识趣的离开,一是不想耽误接下来这一男一女在她面前秀恩爱,更重要的是一会儿接骨的大夫来了,她可不想听见杀猪般的喊叫声。

    但她真的低估了周雪瑶的实力,即便是在自己的卧房,他还是清晰的听见周雪瑶卧房传来的,阵阵呻吟。

    另一边的单慧娘,依旧站在花园里,站在周雪瑶滚下去的台阶上,寒风吹动着而变得凌乱的碎发,此时显得格外悲凉。

    “小姐您就回房吧,三爷肯定知道您不是故意的。”一旁的丫鬟心疼的握着单慧娘的手,不停地劝她:“您的病才好没多久,可不能再冻坏了呀。”

    秋天的风是四季中最猖獗的,打在脸上沙沙的疼,脸颊早已变红的单慧娘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就是那样站在那里,等着她表哥亲自过来审问自己。

    终于将周雪瑶安顿好了,慕枫也着实松了一口气,方才大夫告诉慕枫,周雪瑶可能一辈子都没法跳舞了,她的脚腕粉碎性骨折,就算养好了,也难以像以前那样灵活了。

    在屋内的周雪瑶假装睡着,实际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一等到慕枫走进屋内,便开始转过头去小声的抽泣,想要借此博得慕三爷的怜爱。

    恰恰慕枫就是吃的这一招。

    “没关系的,我以后会给你请国内最好的大夫,一定让你重新站上舞台跳舞。”慕枫心疼的抱起瘫软在床上抽泣的周雪瑶。伸手抚平了她凌乱的发。

    “三爷我好怕,我觉得浑身都好痛。”周雪瑶继续娇嗔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怕是没有几个男人能都抵御的了这样的诱惑。

    忽然在慕枫怀里抽泣的周雪瑶抬起头来,用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慕枫,再加上那副柔软的嗓音,乞求着:“三爷,雪瑶能求您件事情吗?”

    “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慕枫为周雪瑶擦去眼角的泪光。

    “请您一定不要怪罪单妹妹,她一定不是故意推我下来得。”说着便一手抓住慕枫的胳膊,继续乞求道。

    其实这忙里忙外的慕枫都要忘记单慧娘的事情了,经过周雪瑶这么一提醒,慕枫才想起来:

    “哼,她将你害的这么惨,你还要替她求情?”

    “妹妹她一定是无心之过,反正我都摔成这样,就不要多一个人再受伤了吧。”说完,便又垂下头,小声的开始抽泣。

    “哼,这蛮横的丫头,我这次一定不会轻饶她!”慕枫放开周雪瑶的手,站了起来。双手交叉的背在身后,一脸的恼怒。

    而在床上的周雪瑶呢,脸上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悲伤模样,心里却早已大笑不止,庆祝自己的计划再一次成功了。

    慕枫带着仆人冲进单慧娘的房间之时,里面空无一人:

    “难道逃走了?”可是衣物和床铺都没有动过,怎会离开呢。慕枫正狐疑的时候,花园打扫的丫鬟进来说,单姑娘在花园的石阶上,一直傻傻的站着,从周雪瑶被救走到现在,就一直在那里站着。

    没等那丫鬟继续说下去,慕枫便转身走出房间,前往花园会见他这个好妹妹。

    单慧娘见表哥重新出现在视野里,眼里的瞳孔微微张大了些。等到慕枫走上石阶,站在单慧娘的身边之时,她终于站立不住,一个趔趄,便跪倒在慕枫的面前。

    不知道是故意下跪,还是支撑不下去,慕枫并没有扶起跪着的单慧娘,他冷冷的看着自己曾经疼爱的表妹,现在却觉得她这么陌生。

    单慧娘的眼泪刚涌出眼眶就被风吹干。她的啜泣和难过都被慕枫看在眼里,却没有等来关心。她知道自己如何解释都是徒劳,映在眼里的东西岂能那么容易就被更改。

    “这段日子,你就呆在冷月楼里,好好反省吧。”语毕慕枫便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什么可商量的余地,往日的情分,好像几个时辰里便被风吹散了。

    其实单慧娘不是怕被惩罚,而是怕表哥不再喜欢自己,她明白,饭若是冷了,热热就能继续吃了,可是一个人若是心冷了,便再也暖不回来了。

    冷月楼是云苓山庄里最恐怖的地方,下人们都称它为鬼宅,冬天漏风夏天漏雨的。相传被关进去的人就没有出来的。

    听闻顾如锦的祖父曾把一个背叛山庄的仆人关了进去,到几年以后想将他放出来时,人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一堆白骨和长满白毛推挤如山的每日被下人从窗口滑进来的食物。

    一直胆小骄傲的单慧娘这次竟也不再害怕走进这鬼屋了,因为她再看见表哥冷漠的眼神和决绝的背影时,心便已经死了,心死了又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出来,就算永远不出来也不要紧,因为没有了表哥,其他什么都是徒劳。

    单慧娘被送到鬼屋的这一路上,顾如锦一会都在树后面站着,看这平日里威风八面的单慧娘如今竟落至这般境地,她不哭不闹的表现着实让顾如锦惊讶了一番,想来单慧娘也是一痴情种,倒是可怜了她了。

    周雪瑶在山庄里修养的很好,一大堆人伺候着她,还有慕枫每日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