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日思夜想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1本章字数:3066字

    一次骨折换来一个疼惜自己的男人,看上去这样的买卖,是很划算的。

    只是不知这男人,何时便会厌了你。

    日子又恢复到了平静,慕枫还是每日上山去见薛怀玉,之前顾如锦要照顾周雪瑶便经常借口没空陪慕枫去,现在倒好了,单慧娘被打入冷月楼,周雪瑶的脚也已经恢复。再没有什么事情能当做顾如锦不愿上山的借口了。

    她只好再一次硬着头皮,上白云观,见到那副冷面孔,让人心寒的冷面孔。

    连续几日上山都没有见到栖云子,想来他也是不愿见到自己而躲着自己吧。这样也好,省的往后上白云观还要担心这个害怕那个的。

    这样一来,倒也让顾如锦松了一口气。

    陪着慕枫上白云观好像成了习惯,那日午膳过后,顾如锦梳理了一下头发便去书房等候慕枫来找自己,一同前去拜访薛怀玉,但慕枫好像没有要起身的意思,捧着古书正看得兴起。

    “怎么,今儿不急着去见你的薛公子啊。”顾如锦这话里满是调侃的意味,说完话自己都没没控制住的小声笑了一下。

    “你这丫头,瞎说什么呢。”慕枫缓缓放下手中的书,端起旁边的茶杯:“最近几日都不用去了,薛公子不在白云观了。”

    “啊?那他去了哪里啊?”顾如锦下意识的问了在这么一句,问完才发现这好像不是自己该管的事儿,便赶紧改了了口:“我是说,他怎么忽然不打招呼就离开了?那你拜托他的事,可有进展?”

    “你不用操心那么多。”慕枫放下手中的茶杯径直走向顾如锦,站在她身边,佯装戏谑道:“你的本职任务,是想想怎么服侍好我这个夫君啊。”

    顾如锦被慕枫着突如其来的调侃羞红了脸颊,摆了摆手便离开了房间,用频率极快的小碎步走到了庭院的石凳上:“这该死的慕枫,又敢捉弄我。”

    平复了心情的顾如锦坐在石凳上,越想近几日的事情便越发觉得奇怪。开始是不见栖云子的身影,后来又是薛怀玉忽然的离开,这两件事怎么看怎么蹊跷。

    薛怀玉一直想招纳栖云子到自己门下,他会不会用什么卑劣的手段,陷害栖云子?想到这里顾如锦不禁害怕起来。

    “妹妹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不知何时周雪瑶已经出现在顾如锦的眼前,用手在顾如锦眼前晃来晃去。

    “哦,没什么。”顾如锦回过神来,“姐姐最近好吗,脚伤还有阵痛吗?”

    “多谢妹妹关心,已经完全恢复了,现在都可以小跑了呢。”说着便起身在原地转了一圈。

    “行啦行啦,别好一些就又大意了,伤经动骨一百天,你还是要小心对待,不可马虎啊。”

    “雪瑶谨记妹妹教诲。”说着俏皮的地顾如锦作了揖,笑嘻嘻的离开了。

    周雪瑶这一点是很值得佩服的,无论面前的人是敌人还是朋友,她都能用最天真善良的表情和语气,来击垮你的防线。

    让你觉得,这样单纯的小姑娘,又怎么会害我呢。

    周雪瑶的忽然出现打断了顾如锦的思路,她拍拍脑袋却也没精力在想下去,便吩咐着青儿童儿自己回房了。

    不知怎么的,生活里少了事情做,人便会越发的懒惰了。

    果然不出顾如锦的预料,第二日,便从柳城带来的消息里得知,栖云子失踪了,失踪在天脊山和白云山的山涧之中,生死未卜。

    ”张墨好像也在附近。“柳城顿了顿继续说道:”栖云子道长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手上的茶杯就那样毫无预兆的掉落下去,摔在地上,碎瓷片满地都是。

    顾如锦只觉得头重脚轻,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夫人,夫人你醒了!”顾如锦缓慢的睁开眼睛看见身边焦急万分的青儿:“夫人您本身子就不好,您可不能太着急啊。”

    顾如锦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慕枫的影子便问:“慕枫呢?”

    “三爷去山下与一外地的商客谈生意了,大概要傍晚才能回来。”

    顾如锦挣扎着起身,却被童儿阻拦:“夫人您身子还很弱,要好好休息才是啊。”

    “去给我找来十名护院,跟我出门一趟。”顾如锦丝毫不管青儿的阻拦,起身穿戴好鞋袜便走开了,走到门口时回头嘱咐青儿道:

    “别跟慕三提我昏倒的事情,若是慕三回来,便告诉他我去白云观上香了,让他不必记挂。”

    说完便带着十名护院离开了。

    “栖云子你一定不许有事。”

    上山的路崎岖坎坷,还未到半山腰,顾如锦便满身是血痕,衣服也破烂不堪,她只是一心希望找到栖云子,就算看见他冷漠的叫自己“慕夫人”她也愿意。

    所以即便被树杈和石头磨的身上再多伤痕,她也感觉不到疼痛了。

    天色很快便暗了下来,现在也只是模糊能看见人影,太阳慢慢下山了,这几个人在这深山里实在危险。

    “夫人,这样夜晚的深山里野兽极多,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明日再来找?”护院说的小心翼翼,他们虽看见顾如锦是怎么坚定的度过重重难关的,但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试探的问了一下。

    “你们若是怕了可以先走,我一个人继续找!”顾如锦丝毫不理会身后劝告自己的护院,继续往前走着。

    “我们怎能丢下夫人不管呢,既然夫人如此坚持,那我们也要拼尽全力!”

    一行人又继续前进了,是不是听见周围的狼叫声,天色越来越暗,多亏带了火把,但还是抵御不了这凄冷可怖的夜色。

    每走一步,顾如锦担心的都不是自己,若是栖云子被奸人所害丢弃在这深山里,那还不成了狼的盘中餐。

    说什么来什么,这顾如锦正担心着栖云子会不会被狼所伤,自己面前便出现了两只狼。

    不过也算是顾如锦运气好,狼是群居动物,一般都是一群狼一起出动,今儿只出现了两只,想来要速战速决,解决掉这两只狼,否则,时间一久其他狼来了,怕是这11个人都要变成宵夜了。

    这是顾如锦生平第一次看见狼,她身为21世纪的高材生,也只是在电视里见过狼,那些英勇无畏的武林高手,三下两下便把几十只狼给打死了。

    可是自己身边只有几名普通的护院啊,所以说电视剧什么都是骗人的。

    那两只狼在一点一点逼近他们,十名护院把顾如锦保护在身后,自己拿着火把长剑,弓着身体,防着野狼的突袭。

    忽然,一直野狼腾空跳起,直扑一名没有拿火把的护卫,身边护卫慌了神,颤抖着拿剑刺了过去,却没有刺中,激怒了野狼,又朝他扑来,咬伤了护卫的胳膊。

    个子最小的护卫看似不起眼,其实却最灵活。他调到野狼的身后,朝着腚部便是一剑,长长的剑刺穿了野狼的身体,一声凄厉的嚎叫后,野狼便倒地了。

    解决掉了一只野狼,剩下的一只便也有了对付的经验,一半人负责吸引野狼的目光,另一半人负责从后攻击,这样一来,在避免有人受伤的情况下,迅速的解决掉了第二只野狼。

    见那只野狼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柳城挥了挥手中的剑,又将剑身上的野狼血迹都摸到杂草堆中,这才注意到呆立在一旁惊魂未定的顾如锦,慌忙问道顾如锦:“夫人,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哦……我……我没事。”顾如锦被两只野狼吓得不轻,从前在现代的时候她又何曾经历过这般场面,被柳城这一问,才从惊慌中回过神来,茫茫然不知所措。

    “夫人,我们要赶快离开这,否则剩下的狼群赶来,我们就插翅也难逃了。”柳城扶着顾如锦,才发现,她的手由于惊吓过度一直握着满是荆棘的树杈,双手早已被树杈刺得满是血迹:“夫人你的手?要赶紧包扎才是啊。”

    被柳城这么一说,顾如锦这才反应过来,手上的痛感逐渐清晰,顾如锦皱了皱眉头忍住了,对柳城摇了摇头:“都是些皮外伤,不碍事的。”

    说完,顾如锦又将目光放至方才被野狼咬住的那位护卫身上:“倒是他伤的不轻,我们必须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替他包扎一下。”

    众人皆知顾如锦通晓岐黄之术,听她这么说,也纷纷服从,正巧不远处有一个山洞,一行人没用多长时间就赶了过去。

    还没走到山洞口,顾如锦等人就嗅到从山洞中传来的淡淡血腥气味和一种无法言喻的奇怪味道,顾如锦闻到这个味道,心中激动之下更有着深深的忧虑:

    有血腥味飘出,其中必定有人,会不会就是栖云子他们在里面?可另一方面,有血腥味,岂不是正好证明了栖云子受了什么伤?

    顾如锦思及此处,便再难以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冲动之下便要冲进山洞内,却被柳城拦了下来。

    “夫人且慢。”柳城的眉头微蹙,眼睛死死的盯住洞口,像是要从中看出什么端倪来:“这山洞有些古怪,夫人您等等,我先带一个弟兄进去看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