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羊入虎口(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1本章字数:3030字

    这样一来倒是然慕枫多了些兴趣想知道这顾如锦昨晚究竟去干了什么。她肯定受了不小的打击。

    顾如锦平时开朗活泼,待人处事也温婉大方,更未曾见过她生气,慕枫还挺佩服这丫头的忍耐力。可如今不知是“何方神圣”,竟然把顾如锦伤成这幅模样。

    “青儿,如锦昏迷了多久了?”

    慕枫坐在顾如锦的床边,细细端详着她的脸,苍白无色,嘴唇也毫无血色。他轻柔的抚摸着顾如锦的脸颊。

    “回三爷的话,半个时辰了。”青儿从未见过三爷如此温柔的对待夫人,他们虽然是夫妻,却少有亲热,只是在外人面前撑撑场面,如今夜深人静,三爷这样温柔的看着夫人,真是连青儿看着都觉得感动。

    “三爷您在这里陪着夫人吧,青儿去厨房看看药汤熬好了没有。”

    说着青儿便出了房间,青儿这丫头倒也机灵,嘴上说的是看看汤药熬好没有,心里是想给三爷和夫人留有二人空间。

    她偷笑着把房门关上,蹑手蹑脚的走开了。

    这顾如锦幸亏是昏迷着的,否则一定罚青儿一天不许吃饭,竟然把自己和慕枫放在一间房子里。这不是把羊往虎口里送嘛。

    青儿自然是不知道这层意思的。她虽然知道夫人和栖公子感情娇好,但那都是因为栖公子治好了夫人的病,而没有其他了。她虽日夜的服侍在顾如锦身边,但是很多事情她都捉摸不透,她也无需知道太多,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便够了。

    慕枫呆在顾如锦的房间里,细细打量着这周围的陈设,自己来了这么久,还未曾好好欣赏自家夫人的闺房呢,桌子上是青花瓷的水杯,凳子是紫檀木。只是这寻常的桌椅并未放到寻常的地方,普通的卧房,桌椅都是放在正门的牌匾底下,待客人来了表示尊敬,而顾如锦的房间,桌椅是靠着床边的,圆桌子一边抵靠着床边,一边放着椅子。

    这让慕枫可摸不着头脑了。

    正思考着,便有人轻敲房门:“进来吧。”慕枫开口。

    原来是青儿煎好药回来了,她把药放在桌子上:“三爷,等到夫人醒过来,就让她喝了这药汤,倘若这药汤凉了,您再吩咐我去加热。”说罢,便弓着身子准备离开。

    “慢着。”慕枫抬抬手示意青儿留下:“这桌椅,为何这样摆放啊。”

    “回三爷的话,夫人喜欢依靠在床边上看书,看书时有喜欢吃些小零嘴。她把桌子这样放,方便把零嘴放在桌上。吃起来也方便。”

    原来如此,慕枫情不自禁的笑了笑:“说到底了,就是懒啊。”说完这话,把青儿都逗乐了,她在一旁抿着嘴笑着。

    “行了,我要回去和药铺的人商量些事情,你在这儿好好照顾如锦,我改日再来探望她。”

    “青儿知道了,三爷走好。”

    自那次从山下回来之后,顾如锦就大病了一场,脸色像白纸一样,身子也使不上力,多亏了青儿夜夜守候,这才帮她度过了难关。

    另一边,慕枫也在忙活着大事,他已和薛怀玉达成共识,全国上下大大小小的慕家药已经成为四皇子的根据地,接受情报和布置眼线。慕枫一直想和朝廷的人搭上关系,这次和四皇子的合作,一来可以扩大自己慕家药铺在全国范围内的影响,有了四皇子相助,自家药铺从进货到出货,便都可以省下一大半的心,不用怕恶势力的打压,更不用担心朝廷下来的政策。

    而四皇子更是盆满钵满,慕家铺子在全国的分店少说也有上千家,自己若是在这些铺子里面布下眼线,那全国各地的消息岂不是手到拈来,自己掌握了民情,在皇上身边也能有底气些,那天博得了父皇的赞赏,更是多自己的前途增光添彩啊。

    这种互利共赢的事情,怎会有人不愿意做呢。

    顾如锦大病的几日,脑海里反反复复的都是栖云子的影子,还有那日他受伤的地图。之前不少事情都回到顾如锦的脑海里,她把这些事情前前后后的结合起来,才发现有些蹊跷。

    她回忆起来,曾听说云州北狄质押了京城的三皇子,而栖云子冒着生命危险想取得的云州北狄的地图,是否和这位三皇子有关?

    那么想弄明白这一切,就要从那云州北狄查起。

    “青儿,今儿慕三可在府中?”顾如锦微微支起身子,靠在床边,问正在擦花瓶的青儿:“你可知道他这几日,都在忙什么?”

    青儿停下手中的活,笑眼盈盈的回答道:“夫人,今儿怎么忽然关心起三爷的动态了呀。”说完擦了擦手上的脏东西,走到顾如锦身边继续道:“听福顺说,三爷这几日和四皇子手下的薛公子走得比较近。”

    “哦?薛公子又回来了?”

    本来顾如锦还有些怀疑者薛怀玉为了纳栖云子这个贤才,会不会采取极端的手段,这下看来是她多心了。

    “恩,不仅回来了,还带了两名随从,看上去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呢。”

    顾如锦自然知道薛怀玉和慕枫之间的勾当了,不过他们两家合作,与自己的云苓山庄并没有什么坏处,自然与自己没多大的关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随他们怎么做。

    只是顾如锦现在感兴趣的,就是云州北狄质押在皇城的三皇子,和栖云子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而现在,唯一能为顾如锦解答这些事情的人,也只有慕枫一个了。

    因为她是顾如锦身边和朝廷的人接触最多的,倘若冒冒失失去问那薛怀玉,不仅仅会惹人怀疑,更怕暴露了栖云子在寻找云州北狄秘密的事情。

    即使是他伤了自己,顾如锦也不愿他惹上麻烦。

    想来生病之人最需要阳光的滋润了,顾如锦总吩咐青儿和童儿将门窗打开,这在古代虽不是什么礼貌之事,却在顾如锦看来没有所谓,开着窗子能及时通风,消除屋内细菌,这人自然也能恢复的快了。

    要快些好起来,才能一一揭开心中的疑惑。

    “青儿看夫人最近的气色,是越发的好了呢。”青儿扶着顾如锦的手臂,穿梭在花园的假山中,享受着自然的魅力。

    “这云苓山庄,真的有些人间仙境的意味呢。”顾如锦回顾这四周,深深地呼了口气,在21世纪的北京,哪里能找这样清秀的地方,到处都是雾霾和灰尘,想着自己穿越来了这里倒也真不赖,享受这一等一的地方,身边还有丫鬟伺候着,怎么说也都是快活的。

    更何况,还有个让人又爱又恨的栖云子,在这里呢。

    “夫人,江夫人,宋夫人来了。”

    “哦?快请她们到大堂去伺候着,我梳理一下便过来。”

    福顺拱手作了揖便退下了,青儿扶着顾如锦回卧房梳理,几日没有好好的梳头发,倒是像极了顾如锦懒惰的脾性。

    “让两位夫人等久了真是不该。”顾如锦带着青儿童儿赶到大厅,赶忙赔不是。

    “慕夫人客气了,你身子不好,该多休息才是,我们两位来打扰,本就不好意思了。”

    顾如锦坐在大堂牡丹牌匾下面,微笑着和两位夫人客套着聊天。

    顾如锦不止一次的想,这古代人说话文绉绉的耶太累了,虽说自己在现代也是标准的文青一枚,可在这儿真是像个粗鲁的汉子了。

    “多谢两位夫人关心,如锦的身子恢复的差不多了。无大碍了。”

    “那就好。”宋夫人一向优雅,说话温柔,语速很慢。听她说话像是嚼了一块棉花糖,甜甜软软的,仅仅听她的声音,完全猜不到她年纪不小了。总觉得还在花季。

    “我和江夫人今儿来,是想和你说说锦玉阁的事情。”

    “恩,最近身体欠佳,锦玉阁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反倒让两位姐姐费心了。”

    “不用和我们客气,我们两也就是打理个店铺,锦玉阁的能不能成功做下去,还是要靠你的玉露啊。”三个人你一句我一搭的客气着,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到点子上,都是在客套些有的没的。

    顾如锦实在实在受不了这两个女人在这里说些没用的,她觉得在这样聊下去自己又要开始发烧了。

    “两位夫人今儿来云苓山庄,是想说什么事呢?”

    “哦,是明日锦玉阁开张,我们想来看看你身子恢复的怎么样,能不能参加明日的剪彩仪式。我们请来了白云观里的道长为我们剪彩。”

    “明日便开张了?”

    “是啊,我和宋夫人找人算过了,明日是个良辰吉日,是开新店的好机会,若是错过了明日啊,又要等上三个月了。”

    “那我上次差青儿送去的试用品可都好用?”

    “我拿给身边的朋友和街坊领居,收到的反响很不错,大家都觉得玉露这东西,比香粉实用,比粉黛方便。大家都觉得不够呢。”

    “所以上回我问了青儿,山庄里的玉露不同种类的还有很多,我想先开店这几日填补着,你再继续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