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杜云若受创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43本章字数:1511字

    晋老王妃可以不相信绍燕墨,可连沈情之都这样说了,那就不会有假了。而这副赝品又恰恰是杜云若这个庶女所送,屏风后的女眷一时间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杜云若,眼里皆是鄙夷和不齿。

    晋老王妃六十大寿,这杜家庶女果然是不知好歹,竟然送上一幅赝品来给老王妃贺寿。也得亏老天有眼,这杜家嫡女也送了一幅相同的字帖。要不然岂不是被杜云若这个庶女得了便宜了吗?

    杜云若大概是从来没有认为自己送的那一幅字帖会是假的。面对周围齐刷刷投向她的目光,她绝色倾城的面容先是一阵窘红,后又升腾起一抹愠怒来。

    隔着屏风,她朱唇轻启,压制着心里的恼怒与愠怒,客气的对厅中央站着的沈情之行礼作揖,然后才道,“左相大人,小女子这厢有礼了。实不相瞒被您和右相说成赝品的那幅字帖是小女子所送。小女子送给王妃娘娘之前也找人鉴赏过,他们皆言此字帖是黄大师真迹。怎就到左相大人您这里此字帖就成赝品了?”她就不相信了这字帖她拿给很多人看过,他们都说是真的,怎么到这里就是假的了?

    杜云若声音柔柔细细,仿佛三月里滴滴落落的细雨,能把人的耳朵唤醒。沈情之隔着屏风,只看到一抹纤细的身影,但他还是非常儒雅的一抱拳,遥遥的向着她所站的地方作揖,“这个姑娘,你知道右相他刚才为什么要撕掉那幅字帖吗?”

    “小女子见识浅薄,怎会知道右相大人心里所想。”杜云若又是克制着情绪,柔声细语的说着。

    沈情之唇角一扬,无奈的一笑,“因为这幅赝品字帖正是出自……右相之手。之前我与他斗技,模仿的便是黄亭之大师的书法,右相他写的就是姑娘你所送的那幅字帖。也不知怎么的,这幅字帖竟是落到姑娘你的手上了。“

    沈情之虽与绍燕墨经常起争执,不过两人都是才学渊博之人。偶尔间也会斗斗技,争个高低。沈情之刚才拿起那被撕扯掉的字帖一看,就敏锐的看出了这字帖正是绍燕墨模仿之作。当初因为模仿的极像,还被一些喜欢拍马屁的官员大大的奉承过呢。

    在晋老王妃寿辰时送一幅赝品给老王妃贺寿已经够丢人了,现在竟然还被揭露送的那一幅字帖正是出自当朝右相绍燕墨之手,这让心里厌恶绍燕墨的晋老王妃更是心堵不已。

    而杜微微也没有想到老天都在帮她,这绕了一圈,杜云若手里的赝品竟是出自绍燕墨之手。这让杜云若多难堪啊。

    不过,她这个嫡妹可不会同情她,像杜云若这种如毒蝎般恶毒的女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她都会随时跳起来狠狠的咬人一口。前世她不就是吃过她的亏了吗?

    杜微微马上敛起自己的好心情,深吸一口气,暗自在心里告诉自己,杜云若现在越受挫,等下她的反扑就越会疯狂。还有一场硬仗等着她打,她绝对不能再像前世一般在晋老王妃的寿辰里被一个外男玷污身子。

    而此刻的杜云若在听到沈情之说的话后,脸上的愠色如潮水般迅速的退去,她咬紧贝齿,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的追问道,“左相大人,您真的可以确定被右相撕掉的那幅字帖是赝品?马有失蹄,人有……”

    “住口!”杜云若这次的话还没有说完,方浅歌已经忍不住出声喝止她了,“两位相爷的人品不容你置喙!“

    方浅歌早就看杜云若这个心机庶女不爽了。刚才她可是一个劲的踩着她的微微,现在好了被两个相爷给打了脸,她竟然还有脸质疑起两个相爷了。

    这么不知轻重的庶女,回去后她这个做当家主母的可一定要给她立立规矩。

    杜云若被方浅歌又怎么冷声的喝斥,心里纵是有千万般的话要说,最后也只能咽回肚子里。但这并不代表她认输或者是妥协了。她眼角的余光瞥向杜微微,眼底深处闪烁的是恶毒的光芒。

    杜微微,方浅歌,别以为这一局被你们侥幸胜了,你们就可以嘲笑我。好戏还在后头呢。等杜微微的事情一出,整个京畿的人都会痛骂杜微微的不知廉耻,谁还会去计较她送赝品给晋老王妃的事情呢?

    杜云若缩在袖笼里的一双纤手悄悄握紧,尖利的指甲刺进手心的肉里,心里已经下了毒誓,一定要让杜微微这个小贱人永远翻不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