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2一石三鸟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45本章字数:2083字

    眼看着再过几日便是杜微微的及笄之日了。方浅歌这段日子里一方面要帮自己的儿子挑选合适联姻姑娘,另一方面也着手为自己的宝贝女儿准备及笄之日的事了。

    杜微微倒是一如往常一般该请安就请安,该待在自己院子里就待在自己院子里。闲时做作女红、养养花草,忙时就帮着方浅歌料理家务。这样的她无论是举止言谈还是品性作风上都无可挑剔。和先前那个被杜逸辰“宠坏”了的杜家嫡女截然不同。

    这日,杜微微一大早就领着几个丫鬟到杜老太太的院里请安。一到那里,门口就有个小丫鬟小声的向她提醒道,“二小姐,老夫人和老爷夫人都在里面呢。今天出了些事情,二小姐你进去时小心些吧。”

    杜微微对那个小丫鬟说了声谢,便往屋里走去。一进了里屋,果然就发现里屋里的气氛不是很好。尤其是杜云若,在看到她进来后,还得意洋洋的耍了她一个眼刀。

    杜微微直接无视她,目光在屋中绕了一圈,最先看到的是坐在堂上方的杜老夫人。老夫人手里捻着一串佛珠,阖眼嘴里轻声念着佛经。接下来来便是她的娘亲方浅歌。往日总是和善的她,今日竟是愁眉苦脸,看到自己的女儿进来,她眼梢一压,脸上无端的就又浮起一丝悲苦的神色来。

    杜微微心里迅速的浮起一阵不好的预感,目光又下意识的看向她的渣爹。他的渣爹今日穿着一身墨色的便服,俊逸的脸庞上是格外优雅谦和的笑容。而此时,他的目光正瞥向跪在堂中央的一个年轻女子身上。

    杜微微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跪着的那个年轻女子。年轻女子身形清瘦,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相貌,只不过光是看着她那纤细的楚腰,恐怕都会让许多男人为之疯狂。

    似乎是感受到杜微微投射向她的目光,那女子轻轻的抬起头,一张足以惊花落雨的脸渐渐的出现在杜微微的眼瞳里。

    杜微微一愣,继儿就已经想清楚今天这唱的是哪一场戏了。难怪她的娘亲会一脸悲苦了,原来啊……

    “奴婢秋莲叩见二小姐,二小姐吉祥!”跪在地上的秋莲嘤嘤出声,声音清亮中带着一丝如菟丝草般的柔软,让人心弦不由得随着她说话声一软。

    杜微微第一时间里走向自己的娘亲方浅歌身边,装作不明白场中情况的问道,“祖母、爹爹,今天这是怎么了?”

    杜云若等的就是看杜云若伤心,她在其他几人还没有开口说话时,已经抢先道,“微微妹妹,秋莲是爹爹书房里的人。今早大夫诊断她已经怀有身孕了。秋莲她人贱位卑,本是无举足轻重的。只不过她腹中的孩子到底是咱们爹爹的。咱们不能不管啊。”

    话说得已经很明显了,意思就是希望方浅歌将秋莲抬做妾室。

    知道秋莲腹中竟然已经怀上她渣爹的骨肉,杜微微心里冷笑,目光狠戾的瞪了秋莲一眼,但下一刻她又突然想通了,赶紧转头去看身侧的方浅歌。

    方浅歌心情是悲苦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走了一个苏姨娘,又要来一个莲姨娘。而且这个莲姨娘比苏姨娘还要年轻貌美,还要狐媚勾人。

    难怪她的逸郎会被她给迷惑住了。只是她心里犹记得当年她嫁给他时,他曾执她之手,海誓山盟道,“君定不负妾之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呵呵,誓言犹在耳畔,夫郎心里已经不止有她了!

    杜逸辰轻咳了咳,在方浅歌心里最悲苦最彷徨之际,又落井下石道,“浅儿,我对不起你。只不过秋莲腹中的孩子终究是无辜的。咱们杜家也是许久没有喜事了,你就多操心点,把秋莲抬为妾吧。”

    这话几乎是直接确定了秋莲的地位了。方浅歌如果不给张罗,那很可能就会被安上一个妒妇的名号。杜逸辰话说完,并没有马上收回自己投在方浅歌脸上的目光,相反他更是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她,好似要把她盯出一朵花。

    方浅歌一张脸被满腹的悲苦和辛酸压得憔悴不已,在堂里所有人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时,她极慢极慢的苦笑着,轻答话,“既然老爷已经有决定了,那妾就一定会帮秋莲张罗好的。”

    “浅儿果然是通情达理的!”杜逸辰一笑,眼里藏着一抹锋利,说话的声调也高而轻快起来。对他来说,秋莲再美也只是个可以供她发泄的女人而已。不过如果这个女人能用来让方浅歌“堵心”,那就太好了。

    自从苏姨娘死后,他好久没有看到方浅歌这样的怨妇脸了,今天终于又让他看到了,他的心情瞬间就格外的清朗起来。

    “秋莲多谢老夫人,多谢老爷和夫人的成全。秋莲以后一定尽心尽力的伺候老爷,已报夫人的提携之恩。”秋莲楚楚可怜的磕头谢恩。但杜微微还是看到她眼里那一闪而过的得意。

    杜云若仿佛是为了气方浅歌母女,故意上前去扶秋莲,并当着她们母女的面说道,“秋莲啊,咱们夫人是明事理的人啊。既然这样你就更要养好身子,为我们杜家再添个儿子。将来好好教养这个儿子,让他光耀我们杜家的门楣。”

    她这话说的就好像杜景轩这个杜家的长子嫡孙不能替杜家光耀门楣似的。方浅歌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杜微微这次也没有出声反驳杜云若的话。她也不是真的被杜云若的话给气的反驳不出话来,她是突然觉得他渣爹用秋莲这个女人来压制她娘亲这步棋也下的不是很高明啊。

    如果她来个顺水推舟,再利用秋莲制造一点误会,她娘亲会不会就真的对渣爹死心了?

    杜微微心里把这个可能性左思右考了一番,看向秋莲的目光愈发的炯炯有神。一个一石三鸟的计划渐渐的在她脑海里形成。

    当夜,方浅歌就一手操办,把秋莲给抬为妾室了。当夜杜逸辰是在秋莲那里过的夜。方浅歌心里对杜逸辰虽然有怨言,但也仅仅是无奈。毕竟她已经给杜逸辰生了两个孩子,她能怎么办?

    马上的就到了杜微微及笄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