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5渣男渣女闹内讧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45本章字数:3494字

    杜云若刚把话说完,徐大力也马上为自己辩驳起来,“右相大人,小的真的不敢撒谎。小的的确是救过杜大小姐,可杜大小姐那时候告诉我她是杜侯府家的二小姐,小的这才给弄错了。要不然……小的一个卑贱的市井泼皮,又怎么可能拿到杜家大小姐贴身的手帕呢?”

    徐大力说完这番话后,也不敢去看杜云若,只蜷缩着身子向绍燕墨站着的地方爬,似是此刻的绍燕墨成了他的靠山。

    杜云若气的差点怒火攻心,这个徐大力明明是她收买来陷害杜微微的,现在他这么一反水,倒是把她推入火坑了。

    心里想了想,她杏眸狠瞪了徐大力一眼,也抓住徐大力话中的破绽,道,“胡说!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至于你手里为什么会有我的手帕,那肯定是你偷的……或者是……”她两排锦密的羽睫轻轻一阖,“你根本就是一个卒子,你背后还有人。你背后的那人用了什么手段从我这里偷走了手帕,然后派你到杜侯府来闹!”

    杜云若当然不敢把她派人收买徐大力污蔑杜微微的事情说出来,所以她只能咬着徐大力身后还有人这一点来反击了。

    绍燕墨盈盈一笑,冷傲黑眸内透着深不可测的光芒,“敢问杜大小姐,你觉得是谁派徐大力来杜侯府闹的呢?”

    “这个……云若自是不知。但云若可以对天发誓,云若真的并未与这个徐大力见过面。”杜云若依旧为自己辩解着。

    绍燕墨轻嗤一笑,“杜大小姐既然这样说了,看杜大小姐你这般可怜。那本相就勉为其难的相信杜大小姐吧!”说着话,他又低头去看徐大力,高声一喝,声音寒栗冻人,“徐大力!快跟本相如实招来!今天到底是谁指使你到杜侯府来闹的!不然,休怪本相对你不客气了!”

    绍燕墨说着这番话后,又命他的随从下去准备刑具。一听绍燕墨让人拿刑具要来惩罚他,徐大力全身抖了个激灵,马上对着杜云若道,“杜二小姐……哦不,应该叫你杜大小姐的。你的那块手帕的确是我偷的!我徐大力卑贱如蚁,但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了。你现在可能不记得我们两在一起时发生过的事情,可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徐大力身份卑贱,口袋里也没有多少钱,但我对你的心你应该知道的,今天我来杜侯府本来是想求娶你的……”

    徐大力话说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绍燕墨,绍燕墨嘴角一扯,对他露出一抹笑容。徐大力心里有底,马上就又敛着眼皮低声道,“不过……看来,杜大小姐您是根本看不上小的我了。也罢,你既说不认识小的,那小的以后也就当做不认识你。右相说的没错,的确是小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了!”

    这话可谓是诛心无比了,相当于在说杜云若不仅不念徐大力的救命之恩,还因为他身份低贱而嫌弃他。可见她杜云若虽然长得貌美如仙,但内里也只不过是个贪慕虚荣的女人而已!

    晋老王妃和柳太君悄悄的低语了一番,眼里也满是对杜云若的鄙夷。

    这个杜云若啊,看着乖巧伶俐,实则啊……

    这杜侯府怎么就养出了这样的庶女啊!

    杜老夫人本就是站在晋老王妃和柳太君的身侧,两人看杜云若时眼里的轻蔑和鄙夷也都被杜老夫人收入眼底。

    想着自己这个祖母也因为杜云若丟了脸,她心里对这个庶女就越发的看不上,下定主意等今天送走客人后,她一定要请家法好好的教训她一番!

    杜云若眉头已经紧蹙成一团,气的咬牙切齿,“徐大力,你不要胡说!”目光一瞟,她忙又看向杜逸辰,说道,“父亲大人,女儿真的不认识这个泼皮啊!女儿屋里的丫鬟嬷嬷们都可以为女儿作证的!”

    岂料她的话刚落下,徐大力已经又抢白的说道,“你屋里的丫鬟嬷嬷们都是你的人,你让他们怎么说他们自然是怎么说了。杜大小姐,算了,小的卑贱如蚁,以后不会再肖想杜大小姐你了。以后……杜大小姐你走你的阳光道,小的就走小的独木桥!”

    高傲笃定的一句话,又是把杜云若给噎下去。绍燕墨眯了眯眼,蹲下身,这一次他伸手轻轻帮徐大力拂了拂他衣服上沾着的树叶,笑的像一只狡黠无比的狐狸,意味深长道,“你倒是一个识时务者啊。没错,人杜大小姐那可是杜侯府的千金,长的又貌美如仙,人家以后那是要嫁到天家去的。像咱们这种小门小户的人家,杜大小姐又怎么可能看入眼了。这样吧,本相件你也是被杜大小姐蒙蔽了,就不杀你了。不但不杀你,本相还会赏你一些银子,让你以后有钱娶媳妇,你就可以忘了杜大小姐了!”

    “谢右相大人!”徐大力一听说他不杀自己,心头马上一松,随即又听说他要赏赐银子给他,眉梢一挑,心里转而一喜,忙不停的给绍燕墨磕头!

    杜云若被这两人联合讥讽了一番,她心里怄的快要吐血。可有绍燕墨这个右相在,她又能拿出什么证据来呢?

    她求助般的看向杜逸辰,杜逸辰双唇抿成一条直线,到底是老姜,在杜云若还在求他帮忙救她时,他心里已经把今天这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想的很明白了。

    他很清楚,徐大力之所以会反水,原因自然是遇到了绍燕墨这个人人谈起都闻风色变的怪胎。有他在,今天这场戏不管怎么唱,最后的结果都只能是一个。

    算了,没有必要为一个不中用的女儿而害了自己。

    她,还是自求多福吧!

    杜逸辰心里思量着,脸上的神色已经又是骇然一变,他阴沉着脸,走上前,抬脚就是往杜云若的身上狠踹一脚过去,“畜生!为父平时怎么教你的?你怎么能够那样害微微呢?”

    他这一脚踢过去,力道极重,杜云若胸口一疼,轻咳了几声,却不敢喊疼,只能委屈的流着眼泪道,“父亲大人,女儿真的是不认识这个徐大力。他说的根本就不是真的,女儿是被人冤枉了……”

    杜逸辰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冷冽,没有一点的温情,“证据都确凿了,你还在这里狡辩呢!”

    方浅歌看着这个庶女被杜逸辰这番收拾,心里只觉得痛快无比。可转念又一想,他的夫君也是真的是个薄情的。不管是大女儿还是二女儿或者是……她这个做妻子的,当她们遇到事情时,他却总是站在他们的对立面指责她们。

    这样一想,方浅歌心里就有些心寒,落在杜逸辰脸庞上的目光再不复往日那般的温情。

    已经换好衣服的杜微微拉着杜景轩的手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杜云若百口莫辩的样子,杜微微心里想着自己今天真的是欠了绍燕墨一个大人情,以绍燕墨那锱铢必较的性子,肯定会向她索取回报呢。到时候这个回报吧……哎,怪大叔的心总是不好猜测的。

    眼见事情已经差不多有结论了,杜微微莲步轻移,走到人群中央,笑着向在场的一种达官贵人行礼,“今天是微微的及笄日,虽然中途被其他琐事给打断了。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弄清楚了,微微在府里的花园里让人备了一些薄酒,还请各位给微微薄面,移步到花园去吧。”

    “是啊!大家还是移步到花园去吧!”杜老夫人也僵着笑招呼着大家。众人见热闹都看够了,剩下的事情该交给杜侯府的人自己私下解决了,便没有异议,大家都移步往花园的方向而去。

    见外人走的差不多了,杜逸辰俊秀的面容一沉,对着方浅歌道,“云若就交给你处置了!”这话一搁,他便再也没有看杜云若一眼,甩着袍袖径直离开。

    方浅歌狠狠的剜了杜云若一眼,便命令手下的嬷嬷将她绑了送到柴房去。等及笄礼过后,她再找她算账!

    当嬷嬷押着杜云若往杜微微身边经过时,杜微微勾勾嘴角,低声轻语了句,“姐姐,妹妹特别谢谢你今天送给妹妹的这份及笄礼,妹妹非常喜欢呢!”

    这话落到杜云若耳畔,让她脚下一跄,她恶毒的瞪了瞪杜微微,不甘心的说着,“杜微微,你别得意太早了。咱们两之间的最终胜负还没有分出呢!”

    “哦!那妹妹就坐等着看姐姐你更悲催的下场了!”杜微微红润小唇轻启,又低声补充了句。杜云若又想回击,可押着她的两个嬷嬷再也没有耐心,粗暴的扯着她离开。

    她被扯开后,杜微微整了整衣服,转身也要往花园而去。可一抬眸,目光正好撞到绍燕墨那双幽暗如潭的眼睛。绍燕墨向她勾勾唇,随即的就甩袖,酷酷的转身走出了杜侯府。

    他的身后是绍老侯爷的恨铁不成钢的的骂声,杜老侯爷跺跺脚,看了杜微微一眼,就跑到她面前,“小姑娘,我跟你说哦,我那孙子知道今天是你的及笄礼,给你准备了好几份礼物。可他这人吧,有些闷骚,有些气人。今晚吧,今晚你就会看到我孙子送给你的那些礼物咯!”

    绍老侯爷说完这些,就急匆匆的撇下杜微微,去追绍燕墨。杜微微看着阳光下那极为不和谐的一老一少,嘴角轻轻上扬,心情蓦的就好了起来。

    虽然杜微微的及笄礼中间出了一些意外,但后面杜微微和方浅歌把各个来宾都招呼的极为好。大家这才没有因为中间出的插曲而扫了兴。

    等到月上眉梢时,杜微微和方浅歌她们才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两人都累得直接回自己的院子休息去了。方浅歌心里想着先休息一夜,等明天养好精神了再来对付杜云若这个不安分的庶女。

    等月上中天时,关押着杜云若的柴房处传来一阵窸窣声,黑暗中的杜云若听到柴房门被人从外面推进的声音后,心里一喜。

    没多久,黑暗中闪进一个俊挺的黑影。等那黑影到了她的面前,借着月光她看过去,就看到月色中穿着夜行衣的慕容苍珏。

    “苍珏!”杜云若心里一甜,温柔的唤出声。

    慕容苍珏目光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鄙夷而疏离道,“杜大小姐,我们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你可以唤本宫为‘苍珏’的地步。你以后还是直接唤本宫为三皇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