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9怒发一冲为红颜?(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46本章字数:2631字

    明月楼前,杜微微依旧手执金钗,要挟着漪香。祁允也冷着脸,手持长剑,要对付杜景轩。

    这两人都没有再一步的行动,可两人又都在密切的关注着另一人的下一步举动。

    僵持,僵持!

    屏住呼吸,杜微微执着金钗的手已经有些发僵,凝白如脂的脸蛋儿也被夜风吹的有些发红。祁允身侧的一个小厮抬头看了看夜色,走到祁允身侧,小声的对她低语了几句,祁允再落回杜微微身上的目光就变得有些不耐烦了。他看着她,嘴角一歪,又是不屑的笑了出来,“杜微微,算了吧。你想拖着时间好让你外祖父家的人来救你哥哥。呵呵,本公子今天还有事情,就不陪你玩了。但你哥哥,本公子今天要是不弄死他,以后还怎么在京都里混!所以啊,你就准备着明年的今天给你哥哥拜祭吧。”

    说到做到,这一次祁允像是动了真格。手上利刃闪烁着阵阵寒光,再不复任何迟疑,这一次他手上的长剑像是一条吐着吐芯子的长蛇向杜景轩咬去。

    只要微微的一口,杜景轩他就……、

    “不!”杜微微惊恐的声音瞬间的从喉咙间挤出来,推开身边的漪香就向祁允扑过去。可终究她还是迟了一步,耳畔边忽的传来一道剑刃刺入身体的声音,空气中开始有浓烈的血腥味迸现出来。杜微微双眸还未来得及一抬,闻着呛人的血腥味时胸口已经一窒,双腿开始在打颤。

    “祁二公子,天子脚下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你今天这般作为,难道不怕御史台的人上告到皇上那里,连累了当今皇后娘娘吗?”一个严厉雄浑的声音继而在杜微微耳畔响起。

    这个声音……

    杜微微身子微微一僵,眨了眨眼睫,惊喜的抬头看过去。

    夜色下,祁允身侧已然多了一抹挺拔的身影。这人不是其他人,正是墨南风。千钧一发之际,墨南风突然出现用手臂挡住了祁允下落的利刃。

    利刃划破墨南风的宽袖,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一条狰狞的血痕。但即便这样,他也没有去关心手上的伤口,而是抿着唇,一脸正气的盯着祁允。

    他的目光凛凛,像是两道锋利的刀锋似的刺的祁允心下微微有些不悦。祁允抖了抖面皮,露出一贯的凶神恶煞,大吼着,“墨南风,你以为你是谁啊?老子的闲事你竟然也敢管!那好,等老子收拾了杜景轩,就来弄死你!”

    墨南风一身涤蓝色长袍迎风猎猎作响,浓眉一挑,他马上不惧的扬唇道,“景轩是南风的兄弟,若是他做了什么坏事,南墨自是不会暴毙他。可今天他只是受了无妄之灾,祁二公子又何必咄咄逼人。”

    他的正义凌然衬得祁允越发的嚣张无礼。加之祁允平日里没少听自己的父亲唠叨墨南风,父辈口中的墨南风是西凉国未来的栋梁,是皇上倚重的年轻俊才,是所有人提起都会竖起大拇指夸赞的好人。反倒是他,常常被父辈们损贬,说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子。

    年轻俊才遇上败家子,祁允心里的恼怒更是被激发出了几分。他大“呸”一声,抓起手上的长剑就直接向墨南风而去。

    墨南风眼眸一闪,侧身避开他刺来的长剑。但祁允一招未伤墨南风半分,便又是暗自运气内功,长剑在他内功的催动下,以风卷流云一般速度飞身而去。墨南风不敢轻敌,脚尖一点,也纵身提力迎向他。

    剑风霍霍,在众人还来不及看清楚两人的招式时,半空中就又传来一阵尖锐“铿锵”声,众人瞪大眼睛再看时,祁允手上的剑已经被墨南风的内功震的碎裂成两截。

    墨南风后退几步,一拱手,“祁二公子,南风不想伤你。也希望公子你能手下留情,放了景轩兄吧!”

    杜景轩眸色一暗,双手攥的紧紧的,心里越发的觉得自己太不是个东西了。一味的胡闹,现在出事了竟是连累自己的妹妹和好兄弟。

    以墨南风的功力,对付起祁允完全是小菜一碟,可人家墨南风只折了他的剑,还那般谦和的请求祁二公子放人,他这份气度又是把祁允给衬下去。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开始低低的议论起两人来,言语间皆是对祁允的不屑和鄙视。

    本就技不如人的祁允听着这些话双眼像是燃起了两簇小火苗,火苗越烧越旺,似乎恨不得直接就把墨南风给烧了。

    说他不如墨南风?呵呵!那他今天倒是要让周围这些浅薄无知的百姓看看谁才是最厉害的!

    “祁府的家丁都给本公子听好了!今天你们谁能伤到墨南风,本公子赏黄金一千两。如果打死他,赏黄金一万两。”自己对付不过墨南风,祁允便开始让“外援”帮忙了。

    立在明月楼前的百来个家丁听了祁允的话,皆是一喜,也不顾及其他的,直接就往墨南风那边冲。墨南风心里暗道祁允卑鄙。面上脸色一沉,便马上提起内功再去迎敌。

    祁允得意洋洋的看着像潮水似的涌到墨南风身边的那些家丁,这些人都是祁国公府豢养的猛士,他们各个身强力壮,各个都有武功的功底,有他们在,别说一个墨南风了,就是十个墨南风,也一点都没有问题的。

    眼角的余光一瞥,他突然瞥见站在他不远处蹙着眉头一脸担忧的看着墨南风杜微微。夜风习习,将她穿着的百皱裙吹起,又落下,可她所有的注意力都似乎放在墨南风身上,一点没有防备他。

    祁允心里微微一动,一个邪恶的念头猛然从心底里冒出。

    紧了紧手上握着的断剑,他特地放轻脚步,饶了一圈,闪身从她身后突然袭击她,而杜微微只觉得眼前一晃,似乎闪过一抹衣角,等杜微微反应过来时,那时候她已经被她给钳制住了。她娇小的身子已经被祁允按住,一把断剑正抵在她的白洁的脖颈上。

    “你……卑鄙!”杜微微一抬眸,马上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祁允笑的奸诈无比,“兵不厌诈嘛!谁让你倒霉,自己要往本公子这边撞的!”

    祁允说话间手上的断剑已经又往杜微微雪白的脖颈上近了几分,他一双狡诈的眸子又往场中和一众家丁对打的墨南风那睨了一眼,高声道,“墨南风,杜家二小姐现在在我手里呢。你不要再乱动了!要不然我可就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的,等下若是伤了她半分,那可就不好了!”

    夜风把祁允的话吹进他的耳畔,他身子一震,凌冽的目光掠过重重的人群最后落在祁允身上。果然,他心里最在乎的那个人已经被祁允给抓住了!

    “微微!”墨南风心里一疼,对着祁允嚷道,“你不要伤害她!”

    祁允见墨南风这般,心里更觉得自己好像是抓到了他的把柄,有了把柄的他顿时就心花怒放起来,马上“哈哈”大笑起来,“亏我爹还一直夸你是什么英勇少将!啊我呸!在老子面前不还是乖乖的成了一坨屎,任老子随意踩踏吗!”

    杜景轩刚才的注意力也都放在墨南风那里,现在见自己的妹妹被祁允给抓住了,也急得赶紧道,“祁允,得罪你的人只有我!你快点放了我妹妹!如果你敢伤了我妹妹,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诶呦呦,我好害怕啊!”祁允夸张的叫了起来,但很快脸色一阴,厉声道,“不过杜景轩你放心,老子把你弄死了,就一定要找几个高僧给你念经,让你永不超生。看你还敢不敢威胁老子!”

    杜微微长长的羽睫一扬,心里倒是并没有如杜景轩和墨南风那般着急。她忽的觉得自己这般被他劫持了,也能稍微的拖延一下时间,她相信她的外祖父很快的就会派人来救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