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2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46本章字数:2256字

    这一夜对于祁国公府的人来说会是不眠的一夜。当家丁把祁二公子的尸体战战兢兢的送回府里时,闻讯而来的祁国公夫人张氏看见儿子的尸体后直接昏死过去,就连祁国公也被这个消息打击的像是一夜老了十多岁。

    天还没有亮,祁国公就让人向宫里递了牌子。他进宫后,第一时间的去了皇后娘娘的凤栖宫,将祁允被绍燕墨杀害的事情禀告给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也是个会护犊子的,听说自己的亲侄子竟然死在绍燕墨的利刀下,惊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皇后娘娘,允儿一向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又最会讨皇后娘娘您的欢心。现在他竟然被绍燕墨那个阴险卑鄙的人给杀害了,皇后娘娘您一定要为允儿报仇雪恨啊。而且那个绍燕墨敢对允儿行凶,那摆明了就根本没有把皇后娘娘您放在眼里,皇后娘娘您这一次若是轻饶了他,这满朝的文武百官还有整个后宫的嫔妃们也不会再把皇后娘娘您放在眼里的。”

    祁国公一番话说下来,先是赞扬自己的儿子是个乖巧懂事深受长辈喜欢的孩子,绍燕墨这个右相连这么乖巧懂事的孩子都不放过,他简直是丧尽天良。再来他又向皇后表示,贵为一国之后,如果都不能帮自己的侄儿报仇雪恨,那这个皇后只会惹来无数人的轻视。

    这一番话下去,皇后娘娘心里原本只有五分怒火也被他煽到十分了。皇后娘娘往凤案上一拍,雍容华贵的脸庞上满是怒气,当即对祁国公道,“哥哥放心,允儿是本宫最为疼爱的侄子。绍燕墨欺人太甚,本宫一定会让他去陪允儿的!”

    “如此这般微臣就先替微臣那冤死的孩儿谢皇后娘娘的恩情了!”祁国公重重的向皇后娘娘磕了磕头,拢在宽袖里的手已经紧攥成两个拳头。

    皇后娘娘当即让凤栖宫的宫女和太监准备凤撵,她要深夜面圣皇上。于是这一夜,因为绍燕墨砍了祁国公府嫡子的脑袋,当今圣上也没有能好好的睡个好觉。

    皇后娘娘给昭明帝行礼后,嘤咛一声,直接哭成梨花带雨,“皇上,本宫那侄儿素来是个心善乖巧之辈,又历来十分孝敬本宫这个皇姑母,本宫极为宠爱他。可……呜呜……右相他……皇上,求您一定要为本宫的侄儿讨个说法,让右相他为本宫的侄儿偿还血债。”

    “这个绍燕墨,他反了!”昭明帝威严脸上的表情一沉,马上也暴怒的向站在自己身侧的贴身太监刘福旺道,“传朕的旨意,让刑部带人去将右相绍燕墨打入天牢!”

    天子一怒,伏尸千万,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右相。刘福旺心里为绍燕墨叹了口气,连忙带着圣谕出宫了。

    刑部尚书得了命令连夜带人去了右相府捉拿绍燕墨,只可惜绍燕墨并没有回府。早早就进入梦乡的绍老侯爷被家里的下人连夜从被窝里挖出来,当从刑部尚书的嘴里听说自己孙儿把祁国公府的二公子脑袋给砍了,绍老侯爷当即用力的拍着自己的大腿,一脸痛声疾呼的哭着道,“我的命好苦啊。儿子。儿媳妇都早早的不在了,好不容易将那个不肖孙子给抚养成人,竟然还被祁国公府的嫡子给欺负了。小兔崽子啊,你被人欺负就回来告诉祖父啊,干嘛自己出头啊。现在杀了人,皇上怪罪下来了,你让祖父我怎么办啊?”

    刑部尚书嘴角抽了抽,就绍燕墨当时杀人的气势,祁允还敢欺负他?这绍老侯爷啊,也真的是越老越不正经了。

    当然,不管绍老侯爷后面又挤出多少假惺惺的眼泪,刑部尚书都是公事公办,命人把整个绍侯府搜查了一遍,在没有找到绍燕墨的情况下又命人把整个绍府给包围住了。

    这一夜,刑部没有在绍府抓到绍燕墨,便又在整个京都里开始搜查拿人。这一夜,整个京都府被绍燕墨搅得一团乱。

    但一夜下来,刑部那里还是没有找到绍燕墨。

    第二天早朝。刘福旺刚捏着嗓子说完“有事禀报,无事退朝”后,文武百官之中走出一人,那人正是一夜未睡的祁国公,他“噗通”一声给坐在上方的昭明帝磕头,执着手里的玉笏高声道,“启禀皇上,右相他滥杀无辜后,又畏罪潜逃,可怜微臣的孩儿九泉之下都死不瞑目。微臣恳请陛下您下旨全国捉拿绍燕墨那个奸人!”

    祁国公这番话一说完,大皇子慕容苍平也站出来支持祁国公。慕容苍平是皇后娘娘的嫡子,自然是会帮着自己的舅舅一家。而平日里和祁国公走得近得几个大臣也纷纷从队列里走出来,向昭明帝请求全国通缉绍燕墨。

    不仅这样,平日里和绍燕墨有过节的人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比如说……三皇子慕容苍珏。慕容苍珏手执玉笏,也列队而出,恭声道,“启禀父皇,右相他平日里仗着父皇您的宠爱,常在京都里胡作非为。这一次若是不能将他治罪,恐怕民愤难平啊。”

    杜逸辰混在大臣中,他虽然没有对绍燕墨落井下石,可心里巴不得皇上马上一声令下,让人抄了整个绍侯府,抓了绍燕墨。

    照明帝听了这么多大臣的进谏后,见左相沈情之今天一反常态的安静,便也开口问道,“情之,你怎么看?”

    沈情之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儒雅的笑容,刚一拱手要开口,殿外却是有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刘福旺喝了那小太监一声,小太监一脸惶恐的磕着头道,“启禀皇上,右相他、他……在殿外求见!”

    满殿惶然……

    皇上这里要抓他呢,他不躲起来,竟还敢一个人来上朝。

    祁国公已经怒火中烧,恨不得冲到殿外直接把绍燕墨给杀了。昭明帝沉着脸色,“传右相吧!”

    小太监连忙出去通禀,不多时穿着鲜艳官服的绍燕墨施施然踱步进了金殿。他的步子轻快,脸色愉悦,眼睑下也没有什么青影,似乎昨晚睡得还很不错呢。

    “微臣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绍燕墨洒洒然给昭明帝磕头,说话的语气清越激昂,心情似乎也不错呢。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让人痛恨的事情吗?他们这里忙了一夜为了抓他,他倒好躲起来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如今还大摇大摆的往别人跟前凑,这不是纯粹来找人恨的吗?

    当即就有许多大臣暗地里恨得牙痒痒。

    沈情之抿唇虚弱的浅浅一笑,以他对绍燕墨的了解,他今天敢站在金殿上,那必定是已经有了万全之策。今天的金殿,恐怕又得一场血雨腥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