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3权.杀四方,睥睨而生(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46本章字数:3041字

    这个绍燕墨,他刚才那般说,这不是想要他们祁氏一族的命嘛?

    历朝历代,哪个皇子登基前不暗中培植势力啊?可恶的绍燕墨,竟然抓住了他们这一点来攻击!

    绍燕墨挑挑眉,促狭的接过祁国公的话,“祁国公您说自己的儿子没有胆子做欺君罔上的事情,那意思就是说祁二公子做的这些都是他的大表哥也就是大皇子指使他做的咯?”

    祁国公被他一噎,气的赶紧道,“大皇子他宅心仁厚,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你说的这些都只是你杜撰出来的罢了。”

    皇后祁氏和大皇子慕容苍平也纷纷反驳起绍燕墨来,直言他是想借着冤枉祁允从而给自己脱罪。

    绍燕墨笑而不语,昭明帝拧着眉让刘福旺那那竹筐里的文书还有一些祁允卖官鬻爵的证据呈给他。等昭明帝看到那文书上写的有关祁允的重重罪行后,眼底已经满是愠怒与不满。他将手上拿着的一叠文书直接往金殿之中跪着的祁国公和大皇子慕容苍平身上砸去。

    绍燕墨眸子突然一缩,似两汪寒潭,又好似迸射出刀光剑影出来,“本相早已经知道祁二公子的所作所为,本想着今天上朝时向皇上禀告的。奈何昨晚又遇见祁二公子在明月楼前恃强凌弱,欺负弱小。皇上,杜景轩他的性子再顽劣,他在战场上也是行军打仗的能手,以皇上您求才若渴之心,您能看着这样的贤才被祁允这种废物折磨死吗?”

    昭明帝张张嘴,刚想回答他的话,绍燕墨已经自己又开口说道,“皇上您一定不会忍心让贤才受冤而死的!杜府二小姐杜微微笑一直是个温良贤恭的世家千金,即使那次去晋王府参加老太妃的寿宴,老太妃也一直夸赞她。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世家闺秀昨夜差点被祁二公子给玷污,皇上您也是一位慈父,您看到和公主们同样年龄的女孩被奸人所掳,您会袖手旁观吗?”

    昭明帝摇摇头,绍燕墨冷冰冰的话又在金殿上回荡,“何况昨夜明月楼差点出事的还不止这两位呢。当时墨南风也在,也差点被祁允给伤了!本相贵为右相,深受皇上的宠爱,眼见着将有三个年轻的孩子要被祁允这种奸人所害,本相难道不能出手替皇上救下他们?难道不能替皇上砍了祁允的脑袋!难道那三个年轻孩子的命还没有祁允这么一个意图谋反的奸人重要?

    今天不管皇上您再怎么质问微臣,微臣也不会认罪的!微臣对皇上忠心耿耿,如果朝堂上哪位大臣再指责微臣,那就是在指责皇上。”

    绍燕墨说的激昂、铿锵,满殿那些原本想置他于死地的官员一下子都懵了。皇后和祁国公指责绍燕墨滥杀无辜,绍燕墨反倒过来指责皇后、大皇子、还有祁国公意图谋反。绍燕墨都这样说了,而且还把证据都递到皇上面前了……这时候谁若是还敢替皇后娘娘还有大皇子说话,那岂不是就等于向皇上表明自己和他们是一伙的。

    满殿人一时间都不敢再言语,就连之前和祁国公交好的那几人也仿佛失了声一般,低着头不敢再上前为他们说话。

    昭明帝对杜景轩的印象不是很深,但对墨南风的印象那就深了。这个少年将军在边关时是个能让敌军闻风丧胆的少年将军啊。假以时日,墨南风一定会成为可以保卫边关的大将军。现在绍燕墨说墨南风也差点被祁允所伤,他脸色也霎那间阴郁了几分。

    再者,从绍燕墨上报的那些文书和证据上看,祁允他的确是够混账的。而他的皇后与皇儿竟然一味的纵容祁允那种混账。难道真的如绍燕墨说的,这祁允是在帮他的大表哥谋朝篡位做准备?

    哪个皇帝会希望自己还活的好好时有人来惦记自己屁股底下坐着的宝座?昭明沉思一番后,目光再看向跪着的皇后和大皇子时,眼底已经不复之前的温情了。

    而之前张口闭口就想让皇帝将绍燕墨五马分尸的祁氏顶着皇帝满是阴霾的目光,她知道她和儿子以后的日子可能不会太好过了。

    刚才是她亲口承认明月楼前的祁允是她的侄子,现在她和大皇子若是开口把所有的事都推到死去的祁允身上,依旧会招来皇帝的怀疑。

    今天这场戏,由她高调的拉起帷幕,最终却以她惨败的结局仓促的结束。

    脸色陡然变了变,她现在能做的事情就是--抖了抖身子,她眼睛一番,直接“昏死”过去,希望以此来结束今天的这场闹剧。

    ……

    早朝后,绍燕墨虽然是官袍在身,但走在砌好的白玉石台阶上,袍袖轻舞,也是魅惑撩人。他恣意的伸了个懒腰,陶醉般的呼吸了口新鲜的空气。

    “右相你倒是厉害啊。今天以一敌百,竟然还能全身而退,在下恭喜右相成功脱险。”沈情之与他一起走出朝堂,瞥着他那一脸惬意的神情,他也抿唇轻笑了笑,笑容温柔而真挚。

    绍燕墨侧头去看他,也朝他拱了拱手,笑的妖娆,“本相这里还要谢谢左相你呢。难得今天左相你没有和别人落井下石,要不然啊,以左相你的能力,我今儿可不能成功的走出朝堂啊。”

    沈情之轻扶了额头,嘴角边的笑容变为苦笑,“右相过谦了。在下自知能力有限,实在不如右相你……你今天这一场战下来,直接离间了皇后娘娘和皇上的感情,以后皇后娘娘和大皇子恐怕都得夹着尾巴做人了,还有……祁国公那里,做儿子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当父亲的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呢。恐怕,皇上很快的就会处罚他了……咳咳……”要说的话还没有说完,沈情之就已经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一咳嗽便咳了许久,等好不容易止住了喉中的咳意,沈情之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苍白了。绍燕墨瞥了他那毫无血色的脸庞,皱着眉头,“你的病到底是怎么个说法?怎的现在看着越来越弱了。难怪柳太君都起了给你娶妻冲喜的念头了。”

    沈情之从袖中掏出自己日常用的汗巾,放在唇间捂着,“我这病,不会好了……我也不想再拖累别的人。”轻顿了顿,他像是知道了什么反倒是关心的问起他,“倒是最近的你,让我有些好奇了。你从来不是个爱管闲事之人,可是在晋王府、杜侯府、还有明月楼……为什么你开始管起闲事来了?”

    沈情之精致的眉眼上揉着一丝促狭之意,“而且我发现,你管的这些闲事似乎都跟……杜二小姐有关呢。”

    绍燕墨面上表情不变,轻撩下袍袖,避开沈情之探来的目光,“你怎的和我祖父一般的八卦起来了。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

    袖角在半空中一掠,他加快了步子,匆匆离开。

    不知怎么的,现在一有人向他提起杜家那个小姑娘,他就莫名的抵触,他和杜家小姑娘又没有什么关系,他干嘛这么爱管有关她的闲事啊。祁允那事他大可以不管的,这样也就不会惹得一身骚,可他怎么就忍不住了,看来他一定是太闲了,所以吃饱了撑着,太闲了!

    这样一想,本来还想找杜逸辰“谈谈”的绍燕墨也打消了计划。

    沈情之眯了眯眼目送着他离去,无奈的苦笑着。他很羡慕绍燕墨,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将来也会有个温柔贤淑的妻子、可爱的孩子,而他可能随时都会死去……

    上天似乎有些不公平啊!

    杜侯府秋莲的院子里,秋莲目光空洞的注视着床上那一团模糊的血肉。就在昨晚,她的孩子还乖乖的在她的腹中,可如今,她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他。

    丫鬟低声的安慰道,“莲姨娘,你不要太难过了。如今要做的是赶紧的养好身体,再为老爷怀上一胎。”

    秋莲的目光并没有从床上的那一团东西上移开,她咬着舌头,低低的苦笑着,“老爷他对我腹中的这个孩子根本就不在乎……”如果他真的在乎,昨夜又怎么会那般粗暴的对她。“可如果让她知道……我的孩子流掉了,他还是会迁怒在我的身上……”。

    她很清楚,她只是杜逸辰用来刺激和恶心方浅歌的工具而已。以前有孩子,她和孩子是刺在方浅歌心头的一根刺。孩子没有了,她和这府中的其他姨娘也没什么两样了。

    尖厉的指甲攥紧了锦被,她白着脸,咬牙切齿的对身边的丫鬟道,“今天这事情你暂时别张罗出去……要不然我们两都死定了!”

    “那连大小姐也不能说吗?”小丫鬟问道。

    “是!连她也不能说!”秋莲咬着牙低低的说着,杜云若也不是什么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在秋莲想着怎么隐瞒自己小产的事情,杜微微也在方浅歌的照顾下清醒过来了。经过昨夜的事情,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每次这样被动的应对着别人的谋算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一把,想个主意也让要害他的人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