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7主动出击,毁了杜云若(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47本章字数:3642字

    等奴婢回来时,就看见有黑影闪进二小姐的屋里。奴婢哪里会知道这是大小姐你和别的男人在做那种肮脏事情啊。”

    仿佛为了验证自己的话,春梅伸手往腰间挂着的荷包上掏了掏,掏出一锭银子往地板上一扔。这一锭银子也的确是杜云若之前赏赐给她的,她并没有说谎。

    高嬷嬷也补刀,继续鄙夷的轻啐了杜云若一下,“大小姐,现在连春梅都招了,你就不要再开口闭口的往二小姐身上泼脏水了。你说你不傻,不会跑二小姐屋里做这种肮脏事。可二小姐若是真有本事把你从你的院子拖到这里,为什么不直接设计让你和那下作的男人在你的屋里做那种肮脏事呢?

    还有,从晋王府到这凉山寺,大小姐你不知道设计了二小姐多少回。我们二小姐心善,一直被你欺负着,可你倒是蹬鼻子上脸越来越不要脸了。今天这事,你休想再栽赃嫁祸到二小姐身上。大小姐你若是不服觉得自己有冤屈,咱们就将这件事情上报到刑部,让刑部的人来调查。”

    因为高嬷嬷的一番话,再加上杜云若之前留给众人的那些糟糕的印象,众人听下来,自然是倾心于杜微微。

    而有些聪明的夫人虽然也看出今晚这事是杜云若被栽赃陷害的,但以她们对杜云若的认知,心里也觉得今晚这场戏估计是杜云若原本想设计陷害杜微微的。但不知道怎么的被杜微微给破了,杜云若搬起砖头砸了自己的脚。

    杜微微一直温柔的缩在方浅歌怀中不语。

    杜云若现在的痛,上一辈子她早就经历过了。也是一觉醒来,她就失了清白。所有人都指责她,都骂她自甘下贱,她苦苦的向其他人解释着,可除了她的娘亲还有伺候她的高嬷嬷以外,没有人相信她。

    这一世,她终于也让杜云若尝到了她上一世的苦。

    方浅歌恨恨的往杜云若身上一踹,骂道,“下作的贱蹄子,跟你那死去的姨娘一样无耻。”转身她命令芍药派几人将杜云若押下去,等回到了府里让杜逸辰自己处置。

    杜老夫人阖着眼睛又捻着手里的佛珠,目光看也不看杜云若一眼。杜云若这下是彻底的慌了,失身的她即使是仙女下凡也不会再有正经的人家愿意娶她为妻的。

    芍药领着几个丫鬟上前要去抓她,她开始不断的踢打芍药她们,嘴里不停的说着自己是被杜微微加害的。芍药几人被她踢打了一番后,心里也对她厌烦不已,几人凶猛的扑向她,直接扯了一块汗巾就将她的嘴堵住。

    慕容苍珏望着俨然与疯婆子无异的杜云若,眼里堆砌起一片浓郁的鹰隼。

    可恶!看来以往他真的是小看了杜微微了,要不然今天的计划就不会搞砸了。不过杜微微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般愚昧,这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如果他能让这个女人心甘情愿的臣服她,有这样一个聪明的女人为自己出谋划策,那他争储的路就会平坦许多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该怎么让这个女人心甘情愿的臣服她呢?

    慕容苍珏又陷入了沉思中,高贵的他也再没有去看杜云若一眼,心里、脑里一时间只惦记着怎么让杜微微臣服与他。

    今夜的事情就以杜云若清白被毁而告终。因为嫌丢人,杜老夫人也顾不上去听一尘大师的禅了。第二天清晨就让杜家的仆人将东西整理了一番,匆匆下了山。

    因为临近一尘大师开堂讲课的日子,往来的官道上有许多的官家夫人携着家中的女眷上山,这一路下来,官道上人来人往的,也算是很热闹了。倒是没有出现什么劫匪劫持他们马车的事情。

    日头正上方时,杜微微他们乘坐的马车终于进了城。只今日不知怎么的,一入城就发现街道两边满是百姓,一群穿着甲胄的侍卫正恭敬的立在城门口。等他们杜侯府的马车进了城,马上就有几个穿着甲胄的士兵跑上前和驾马的马夫说了什么,几个马夫便纷纷让出了官道,将马车暂停在城门的一处。

    “嬷嬷,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杜微微听着马车外喧闹鼎沸的嘈杂声,好奇的问了问。高嬷嬷倒真的仔细的想了想,倒也没有记起来今天有什么特别的。

    “来了!来了!”马车外一个惊呼声骤然响起。街道两边熙攘的人群一下子就高声的狂呼起来,向半空中抛掷着彩带或是花儿。

    杜微微用一块轻纱蒙住脸,刚掀开马车的帘子向外看过去。城门口就传来了一阵地动山摇的声音。她眯了眯眸子,看向城门口。

    城门处,一群穿着金色甲胄的士兵骑马踏风而来。而这群人中为首的那人与其他人不同,那人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身穿金色铠甲,御马奔驰的走进队伍的最前列。因为离得有些远,杜微微只能估摸着那为首之人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至于五官她是没有看清楚的。但即便如此,她也能感受到那人身上透出的压迫气息。

    “是、是他!”高嬷嬷惊呼一声,杜微微侧头一看高嬷嬷,见她正一脸的难以置信的看向远处御马走在队伍最前列的那人。

    “嬷嬷,他是谁啊?你认识他?”高嬷嬷这副神态让杜微微敏锐的觉察到高嬷嬷一定认识那人的。

    高嬷嬷等那一群穿着甲胄的士兵全部的离开后,她才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杜微微,“二小姐,刚才那人……老奴也只见过两次,后来就再没有他的消息。老奴还以为他已经死了,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都还活着。”

    “嬷嬷,他到底是谁啊?”杜微微好奇心更甚。

    高嬷嬷讪讪一笑,“他是徐炎……夫人年轻时救过的一个穷书生。这穷书生倒很有趣,夫人救了她后,他竟然弃文从武,说要去边关干一番大事业。他刚去时还真的写过信给夫人呢。后来就渐渐的没有了消息,再后来就有人说他已经死了。倒是没有想到,他今天会有这番的成就。”

    高嬷嬷说的事情是连上一世的杜微微都不知道的秘密。不过按照徐炎刚才进城时的架势,他现在的品级应该不会太低的。只是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再没有和她娘亲有书信往来。

    遥望向她娘亲乘坐的马车,她眉头闪过一抹沉思。

    马车继续往杜侯府的方向而去,没过多久,终于回到了杜侯府。一下马车,杜老夫人就说她身子不适得去休息,方浅歌把她送回院子后,就又领着女儿回了自己院子。

    刚坐在屋里的贵妃榻上,这母女两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热茶,管事的嬷嬷已经十万火急的在院外等着求见了。方浅歌不敢耽误要事,马上让人去把管事嬷嬷叫进来。

    一进了屋里,管事嬷嬷神色惶恐的就走向方浅歌的耳畔,低语了几句。杜微微一直都在留心的观察自己母亲的神情。

    她见她娘亲听了管事嬷嬷的禀告后,眉毛先是倒竖,继而眼里喷火,脸色也瞬间晴转阴。她心里暗禀,暗自猜想会不会是她的那个渣爹又趁着她娘亲不在府里时,偷偷做了什么事情。

    借口身子乏了,杜微微没有再在方浅歌的屋里多停留。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一回到院子,院子里的一个小丫鬟就把她们不在府里时府中发生的事情禀告给杜微微了。

    “二小姐,老爷趁着夫人和你不在,听说昨天将清韵阁的头牌云裳姑娘给赎了。如今云裳姑娘她已经被老爷安排进了府里。”

    她渣爹做出这样的事情,杜微微一点都没有觉得气愤,相反心里还有一点的小高兴。

    他越是作,她娘亲就越会觉得寒心。

    当某一天,她对他再没有半点的情意时,她娘亲就终于可以解脱了。

    她的指甲轻敲在桌面上,又问道,“秋莲那里怎么样了?”又有一个和她来争宠的女人进府了,秋莲她也应该不会太好过吧。

    ……

    莲院。

    秋莲这里何止是不好过,简直就像是被放在火上烤着的蚂蚁,已经急得有些慌了。这些日子来她都装着在安胎,可只有她自己清楚,她腹中早就没有孩子。到时候日子一到,让她生?她怎么生啊?就算她想从外面抱一个来假冒她生的孩子,这后院之中方浅歌还有老爷都不是傻子。外面的孩子根本带不进来。

    可若是直接告诉老爷说她小产了,没有保住孩子。那她将马上被杜逸辰给抛弃掉。

    就在这两难的境地下,杜逸辰竟还将清韵阁的头牌赎回府。这让她以后怎么办?一个没有孩子、不讨主母喜欢的妾室又能有什么前途啊。

    秋莲焦急中,她的丫鬟又火急火燎的冲进了屋里,“莲姨娘,不好了!奴婢刚才听夫人院子里的丫鬟说大小姐到了凉山寺后竟然不知羞耻的和别的男人做了那苟且之事,现在夫人已经将她关押进柴房了,说是让老爷自己处理。”

    真的是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秋莲这里没有了倚靠,还想着能够依仗杜云若呢。哪知杜云若竟然这般的不堪一击,也落难了。

    “莲姨娘,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啊?”小丫鬟担忧的问着。

    秋莲垂眸,低头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心里一横,咬咬牙,又道,“继续装!”

    杜逸辰在得知杜云若在凉山寺上做的那些事情后,心里狂怒之余,又把杜云若给臭骂了一顿。信奉功利主义的杜逸辰又怎么可能会留下杜云若这个污点继续的待在杜侯府呢。

    柴房里,杜逸辰双手负后,绝情的瞪了杜云若一眼,“现在的你根本就不要再奢想能嫁给哪家的嫡子或者庶子为妻了。不过好歹你我父女一场,我也不会太亏待你。工部尚书他要娶第九房小妾,他也不嫌你脏,你就不要再出幺蛾子了,乖乖给他做妾吧。”

    工部尚书?杜云若几乎是马上失声的叫出来,拼命的给杜逸辰磕头,“父亲,您不要这样对女儿。女儿……还可以帮你除掉方浅歌她们母女的……求你了!不要那样对我!”工部尚书今年都四十有余了,她才不想给那样一个肥头猪耳的男人当小妾,而且还是第九房小妾。

    杜逸辰袖子冷冷的一拂,硬邦邦的掷声道,“你这事情为父已经定下了,你休要再闹!”

    冷酷的一喝声后,杜逸辰绝情而去,柴房门被人从外面锁上。杜云若跪在那里,眼里满是泪水,可她依旧不敢恨自己绝情的父亲,心里只敢不停的咒骂杜微微。

    杜微微……你给我等着,哪怕我是变成了厉鬼,我也要拖着你一起下地狱。所以你别得意,我一定会来找你算账的!

    深夜,一顶小轿从杜侯府后门抬出,抬着杜云若进了工部尚书的府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