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88蓦然回首间,那人却在灯光阑珊处(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47本章字数:2670字

    太白楼二楼的一间雅室里,绍燕墨一身云绸墨袍,泼墨长发的靠在一张太师椅上。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大概有三十多岁的男人。男人的皮肤大概是常年累月被太阳暴晒,显得有些黝黑。只不过瑕不掩瑜,男人的五官深邃俊挺,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一双黑橙似的大眼顾盼生威,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右相,我都离开京都城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一点都没有变。整日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到现在也没有成家。以杜老侯爷那种直性子,这些年日子一定不好过啊。”

    绍燕墨闻言莞尔一笑,“徐炎,你就别说我了。你自己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我呢……还还年轻。二十多年华的人干嘛要成家祸害别家姑娘啊。”意味深长的一笑,他一双幽暗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徐炎,以你今时的身份和地位,只要你想娶妻,不管是在西南边陲或是京都城里,都有一大把的小姑娘愿意嫁给你的。可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成亲啊?”

    徐炎有些不自然的垂了垂眼睫,掩下眼里闪过的怅然,低头端起面前放着的一杯清酒,一饮而尽。

    绍燕墨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怅然之色收回眼底,勾勾唇也不再追问,也笑着端起了酒杯,轻抿了一口清酒。徐炎一杯酒喝尽,黑橙似的眼眸里浮起淡淡的惆怅,竟是又自己主动开口说了,“我年少时倾慕的那个女子早已经为人妇、人母了。人生总有憾事,虽然我也可以娶别的女人为妻,可一想着自己并不会爱被她娶回家的女子,心里总觉得难过。这不,就拖下去了。”

    绍燕墨从他说话的语气里听出了浓浓的无奈与被命运捉弄后的心灰意冷。剑眉轻挑,“你说的倒也是,人活着真的不容易。如果将就着找个不爱的女子成亲生子,那日子该得有多无趣啊。若是我,我也宁愿选择自己喜欢的,如果得不到那个喜欢的人,我也不愿意找别的人将就一辈子……”

    徐炎笑着看了一眼绍燕墨,又主动给他和自己斟满酒,遥遥举杯,他又笑着将酒杯里的清酒一饮而尽。

    两人又是这样喝了一会儿酒,绍老侯爷听说徐炎回京了,便特地让人到太白楼请徐炎回绍府。徐炎现在虽然贵为驻守西南边境的将军,但当年还是个无名小卒时深受绍老侯爷的照顾。绍老侯爷现在要来邀请他去绍府,他自然是不会拒绝。

    两人结了账,便走出太白楼。今日阳光明媚,街上人来人往,徐炎负手而立,目光在熙攘的大街上扫过,他离开京都这么多年,这里好像并没有怎么变呢。

    忽的,街边不远处一个穿着云绸锦衣的少年带着小厮跃入他的眼里。那少年五官精致,眉眼间透着一股熟悉,而他的脸上还荡漾着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

    他看到那个锦衣少年领着小厮在一家炒栗子的小铺前驻足。锦衣少年和铺子的老板买了一些的糖炒栗子。主仆两往回走时,锦衣少年看见街边坐着两个衣着褴褛的母女。锦衣少年从自己袍袖里掏出一锭小银子人送到那一对母女前。最后在这对母女千恩万谢下跨上停在街头的马儿离去。

    绍燕墨瞥见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那跨马离去的锦衣少年身上,轻蹙了蹙眉头,“你认识?”

    “不认识。只是觉得那少年眉眼间透着一股熟悉感。所以忍不住就多看了他几眼。”等锦衣少年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徐炎才收回视线。

    绍燕墨又是一侧目,盯着他道,“刚才那少年是杜侯府的嫡子杜景轩。他的母亲是安阳侯的嫡女方浅歌。”

    徐炎一怔,飞快的抬眸又往杜景轩消失的方向扫了一眼,脸上透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神色,绍燕墨见他这神态,心里似乎猜到了什么,又用极淡的口吻在徐炎耳畔轻声的说着,“这个方浅歌嫁给了杜逸辰后,生下一子一女。儿子就是你刚才看到的那人了,她还有一个女儿,叫微微,这个杜微微嘛……倒是十分有趣啊。外人都说杜逸辰和方浅歌恩爱无比,可事实啊,杜逸辰对他的这个结发妻子并没有怎么宠爱。

    之前祁允的事情闹到朝堂上,杜逸辰完全是一副恨不得把自己这个嫡子置于死地的姿态。唉,想来,方浅歌还是嫁错人了……”

    说到这里,绍燕墨故意停了下来,抬头又去看徐炎。徐炎的脸色已经变了好几变,绍燕墨一见他这个反应,便知道自己刚才心里的那点猜测是对的。

    轻叹了口气,他又幽幽的说着,“说来女人若是嫁错了男人,那真的是会受一辈子的苦啊。”

    说者有意,听者心头也是骤然一跳,徐炎双唇一下子抿紧了,从绍燕墨站着的角度看过去,甚至还可以看出他的后背突然挺得很直。

    绍燕墨轻摇了摇头,造化弄人啊。

    一个是狼子野心,连自己的儿子女儿都能下狠手对付的男人。

    一个是宁缺毋滥,没有娶到相爱之人,就不将就自己人生的男人。

    方浅歌却是没有在最好的年华里选对那个真心爱他的男人。

    如今,可惜了一段好姻缘啊……

    眼前一下子晃过一张和方浅歌有几分像的小脸,绍燕墨邪眸轻眯,也不知道这小姑娘以后会不会嫁给一个疼她、怜惜她的男子啊。

    这个念头一起,他嘴角马上浮起一抹苦笑。他真的是想多了。杜微微不是还有个叫墨南风的青梅竹马吗?有墨南风那痴汉在,她会是个很幸福的官家夫人,会和墨南风生下属于他们的孩子。他们还会白头偕老……她会渐渐忘记在她锦绣人生里曾经有他这么一个“怪人”出现过。

    心里莫名的一酸,绍燕墨原本的好心情也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于是,两个刚从太白楼走出来时还步履轻快的男人,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就让他们的心情变得无比的沉重。

    等两人回到绍府后,绍老侯爷虽然备下了接风宴,席间还不停的制造话题。可他很快的发现:他的孙子一直低着头喝着闷酒,似乎满腹心事。另一个呢,虽然时不时的回答他几声,但也把酒当成水喝了。

    杜老侯爷大腿一拍,一脸的不高兴,“喂!我是让你们两来喝酒的,你们两干嘛都垂头丧气啊!作死的,要么怎么说男人到了年纪就该成家立业。就你们两这孤魂野鬼的,看着我都气。来!你们都给我喝了这杯酒……”

    ……

    杜景轩在被自己外祖父拘了几日后,今日早早的回了府。回府前他特地绕了一圈去买了她妹妹最喜欢吃的糖炒栗子。在军营里生活了几天的他,并不知道这府里的风云诡变。

    他来看杜微微时,杜微微正捧着一本游记书在看呢。杜景轩献宝似的将装在油纸袋里的糖炒栗子送到她面前,一脸的开心,“妹妹,今天咱们外祖父特地许了我一天假呢。诶呀,咱们外祖父和几个舅舅现在盯我盯的可紧了。这日子真难过啊!”

    杜微微听着他的抱怨,“那是哥哥你以前太松懈了。哥哥,不是微微说你。你和南风哥哥一同在外祖父跟前的,为什么南风哥哥现在那么出色,而你还日日被外祖父训斥。哥哥,你也该长点心。娘亲和我都指望着你呢。你可千万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

    杜景轩被做妹妹的这般说,他一点都不生气,倒是又笑嘻嘻的说着,“你和南风都一样。他张口闭口都提的是你,你张口闭口说的也都是他。你们两好有默契啊。这是不是就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杜微微马上刁蛮的掐了杜景轩手臂一下,“不许乱说!哥哥你再乱说,我就让娘亲快点给我找个大嫂回来管你。”撇撇嘴,她还故意吓他,“而且我还要说服娘亲给我找个丑大嫂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