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新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46本章字数:1038字

    袁老爷子气的脑仁直疼。

    娘俩一对儿蠢货,一点点小事儿都办不好。

    “爹。”袁修文捂着红肿的脸颊低低的开口,“儿子现在哪里还有脸去见她啊?”

    袁修文心里早就已经后悔了。

    如果当初他没有喜新厌旧、如果当初爹娘一开始让他去赵家千金时,他就强烈拒绝,事情是不是不会发展到今天这种无法收拾的地步?

    在他念完书回房,曼儿会像以往一样抱着孩子笑意盈盈的等着自己。

    “你个蠢货。”袁老爷子一听袁修文说的话,顿时气得浑身发抖,恨铁不成钢的指着袁修文就大骂,“女人嘛,不就是哄哄说几句软话的事儿吗?她还能翻出花来不成?”

    袁修文低着头不说话,眸中神色复杂。

    一场变故,曼儿好像是变成另外一个人一般,那日娘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求她,她都没有丝毫松口,她会原谅他们吗?

    袁修文根本就不敢往下想。

    “行。”袁老爷子指着袁修文大骂,“你没脸见你爹我就要被气死了,你娘就要死在牢狱里了,你看着办。”

    袁老爷子气的拂袖离去。

    翌日。

    唐曼过了晌午刚打开大门,就见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自家大门口,一身喜庆的红衫,像是年画中的童子一般漂亮,小脸已经被太阳晒得薄红,嘴角紧紧抿着,双眼紧闭,身旁有一个小布包,手中紧紧攥着一双女式囚鞋。

    赫然是唐曼曾经穿过的那双。

    那个黑心知县家的孩子!

    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家大门口呢?唐曼心中大惊,连忙上前查看,推了推小团子,口中迟疑的叫着,“振儿?”

    宗振缓缓地睁开眼睛,眼中有些初始的迷茫和惊慌,张开一口细细的小牙狠狠地咬住了唐曼的手腕。

    疼!

    唐曼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又不敢用力推开他,提高声线,“喂,你松口,回家咬你爹去!”

    宗振听见声音后,眼神才慢慢的清明起来,缓缓的松开了口,小小的身子仰着头,不满的道,“你、跑、了,休想。”

    小团子的声音有些沙哑,瞪着唐曼。

    得,送走一个大爷,又来了一个小爷,可总不能跟一个孩子计较吧,唐曼只得将小团子领进家门,有些无奈的解释,“老、我没跑。”

    得到答案,小团子像是松了一口气,将身旁的小布包推给唐曼,然后蹲下身,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唐曼的脚上。

    唐曼打开小布包,里面竟是一套极为奢华精美的秀禾服,还有凤冠霞帔,上面绣着精致的龙凤,唐曼有些吃惊,“送我的?”

    唐曼妥协了。

    在出狱短短三天之后,没有婚礼,没有宾客、没有拜堂,只穿着小团子送的凤冠霞帔坐着一顶小花轿从县衙后门被抬进新房。

    唐曼心情复杂的坐在新房中。

    脚步声传来,门被打开,宗海宁走了进来,在看到唐曼的一身精致奢华的凤冠霞帔,蓦地一愣,随即眼神变得阴冷搀杂着悔痛和恨意,粗鲁的上去剥唐曼身上的秀禾服,怒声喝道,“谁准你穿这身衣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