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被赶出新房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46本章字数:951字

    宗海宁眼神阴鹜,已经愤怒的失去了理智。

    宗海宁眼中瞬间布满红血丝,浑身散发出危险暴怒的气息,秀禾服上繁冗复杂的纽扣越发让宗海宁没了耐心,手中的动作越发粗鲁,大红的凤冠霞帔几乎刺痛了宗海宁的眼睛,宗海宁的心像是被针扎一样疼得几乎不能呼吸。

    当年,素儿就是穿着这身凤冠霞帔,被他迎进府中,陪着他度过了一段最为痛苦的时光,那一双温暖的凤眸暖意盈盈,噙着盈盈笑意,那光芒是他生命中唯一的救赎。

    可是。

    宗海宁一拳狠狠地砸在地上,他却没有保护好她,让她绝望的倒在血泊中,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责怪过他半分,而他明明猜到真相,却苦无证据。

    若非为了振儿,若非要为她报这血海深仇,他怕是早已追随她而去。

    “住手。”唐曼怒声喊道,用尽全身力气重重的将宗海宁推开,恼怒的瞪着猝不及防被推开的宗海宁,倔强的扬起下巴,冷笑一声,一字一顿的说道,“不用你,我自己动手脱。”

    唐曼迅速的将身上的秀禾服脱下来,像是垃圾一样揉成一团,重重的砸向宗海宁,骄傲的扬起下巴,丝毫没有顾及自己赤身,不屑的嗤笑,“你以为老娘稀罕你的破玩意?”

    宗海宁一怔,将秀禾服如珍宝的抱在怀中,怔怔的看着唐曼倔强的样子。

    素儿的眉眼总是温和带笑,而眼前这个女人,像是骄傲的孔雀,更像是一团随时燃烧的烈火,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怎么会一样?

    怎么会一样?

    宗海宁悲哀的想到,恶狠狠地瞪着唐曼,眼中满是恨意,怒声吼道,“滚!”

    就算皮囊再像又如何?

    终究不是她,终究不是她啊!

    宗海宁紧紧抱着怀中的秀禾服,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

    唐曼倔强骄傲的转过身,新房中除了宗海宁怀中的那抹红色,再无其他,唐曼突然想起宗海宁曾经说过的,不下蛋亦没关系,省了一份绝子汤。

    绝子汤。

    也就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她生一儿半女,唐曼讽刺的勾起嘴角,反正这桩婚姻也是各取所需而已,经历今晚,唐曼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最恶俗的剧情而已。

    他要她这张和心上人相似的脸,她则是利用他迅速的在这陌生的地方站稳脚跟,她是唐曼,不是古代无知的后宅妇女,唐曼转身要走。

    “站住!”宗海宁突然喊道。

    唐曼不耐烦的转身,“干嘛?”

    宗海宁看着唐曼,突然心中升起一股子烦躁,冷声警告,“以后,不准再穿红衣。”

    见鬼。

    “与你何干?”唐曼嗤笑一声转身重重的摔上了房门。

    新婚之夜,县太爷将新婚的夫人当场赶出新房的消息迅速的传遍了整个后院,不同的小道消息在下人们中流传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