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刁奴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46本章字数:1136字

    一夜好眠。

    旭日东升,金橘色的照进县衙后院。

    下人房其中的一间突然吱呀一声被打开,在众人惊诧又鄙夷、幸灾乐祸的眼神中,一个容貌曼丽、梳着利落马尾的女子走了出来,赫然是昨儿刚被迎进府中、当晚又被县太爷赶出新房的新婚夫人。

    在众人各种鄙夷、幸灾乐祸等着看笑话的眼神中,唐曼循着印象走回到昨晚的新房,房中已经空空如也,早就不见了宗海宁的身影,唐曼等了半响才等到了姗姗来迟的伺候嬷嬷。

    王嬷嬷态度轻慢,眼高于顶,草草的福了一福,丝毫没有歉意,“奴婢来迟了。”

    唐曼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这种货色放在以前,敢和她拧着干,早就给发卖了。

    王嬷嬷丝毫没有将唐曼放在眼中,心中十分鄙夷,她早就听说过这位新夫人,早前是袁家的少奶奶,后来因为通奸杀人被关进监狱了,虽然无罪释放,可是里面没有一点事儿谁信?

    苍蝇还不叮无缝的蛋呢!

    王嬷嬷冷眼看着唐曼,眼中鄙夷之色明显,心中冷笑,分明就是以色侍人,不知道以什么狐媚手段勾引了爷,嫁了进来。

    坐牢也能勾引男人,当真是个狐媚子。

    不过再有狐媚手段又如何?还不是在新婚当晚就被男人赶出新房?现如今府中哪个不知?那个不晓?早已经成了府中的笑话还不自知。

    真是笑死人了。

    “夫人您还是快着点吧,府中的两位姨娘还等着给您请安呢!”

    “夫人,您怎么将头发弄得这么怪异?怎么出去见人?以后您就是县衙内的新夫人,可不是在外面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人家了,不仅丢的是我这个教养嬷嬷的脸,丢的更是爷的脸面。”王嬷嬷一脸的不高兴,拧着眉头不耐烦的给唐曼重新梳了一个普通的妇人发髻,手劲儿不轻。

    还真将自己当成知县夫人了呢?

    别说她一个嫁过人、又没有背景的残花败柳,京城中许多三品大员家正经的嫡出小姐多少都想嫁给他们老爷的,呵呵。

    “有完没完了?”唐曼心里越来越火,手中把玩的胭脂蓦地重重的砸在梳妆台上。

    粉红的胭脂一瞬间四分五裂。

    王嬷嬷惊了一下,赶紧看向唐曼,眼中的惊慌一闪而逝,迅速的消失不见,随即紧紧皱眉,训斥道,“夫人您怎能随意发脾气?”

    下一刻,在往嬷嬷惊恐的眼神中,唐曼手中的修眉刀片已经抵在了王嬷嬷的脖子上,唐曼怒极反笑,漫不经心的反问,“难道我发脾气的时候还得请示请示你?”

    王嬷嬷满脸惊恐,只觉得脖子上阵阵刺痛,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王嬷嬷只恨不得昏死过去,说不出话来,她这才清楚的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可是真正蹲过监狱的狠角色。

    “丢你的脸?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唐曼冷笑一声,在王嬷嬷惊恐的眼神中,将王嬷嬷捆成了一个粽子,看着那张嘴实在烦人,唐曼满屋寻找,终于在床脚下找到了一双还未来及清洗的臭袜子,塞到了王嬷嬷口中。

    随即将手中的刀片仍在一边,指着王嬷嬷警告道,“别再有下次,不然我会直接划破你的动脉,别说你的县太爷,就是天神来了都救不了你。”

    唐曼转身就走,王嬷嬷眼中蓦地浮现一股子恼羞成怒和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