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请叫我宗夫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47本章字数:1068字

    袁修文气得浑身颤抖。

    根本不知道如何过的这两天,度日如年,分分秒秒都难熬的要死。

    当他终于鼓起勇气敲开了唐家的大门,唐母躲躲闪闪又迟疑的样子告诉他唐曼已经另嫁的时候,袁修文顿时如遭雷击。

    这怎么可能?

    那个温柔的和他说着不离不弃的女子,那个在牢狱中勾人魅惑的女子,分明就是他媳妇儿,是他孩儿的娘亲,怎么可能另嫁?

    袁修文求救无门,只好敲开县衙的大门,哪知人家根本就不让他进去,他在县衙大门口守了一天一夜,在看到唐曼从县衙大门走出来的时候,袁修文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一般,喘不过来气。

    愤怒、委屈、不敢置信一瞬间转化成了对唐曼的恨意和怨怼,活脱脱的像个来捉奸的丈夫。

    “放开,别逼着我动手。”唐曼眼中瞬间积满冰霜,恶狠狠地瞪着袁修文,狠狠地甩开袁修文的钳制,冷笑,“你今天是以前夫的身份质问我吗?”

    袁修文的脸色一白,不敢置信的看向唐曼。

    “你还有这个资格吗?”唐曼步步紧逼,不屑轻笑,“袁公子忘性还真大,要不要我拿出休书给你回忆一下?上面白纸黑字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难道不是袁公子亲手所写?你还想质问什么?”

    袁修文的心脏如遭重击,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本姑娘嫁给谁和你有什么关系?”唐曼嗤笑一声,“需要袁公子大老远的专门来问一次?”

    “休书只是权宜之计。”袁修文着急的解释,“你明明就知道,我根本就不是想休了你。”

    “呵呵。”唐曼嘲讽的一笑,质问道,“你是谁啊?”

    袁修文一愣。

    唐曼嘲讽的话已经说出口,不耐烦的道,“以为全世界都是你娘呢?都必须顺着你、惯着你,有病吧你?有事说事,没事的话就让开,本夫人很忙。”

    袁修文压根没想到唐曼如此不念旧情,再一想到他娘还在狱中,不由得心头一酸,深吸一口气,“曼儿,你能不能求县太爷饶过我娘,我娘她岁数大了,根本就受不了狱中的苦.......”

    “停!”袁修文还没说完,唐曼赶紧打断,“第一,我和你真的不熟,曼儿不是你叫的,请麻烦袁公子称我一声宗夫人;再次........”

    唐曼面带嘲讽看向袁修文,“她犯下的罪,你来求我做什么?我又不是法律,受不了狱中的苦?那么请袁公子明示一下,谁活该就是天生去狱中受苦的命?最起码,本夫人像你们母子那样无耻,买通狱卒给本夫人上刑。”

    宗夫人三个字瞬间激起了袁修文的怒火,袁修文眼珠子都红了,心头怒火蹭的上升,一拳重重的砸在唐曼身后的墙上。

    袁修文的手顿时血肉模糊。

    袁修文压抑不住怒火,尖锐的大声质问,“你是不是为了洗脱罪名才爬上了县太爷的床?还陷害我娘,我明明说了,我娘已经答应我和你在一起,你为何非要在意那世俗的名分?你这个贱女人,你当真是不知道礼义廉耻为何物!!你就真的那么迫不及待的找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