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继母与继子的较量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47本章字数:1162字

    “振儿。”唐曼十分无奈,想上前扶起宗振。

    “滚开。”宗振像是受了伤的小野兽一样,重重的拍开唐曼伸过来的手,漆黑的眼中满是愤怒,狠狠地将自己额头上的帕子扔在地上,红了眼圈,虚弱又装腔作势的低吼蓦地响起,“谁稀罕你?给小爷滚。”

    “振儿,爹在这。”宗海宁顿时慌了手脚,从丫鬟处端来药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振儿你先把这药喝了好不好?一点都不苦,还有蜜饯呢。”

    啪的一声。

    宗海宁手中的一碗药被宗振砸在地上,碗四分五裂的被砸在地上,药汁一半洒在地上,一半洒在锦被上。

    宗振身子向后一退,看也不看满脸焦急的宗海宁,一双漆黑的眼睛赌气般的执拗的瞪着唐曼。

    唐曼的小暴脾气一下子就火了,指着身边的丫鬟,“你,去重新给我端来五碗药,现在就去。”

    那丫鬟对于宗振如此难缠,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很快就重新端上来。

    唐曼将袖子撸起来,将药碗重新端到宗振面前,一双凤眼瞪圆,居高临下的瞪着宗振,“说吧,是你自己喝还是我捏着你的鼻子给你灌下去,我可告诉你,我不是你爹,可不会惯着你那套臭毛病,病人就该有病人的样子。”

    宗振恼怒的瞪着唐曼。

    唐曼不为所动,“喝,还是不喝?”

    一大一小对峙着。

    宗海宁心疼的就要上前阻拦,刚想要动,就被唐曼暗中重重的踢了一脚,宗海宁紧紧皱眉,眼底燃起怒火,眼神如刀一般狠狠地剜了唐曼一眼,十分不满,他的宝贝,他从没狠下心对待过,宗海宁刚要动,就目瞪口呆的发现,宗振气弱的撇了撇嘴,竟然乖乖的接过药碗一口喝掉了。

    唐曼满意的将手中的蜜饯顺手塞到了宗振的口中。

    宗振赌气的别过脸,豆大的泪珠簌簌而下。

    唐曼顿时手脚无措,想上前,就不太敢动,“唉,你别哭啊,我又没惹你。”

    “你是不是有了那个什么野孩子就不喜欢我了?”宗振抱着被子抽抽噎噎的小声道,一双漆黑的凤眼眨也不眨的看向唐曼。

    “你说什么?”唐曼有些没听清。

    “蠢货,没听清就算了。”宗振恼怒的推开段小五,手指却越发无力,终究没推动,瞬间暴怒扯着被子蒙在头上。

    明显气恼的样子。

    “你都要成我的亲祖宗了。”唐曼简直是服了,这小孩儿的脸,简直堪称五月里的天哪,阴一阵晴一阵,唐曼伸出手指试探着扯了扯小孩儿头上的被子,有些生硬的哄道,“祖宗,亲祖宗,回个话成不?”

    裹在被子里的小团子动也不动。

    “宗振?”唐曼哪里干过哄孩子这活儿啊?

    压根不知道从何处下手,有些无措的看向宗海宁,求助的看了一眼宗海宁,没好气的用眼神示意他,帮忙啊。

    宗海宁却站那动也不动,满脸慈爱的看着宗振。

    和唐曼在一起,他的宝贝更加鲜活了,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有喜怒哀乐,甚至会撒娇耍脾气了,宗海宁满心欢喜。

    “你过来。”正当唐曼手脚无措准备放弃的时候,宗振猛地将被子扯下,气鼓鼓的瞪着唐曼,颐指气使道。

    唐曼不明所以的坐在了床榻上,宗振小小的身子爬到了唐曼的怀中,小手抓着唐曼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然后心满意足的靠在唐曼身上,命令道,“给小爷讲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