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阴魂不散的前夫(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48本章字数:1023字

    唐曼一抬头,可不正是宗海宁么,唐曼顿时无语,没好气道,“你又抽的哪门子风?”

    唐曼想要挣扎,却被宗海宁扣住双手堵在墙角,身后是冰冷的墙面,面前是宗海宁高大带有压迫感的身躯,一股独属于男性的带着清爽甘冽的味道飘进唐曼鼻中,而宗海宁的手劲儿奇大,一时间唐曼竟挣脱不开。

    “放开。”唐曼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堂屋的方向,生怕被唐段氏看到,急忙低声斥道。

    宗海宁居高临下的紧紧凝视着唐曼,沉默半响,咬牙切齿的低声问道,“你要离开本县?”

    “有病是吧?”唐曼忍不住提高声线。

    “回答我。”宗海宁目光不善的瞪着唐曼,执意想要一个答案。

    那是当然啊!

    唐曼像是见到鬼一样看着宗海宁,突然感觉十分莫名其妙。

    没有感情的婚姻,各取所需,最后一拍两散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吗?

    唐曼沉默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宗海宁不知道为什么,心头突然升起一股怒火,重重的吻上了唐曼嫣红的唇瓣,带着浓浓的怒火,他,已然失去理智。

    唐曼先是一愣,随即激烈的反抗起来。

    这光天化日之下,他不想做人,她唐曼还要脸呐!

    宗海宁一手攥住唐曼的两个胳膊,举起来按在墙上,固定住,高大的带有压迫感的身子紧紧地压在唐曼身上,急切的吻着唐曼的嘴唇,半响,就在唐曼误以为自己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宗海宁松开了唐曼。

    唐曼腿软的往下滑,被宗海宁抱住。

    半响,宗海宁低沉沙哑、带着一丝丝请与的声音响起,“既然嫁给了本县,你这辈子休想逃。”

    宗海宁的大手摩挲着唐曼滑嫩的如绸缎般的面颊。

    呵呵。

    唐曼不屑的瞥了宗海宁一眼,她现在有了银子,等到唐果考上了功名,不大不小也封个官,到时候,自己还能怕他?

    切。

    宗海宁眼神一下子变得暗沉,直接看透了唐曼的心思,轻笑一声,“是不是想着等唐果考取功名了,就能顺利的逃离本县了?”

    有那么明显么?

    唐曼摸了摸自己的脸。

    宗海宁低沉的一笑,轻笑一声,眼带威胁,“家父乃镇国公,曼儿觉得,只要本县开口,就算唐果考取了功名,有几分做官的机会?”

    “你威胁我?”唐曼一下子冷下脸,眼珠子一瞪。

    “当然不。”宗海宁捧着唐曼的脸,认真的说道,“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在本县身边,唐果就是本县嫡亲的小舅子,仕途自然顺畅。”

    “你!”唐曼一下子气结。

    “娘子莫要气了,你也饿坏了吧,咱们进屋吧。”宗海宁好脾气的笑道。

    “装人。”唐曼气呼呼的高声骂道,转身就走。

    啪!

    门口传来花盆掉地的声音。

    “谁在那里?”唐曼皱着眉头走过去。

    一开门,袁修文的脸猝不及防的出现在唐曼眼前,淡青色的衣衫,眼底带着青色,看起来十分憔悴,唐曼拧着眉头,没好气的问道,“你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