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背主的奴才(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49本章字数:2526字

    啪!!

    宗海宁手中的被子顿时被捏碎了,面色难看至极,“你说什么?”

    杯子的碎片被摔在地上,吓得叶子有些瑟瑟发抖。

    暴躁男子拧了拧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宗海宁,又低下头看桌上的案宗,随口说道,“去看看吧!”

    “奴婢句句属实,不敢撒谎。”叶子飞速的看了脸色铁青的宗海宁一眼,吓得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

    “下官管教不严,还请殿下恕罪。”

    “去吧。”暴躁男子随意的挥了挥手。

    就在叶子将宗海宁引领到厢房,打开门,叶子顿时惊愣住了,面色刹那间变得苍白没有血色。

    屋中没有叶子意料中的颠鸾倒凤和糜乱的纠缠,唐曼衣衫完整、眼神清明的端坐在软榻上,一大早就消失不见得夜青往日的温和亲近变成一脸厌恶愤恨,瞪着自己,一个男人被打的鼻青脸肿,反绑着跪在地上,见着叶子的惊愣,唐曼慢悠悠的开口,“怎么?失望了?”

    “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等下作的事。”夜青厌恶愤恨的看着叶子,破口大骂,“你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夫人哪里对不起你?吃里扒外,你.......”

    “我......”叶子讷讷无声,身子一颤无助的回头,对上宗海宁一双冰冷讽刺的眼。

    一瞬间她全都明白了,自以为高明的计划全部在人家的掌控之中不由得身子一软跪在地上。

    “你太让我失望了。”唐曼冷冷的看着叶子瑟缩的身子,宗海宁大步走到唐曼身边,坐下,如一尊阴冷煞神一般。

    叶子闻言面色变成死灰色,低头躲闪着唐曼眼睛。

    “抬头说话。”唐曼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摔在身边,眼见春桃吓得抬头,惊慌地看着自己,段小五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从你进府至今,我对你可有苛待?”

    “没有。”叶子红了眼圈,小声说道。

    爹爹生病,是夫人给的银子,犹如雪中送炭。

    “我可有得罪之处?”唐曼猛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夫人恕罪。”叶子声音带着哽咽,她从没有见过如此宽厚的主子,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那是为何?”唐曼咬牙,指着一旁跪着的汉子,指尖都在颤抖,“你可想过后果?”

    如果不是她有了警惕,如果她真的一时不查,就喝了那杯茶,那么现在落到难堪境地的就是自己了,恐怕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

    唐曼心中燃起怒火,冷冷的看着叶子。

    “或许你该好好解释你父五日前被高利贷追的四处躲藏,近日为何衣着光鲜在出手阔绰?”宗海宁眉宇之间化不开的煞气,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显然,你的月银还未丰厚至此。”

    唐曼震惊得看向宗海宁。

    这些日子她忙的忽略了很多事情。

    宗海宁悄悄的握住了唐曼的手,唐曼的手冰冷,手心中全是冷汗,宗海宁有些自责,没有想到这奴婢竟然有这么大胆子,更是闹到了三皇子那去了,也惊了唐曼。

    叶子顿时惊慌的看着宗海宁,心中慌乱无措,被发现了吗?、

    叶子眼圈通红,若不是爹爹被人拿捏在手,她怎会做出背弃主子的下作勾当?

    “原来是你这个践人设计老子,老子算是瞎了眼了,竟然看上你这种女人,你是想活活的坑死老子啊。”那汉子见状眼睛滴溜溜的一转,转而对叶子破口大骂,眼中警告之色甚浓,然后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指天发誓道,“老爷夫人明察啊,是叶子说想和俺成亲,您借给俺几个胆子俺也不敢啊!”

    叶子明显身子瑟缩,本欲张口的嘴又闭上了,手指紧紧攥着,她不能说,若是说了爹爹就死定了。

    “拖出去,往死了打。”宗海宁整个人染上阴狠气息。

    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宗海宁冰冷的手,宗海宁低头,撞进了一双温暖的凤眸中,奇迹般的安抚了宗海宁暴躁的神经,宗海宁一时怔住,以为时空交错。

    “叶子,我只想要听句实话,你到底受何人指使?”唐曼低声问道,深深地看进叶子的眼睛,“难道我们主仆一场,我难道还听不得几分真话了?”

    “夫人....”叶子嘴角颤抖,眼神躲闪,根本不敢看向唐曼。

    “不说,你父必死。”宗海宁冷冷的说道,“让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举手之劳,你该知道我的手段的。”

    “是袁家少夫人。”叶子闻言神色大惊,脱口而出,泪水簌簌而落,不住的哀求,“一切都是叶子的错,求求大人夫人不要迁怒旁人,是叶子猪油蒙了心,做下错事,险些害了夫人,奴婢的父亲欠下了赌债,被袁家少奶奶控制,逼着奴婢给您下药,若是奴婢不从,爹爹他就.....夫人,爹爹毕竟是奴婢的亲人,奴婢没有办法看着他出事儿啊,那个男人也是袁家少奶奶的人,别的奴婢就不知道什么了,大人夫人明察啊。”

    叶子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袁家新少夫人?

    竟然是她!

    唐曼一双凤眸危险的眯起,唐曼攥住手,她不想算计争斗,可是麻烦却不断的找上门来,当真欺负自己是软柿子吗?

    唐曼努力压抑心中的怒火,悄声吩咐夜青,“去告诉赵安打那人一顿就放了他,想办法让他知道叶子没有将他供出来,然后派人跟着他。”

    夜青轻轻点头,快速出去了。

    唐曼深深的带着怜悯的眼神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叶子,半响没有说话,眼神却越发的凌厉。

    背主!

    在这古代就是大罪,就是她此刻将叶子拖出去活活打死都不会有人说什么,叶子是家生子,比起一般人家买了死契的奴婢还严苛,叶子口口声声说着爹娘,在这个社会上,主子在一定程度上比爹娘更重要,叶子一家都是宗家的奴才,换句话说,叶子从生下来吃得用的都是主家的,不但叶子没有人权,就连她爹娘都没有,可是她竟然背主做出这种下作的事情。

    屋中一股诡异的气氛。

    叶子心中越来越害怕,她心中已经隐隐约约知道后果了,要么死要么就被远远的发卖掉,叶子甚至不敢再求夫人放过自己,她已经没有那个脸了。

    毫无意外的,叶子被赶出去了,宗海宁原本是要将她交给人伢子,唐曼阻止了,犯了错的丫鬟不会有人家再用,在人伢子手中只有一条出路,唐曼不愿意看到,可也没有办法心无芥蒂的留下她,将卖身契还给了她让她谋个生路去吧!

    倒是夜青愤愤的跟唐曼抱怨简直便宜死她了。

    叶子没有任何抱怨,出卖主子是大忌讳,这样的结果已经是夫人给的莫大的恩典了,是自己对不起夫人,天色暗黑,叶子茫然的抓紧包袱不知道该去哪里,穿过弄堂,一阵脚步声跟上了自己,春桃心中一紧,脚步也快了起来。

    身后的人似乎也加快了脚步。

    叶子心中大惊,快步奔跑起来,却被身后的人影扯住头发,叶子惊叫一声,被迫回头,吃了一惊,“爹?”

    “你他娘的见到老子跑什么?”叶父恶声恶气的低吼,看着叶子的身上的小包袱,皱了皱眉,不耐烦的道,“把你身上的银子全都给我。”

    叶子忍无可忍的哭道,“我能给你的全都给你了,现在哪里还有银子给你啊?你就不能不赌了么?”

    啪!

    叶父恼羞成怒重重打了叶子一巴掌,“不赌?我拿什么回本?只要你再给我三百两银子,我就肯定能赢回一千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