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上不得台面的垫脚料(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49本章字数:2880字

    拼演技,谁怕谁啊?

    “妹妹快快请起。”唐曼无措的扶起莺儿,叹息,“过去的事我早已不放在心上,妹妹何须这般愧疚?快快请起。”

    唐曼和颜悦色的态度让翠莲有些懵。

    “姐妹之间哪里用得着这么生分?”赵问珊在一旁添油加醋,“正好一众姐妹都在,当个和事佬,事情说开了就过去了,自家姐妹哪里会有什么隔夜仇呢?”

    唐曼笑道,拉着翠莲的手,“袁家少夫人说的不错,都是自家姐妹,哪里有什么隔夜的仇?”

    “都是翠莲的错。”翠莲低头搅着手指,一脸愧疚。

    “想来也是你的错。”紫儿倨傲的睨了一眼翠莲,表情不善,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唐曼,“姐姐端庄贤淑,呵呵,想来是不会犯错的。”

    挑拨之意越发明显。

    “翠莲,你先去内室歇息一下,姐姐稍后再来。”

    几位夫人哪里还敢开口,这明显就是人家的家务事,纷纷起身告辞。

    翠莲蓦地变得惊慌起来,如受惊的小鹿一般,眼含泪水,颤巍巍的急忙开口道,“姐姐我真的不会将你给别人下藏红花的事说出去的,求求你别赶尽杀绝好吗?”

    话音刚落,满室寂静,几位夫人眸中都存着震惊,若说哪个大户人家的正室夫人没有些手段的,纯属骗人,可是这样被人明晃晃的揭发出来的绝对没有好下场,莫说别人,自己夫君那关就过不去,再说这话里话外信息极为丰富,仔细揣测,难道眼前这位姑娘是知道了什么才被这宗夫人逼至如此的吗?

    赵问珊紧紧皱眉,十分震惊,装模作样的呵斥,“饭可以乱吃,但话不可乱说。”

    “翠莲没有乱说,是姐姐亲口说的。”翠莲极为惊恐的看向唐曼,瑟缩着,“亲手给两个姨娘灌了藏红花。”

    “不知你是真蠢呢?还是把别人都想得和你一般蠢。”事已至此,段小五反而镇定的坐下了,凤眼中明晃晃的讽刺。

    “你什么意思?”翠莲面色苍白,颤抖着嘴唇,“别以为姐夫护着你,别人就不知道你的真面目,你造的罪孽总会真相大白的,她们就是最大的受害人。”

    翠莲手指颤抖的指向紫儿青儿。。

    青儿依旧温和的坐着,笑容未曾变过,紫儿面色一变,看向赵问珊的方向,又看了看翠莲,低低地骂了声“蠢货。”

    声音虽小,却被众人听个分明。

    “咱们两房分家已久,你觉得谁会相信我把这么隐蔽的私事告诉一个不亲近的堂妹?”唐曼站起身,怜悯的看着翠莲,“你说相公护着我?试问天底下哪个男人会包庇妻子毒害自己的子嗣?妹妹你是真的傻了吧?相公随口糊弄你的你都信。”

    是非黑白瞬间明了,众人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翠莲,几位夫人几乎都是家中的正室,对于翠莲这样不择手段往上爬的女人见得多了,长了一张清纯委屈的脸就觉得自己真的处处受委屈了呢?

    晦气。

    她没有撒谎。

    翠莲愤怒的瞪着唐曼,明明就是她亲耳听到的,为什么却没有人相信她?

    翠莲下意识的看向赵问珊,却见赵问珊连看都不有看自己,不由得惊慌失措起来,努力的辩解,“你还要......还要给我。”

    “回去吧,妹妹,今天的事情我权当做没有发生过,好好的女孩子正经找户人家过日子才是正理,觊觎别人的东西,就算得来了你守得住吗?”唐曼拍拍翠莲的肩膀大度的劝道。

    “就是呢,女孩子啊还是要安分些好。”赵夫人瞥了一眼翠莲幸灾乐祸的道,“男人都不喜欢了,还死皮赖脸的往上贴,诶呀,话多了话多了,不过话多理不糙。”

    “你--”翠莲眼圈红了。

    “夜青,还不送堂小姐出门。”唐曼招来夜青,然后低声在翠莲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恶意道,“你斗不过我的,回去吧,回去哀悼你的不幸吧,毕竟--”

    “你过得不好,我才能真正放心呢。”

    翠莲哭着掩面跑开了。

    唐曼冷眼看翠莲无助的背影,她从来都不是善心的,敢觊觎她的东西,唐曼转过身瞄了一眼赵问珊紫儿青儿,凌厉之色一闪而过,向众人笑着道歉,“让众位姐妹见笑了,改天再向姐妹们赔罪吧。”

    众人纷纷说着没有关系,笑着寒暄了不多会,就纷纷告辞了。

    翠莲也乘着轿子离开,贴身的心腹丫鬟春情紧紧跟着。

    “不中用的东西。”春情在路上忍不住唾道,“到底是没见过世面的货色,小姐让奴婢特意跑了一趟乡下,结果完全是个愚蠢的女人。”

    “嗯。”赵问珊低低的应了一声,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轻轻揉了揉眉心,神情稍稍舒缓了一些,“还好做了两手准备。”

    “夫人。”熟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有人拦住了轿子,那人一身月牙白衣衫看起来柔弱无助,正是翠莲,声音带着希冀,急迫的说道,“我已经按照您说的做了,您、您是不是改履行承诺了?您放心,只要我进了袁家,我一定会帮您的。”

    “这不是宗夫人的堂妹吗?不去找宗夫人,何以在这拦着我家小姐的轿子?怕是找错人了吧?”春情不屑的开口,凉凉的挤兑,“我家小姐可没有什么堂妹。”

    “你....你。”翠莲变了脸色,恼羞成怒,“你明明传话,说只要我去宗家,夫人就会让袁少爷二姨太太的,我做了。”

    “堂小姐听错了吧,我家小姐可从不认识你。。”春情嗤笑一声,像是看傻子一样去翠莲,“再说,就算承诺了也没人让你去当傻子一样的耍猴戏。”

    翠莲苍白如雪。

    春情一脸鄙夷,“怪不得宗夫人不将你放在眼中,你这样的也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垫脚料了,不,你蠢得连垫脚料都不配,滚远点吧,否则休怪我没有警告过你,废物。”

    春情指着翠莲的鼻子毫不客气的咒骂。

    自始至终赵问珊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露面,翠莲如坠冰窖,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眼神空洞,她是废物?上不得台面的垫脚料?

    原来努力了一场只是当了别人的棋子罢了。

    她不甘。

    她怎能甘心,她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她不想像娘亲一样为了几个鸡蛋和邻居吵得不可开交,她不想像邻居二妞一样嫁了人依旧面朝黄土背朝天,明明自己长得不算差,为什么自己想方设法争取的得不到,别人却不费吹灰之力的得到了?

    她只是--

    不甘心罢了。

    翠莲转身拔足狂奔,身子越发虚透,脚步虚浮,她只能跑,也不知去哪里,脑中不停闪现的是众人嘲讽的眼神,春情的鄙夷,唐曼的轻视,她快要喘不过来气了。

    她想要发狂,全都是践人,翠莲狠狠地颤抖,明明是一样的灵魂凭什么要分出三六九等?她若有足够的金钱,她一样可以高贵美丽、高人一等。

    蓦地--

    撞进一个满是龙涎香的男性怀中,翠莲勉强看清楚那人似乎有着暴躁的眉眼,紧紧皱着的眉头,不由得泪如涌泉,晕了过去。

    夜幕低沉。

    唐曼毫无形象的蹬掉脚上的鞋子,伸了个懒腰,摆弄着手上十几个一样的香囊,红的喜庆,紫的别致,看的唐曼异常喜欢,不停地摆弄着,欢喜的问夜青,“都很好看吧?明儿帮我挂四个在床头,再挂四个在书房,诺,这香气清幽而不浓烈,淡淡的,很不错呢。”

    “夫人。”夜青低着头愧疚的道,“都是奴婢的疏忽,让表小姐进门,不然......”

    “你呀。”唐曼毫不在意的道,“就算今儿不放她进来,她日也会来的,根本就不关你的事。”

    唐曼想到翠莲,皱着眉,也不知道那姑娘脑子里都长了什么。

    “谢谢小姐不怪罪。”夜青见唐曼真没有责怪自己,心里舒坦不少,脑中灵光一闪,忽然道,“夫人,爷的生辰快到了。”

    “哪天?”

    “听下面人说是十月十五。”

    “妥妥滴。”掰着手指,还有十三天。

    “夫人,要注意仪容。”夜青忍了又忍,没忍住。

    “遗容?”唐曼受到的惊吓不小,“我还没死呢,需要什么仪容?”

    “。。。。。。”算她没说,夜青无力。

    紫苑。

    “姐姐。”紫儿快步从外面走进来,悄悄附在清平耳边,眼中有着阴狠,“听人说那个女人很喜欢咱们的礼物,还要张罗着在书房挂呢!”

    “消息可靠吗?”青儿抬起眼。

    “只要银子花出去了,自然有人愿意办事。”紫儿得意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