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受伤(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49本章字数:2184字

    冰块!

    唐曼快乐的想到,瞬间如狼似虎的要将那冰块儿吞进口中,期间似乎听到一个熟悉的男声轻喊了一声痛,然后低笑,“夫人果然生猛。”

    火势减小,唐曼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唐曼是被一阵阵的香气馋醒的,撑开沉重的眼皮,入目的小孩儿蜷缩在她身旁,眼底有着淡淡的阴影,一双小手死死地抓着她的衣角,就连睡梦中都不肯松开,卸去了平日的傲娇任性,唐曼吃力的动了动手指,引得后背的伤口痛得厉害,冷汗从额头渗出。

    “他什么时候来的?”唐曼沙哑的开口。

    “从你回来的时候,昨晚就撑不住睡了。”宗海宁正慢条斯理的挑着一根根香气四溢的面条送入口中。

    鸡汤肉丝面。

    唐曼感动的都要落泪,看那根根匀称、白嫩可爱的面条,阵阵香气扑鼻的鸡汤,上面撒着切得细碎的香菜。

    极品。

    定是夜青的手艺。

    她好饿。

    自己挨了一剑,理所应当等着他伺候啊,唐曼眼巴巴的等着宗海宁喂自己,却见那厮细细的将面条缠在筷子上,配上点儿香菜,缓缓地送入口中,细嚼慢咽,再喝上一口浓郁的鸡汤,眼睛满足的眯起。

    唐曼咽了一口口水,安慰自己,别总是那么霸道,人家好歹拼了体力去救你,连一口鸡汤面也要计较太过不人道,想了想,唐曼心里平衡了,眼珠子直直的盯着那面,继续等着。

    第一口。

    第二口。

    第三口.....

    一大碗汤面吃掉了一大半,唐曼渐渐感觉出不对劲儿了,略去一些生硬不好入口的鸡肉,再省掉一些劲道不好消化的面条,可就是连鸡汤也没有自己的,唐曼愤怒了,然后再次安慰自己可能人家没看见自己醒了呢,唐曼咳了咳,沙哑的声音证明自己的存在感,“我睡了几天?”

    宗海宁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言简意赅,“三天。”

    只消一眼,唐曼号称五点二的眼神一下子捕捉到了那厮嘴角上明显的伤口,还带着血迹,唐曼彻底愤怒了,感情自己为了他的官途,舍身拼命的为那个混账皇子挡了一剑,这厮却去和妾侍厮混?

    呃--

    唐曼不自然的想了想,就那个皇子还有一点点、只有一点点是为了自己,可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英勇牺牲了一回,这厮不但去和别的女人厮混,连一小口鸡汤面也舍不得给自己吃一口,什么东西啊?

    “女儿呢?”

    “送她去外婆家了。”

    吃完最后一口,宗海宁端着碗走了,连看也没看自己一眼。

    “......”

    这回连她女儿也被赶走了,唐曼泪了,心口莫名堵得透不过起来,人家都不待见她了,她还死皮赖脸的留着有什么意思?勉强的撑起身子,伤口痛的她龇牙咧嘴。

    痛也得走,唐曼你不能没有骨气,想到宗海宁嘴角上暧昧的伤口,唐曼恨恨的握拳,不知哪个野女人留下的,这就好像一个万年大光棍张罗娶媳妇儿,提亲、下聘、纳彩、迎亲,最后送到别人洞房里去了,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憋屈大了。

    宗海宁再次端着一碗面进屋就看见唐曼在那一脸狰狞的打包行李,顿时眉头紧皱,一把攥住唐曼的手,“你又在闹什么脾气?”

    “我在闹脾气?”唐曼蓦地瞠大凤眸,不敢置信,一股怒彻底爆发,冷笑,“我熬夜给你的生辰礼物你不待见,老娘为了保住你的脑袋给那混账皇子挡了一剑,你小气的连口面都舍不得给我吃,我当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跑到野女人哪鬼混去了。”

    唐曼手指重重的点在宗海宁唇角的伤口上,愤愤不平,“再不走等着你赶我吗?老娘有自知之明,唔。”

    愤怒的声音蓦地消失,唐曼震惊的看着突然贴近自己放大的俊颜,还有唇上那清凉的、软软的、湿湿的.....舌头探进自己口中用力搅拌着。

    索取、不安、还有淡淡的情愫,唐曼敏感的感知到,从未想过一个吻能传递这么多信息,可是唐曼就是莫名的知道。

    这感觉是.....

    唐曼凤眸蓦地瞠大,然后脸色瞬间爆红。

    那个野女人?

    擦,唐曼懊恼了,有人蠢到骂自己骂的畅快淋漓吗?

    缓缓抬头,清亮的银丝慢慢变长、断开,宗海宁眼中蕴满笑意,“夫人还用为夫再提醒一次吗?”

    “咳咳,记忆不好、记忆不好、我这不是受伤了吗?”唐曼支支吾吾、眼神闪躲,唐曼哎呀一声,装模做样,“好痛。”

    原本的凉瓦晴天一下子变得阴云密布,宗海宁脸色极为难看,咬牙,一字一字从牙缝中蹦出,“以后、不许你为任何人挡剑知道吗?有了危险赶紧躲起来。”

    “我那不是为了你?”唐曼微微不满,咕哝。

    “为了谁也不行。”宗海宁脸色铁青。

    “.......”

    心中甜意慢慢漾开,郁闷倏地飞到九霄云外。

    吃了面条填饱肚子,唐曼香的差点吞了舌头,夜青进屋看着唐曼醒了,顿时惊喜,“夫人你醒了?”

    “是啊,生龙活虎着呢。”唐曼微微得意。

    “您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着呢。”夜青惊悸未定,瞥了一眼宗海宁,“您都不知道,那天爷抱着您浑身是血的回来,奴婢以为。。。。。”

    夜青哽咽。

    “傻姑娘,我没事的,别怕。”唐曼想摆个pose,却牵动后背的伤口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对了,那些黑衣人呢?”唐曼突然想起来。

    “杀了。”轻描淡写。

    “全杀了?”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啊!

    “跑了一个。”宗海宁皱眉,眸中迸出阴狠之色,“等我找到他....”

    “......”

    “夫人,您昏迷这几日,爷和小少爷都是亲自照顾您的。”夜青挤眉弄眼,“就连奴婢都不用,也可是很紧张您呢!”

    “谁准你多嘴的?”宗振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从榻上爬起来,一脸怒气的瞪着唐曼,手指愤愤的点着唐曼的伤口,“真行啊,替人家挡剑?你个蠢货怎么不把脖子凑到剑下划一刀呢?伤在肩膀上治好了也是浪费汤药。”

    “小祖宗。”唐曼痛的龇牙咧嘴,还得陪笑,这个熊孩子,“当时情况紧急。”

    “别碰小爷。”宗振怒气冲冲的掀起被子,在唐曼和宗海宁的眼中中,走了。

    夜青摸了摸额角的伤口,听到夫人被劫了失控的砸伤自己;

    衣不解带的跟着爷照顾夫人三天三夜,而夫人醒后却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她家小少爷.......额,真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