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镇国公(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49本章字数:2425字

    黑暗的室内,伸手不见五指。

    “你说的可是真的?”一个年老沙哑的女声惊喜道。

    “大祭司,属下看得真真切切。”粗犷的男声很熟悉,急道,“确实是金凤图腾,一闪而逝。”

    黑衣男子眼中满是梦幻,“确是金凤无疑,大祭司,我们要不要.....”

    “我自有分寸。”年老女生打断道,“待我查探之后再做决定,若是真的.....”

    黑暗中老妇的眼中带泪,激动哽咽,“天佑我朝啊!”

    “公子,您终于回来了。”龙九一进门,一个娇小的人影快速扑进她的怀中,眼中含泪,如受了惊的小鹿一般,声音颤抖,“有没有受伤?”

    翠莲惊慌失措的看向龙九。

    “唔。”龙九被大力撞得闷哼一声。

    “您受伤了了?我去找大夫,我去找药。”翠莲吓得顿时脸色苍白,转身就要向内室跑过去。

    “你走吧。”龙九一把甩开翠莲的手,看着翠莲柔弱的模样,莫名的有些烦躁。

    想起那人张牙舞爪的和自己呛声。

    想起那人温热触感的皮肤、那人毫不犹豫冲进自己怀中挡了一剑。

    “公子,您要赶翠莲走吗?”翠莲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身子踉跄,楚楚可怜的哀求道,“都是翠莲的错,可是翠莲已经没有脸面再回家了,如果这么回去还不如一脖子吊死,也免得堂姐难做人,娘亲被翠莲连累的终日苦楚。”

    龙九冷眼旁观,看着翠莲的泪容,娇小脆弱、温和顺从,足以勾起任何男人的保护欲,可是,龙九脑中想起的确是另外一张脸。

    龙九霍的转身,皱着眉,反复提醒自己,那个女人即使救了自己,也改变不了她不安于室的放荡本性,他突然有些气闷。

    翠莲见眼前的男子无动于衷的样子,狠了狠心咬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几下就见血了,口中不住哀求,“是您救了翠莲,就让翠莲留在您身边的报答您吧,为奴为婢,翠莲都不会有一点怨言的,求求您不要赶翠莲走。”

    几日以来,她在这县衙锦衣玉食,这个男人肯定非富即贵,她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随你吧。”龙九被翠莲哭的不耐烦了,悲悲切切的活像怎么着她了,脑中又浮现个影像,那个女人咬牙切齿,“死了正好少个祸害。”

    龙九烦躁的站起身,来回踱步,那个毒妇的醒了没有?

    她的伤有没有大碍?

    想到她苍白虚弱的样子还强撑着的强势,与她的堂妹,截然不同,明明就是姐妹,怎么差距这么大?

    一回神,见翠莲还跪在地上,不由得皱眉,“你怎么还在这?”

    翠莲垂下头一脸幽怨的退下了。

    唐曼趴在病榻上一连打了三个喷嚏,牵动的后背的伤口剧痛,不由得痛的脸扭曲成一团,有些纳闷,究竟是谁如此丧心病狂的在想她?

    阵阵幽香袭来,唐曼舒服极了,不自觉的又有些昏昏欲睡了。

    “夫人不要动,小心伤口。”一双手轻柔有力的按住唐曼,声如老妪,似乎有些着急。

    “你是?”唐曼侧目,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妇人,眉眼低顺,双手无意识的抓着衣角,似乎有些局促不安。

    “奴婢王氏,是新来的,被管家派来伺候夫人,您、您可是叫我王嬷嬷。”

    “你的声音怎么?”唐曼问出口后才发觉自己太不礼貌了,连忙道,“嬷嬷要是不方便.....”

    “早些年被伤了嗓子。”王嬷嬷腼腆一笑,连忙摆手,“夫人客气了,咱农村人哪有那么多的讲究,没啥不能说的。”

    “家中可还有什么人?”

    “全年瘟疫后,家就没了。”王嬷嬷有些伤感,试了试眼角,有些哽咽,“就有奴家命大,捡了一条性命。”

    “既然来了就安心的住下吧。”唐曼打了个呵欠,咕哝着,“好困,再睡一会。”

    却见王嬷嬷瞥见头上的香囊后,脸色瞬间巨变。

    王嬷嬷急声问道,“夫人,这香囊.....”

    “香囊怎么了?”唐曼迷迷糊糊,“这明明是高山小茉莉的香味啊。”

    “有人要害您哪。”王嬷嬷上前一步,将一个香囊拿在手中,细细的嗅着,半响,肯定的道,“错不了,奴婢的夫家是经营香料生意的,奴婢也对香料略微了解,这味道看似和高山小茉莉的香味类似,内底子相差的远着呢,而且奴婢敢肯定,这是盛产于西南的千面美人,而且奴婢是猜测这送上来的香囊怕是用檀香木的盒子装着的吧?”

    唐曼被吓得一机灵,睡虫瞬间消失,仔细回想,当时除了李夫人和赵夫人,其他夫人的香囊是直接用盒子呈上来的,这下子唐曼心中冷意顿现,千防万防,还是被人钻了空子,唐曼深吸一口气,“这千面美人和檀香混合会怎么样?可会令人丧失性命?会不会影响到孩子?”

    “那倒不会。”王嬷嬷皱眉,慢慢道来,“千面美人本身无毒,和檀香混合之后却变成剧毒,中者轻则昏昏欲睡、浑身乏力,慢慢全身剧痛,此毒最霸道的是中毒后期无药可解,即使有种有解药也不行,另一方面倒是很古怪,此毒对男性和小孩儿无效,只是针对成年女子罢了。”

    王嬷嬷眼中似乎很厌恶,“最后中毒者脸上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日日交替,可谓恐怖之极,谓之千面美人,听闻我家当家的曾经说过,这千面美人曾经在西南那边的女人泛滥,后来被列为禁药,慢慢失传了,哪知竟然在这看到。”

    “那赶紧扔出去啊,书房里还有四个。”唐曼变了脸色,急声道,“嬷嬷,那我会不会也变成那样?”

    “夫人莫要担心,奴婢身上还有一些克制千面美人的香料,幸好夫人中毒不深,否则奴婢也没有办法了。”王嬷嬷安慰道,手上没有多耽搁,赶紧将四个香囊扯下,还未来得及扔出去,宗海宁推门而入。

    “又不好好休息?”宗海宁斥道,“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小事。”唐曼撇嘴。

    “什么才是大事?”宗海宁铁色铁青,说不出的气闷和无力。

    “千面美人啊。”唐曼冷笑。

    宗海宁面色蓦地剧变。

    唐曼从王嬷嬷手中接过一个香囊,递给顾清彦,冷笑,“借着聚会害人于无形之中,就是再大的武力值也扛不住这没有影的冷箭啊,幸好被王嬷嬷撞见,否则我真的要折在这喜庆之物上了。”

    千面美人。

    宗海宁眼神阴鹜的拿过香囊,漫不经心的看向王嬷嬷,“我似乎没有见过你。”

    “奴婢是新来的,因早些年夫家曾经经营香料生意,老妇才侥幸才认得出此物。”王嬷嬷连忙低头,微微不安,“奴婢不敢欺瞒爷和夫人,这香囊中的千面美人是掺过了檀香的,用香之人必定心思毒辣,不过.....”

    王嬷嬷顿了顿,“此人定非精通此道,否则定然知道这千面美人在檀香木中时日越久,药力越强,也幸亏此人不懂,否则夫人就危险了,恐怕等不到奴婢认出此物来了。”

    啪--

    贵重的梨花木桌角被盛怒中的宗海宁拍掉一块,宗海宁眸中盛着危险的光芒,急声道,“可有办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