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初进镇国公府(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0本章字数:3620字

    “骂得好。”门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老爷子头发花白,说不出的威严,缓慢地走了进来,走到宗志勇面前,见他惊白的脸,伸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恨铁不成钢的大骂,“你个不成器的东西,当真还有脸来开这个口,我都替你感到羞愧。”

    “爹,您怎么来了?”宗志勇脸上的蛮横瞬间变成瑟缩,活像是见到了猫的老鼠。

    自尊,碎了一地。

    宗老爷子冷哼,“老子的心思是你个小兔崽子能揣测了的?”

    “我.....”宗志勇一窒,挫败,“爹,老大太不像话。”

    “你今儿倒是说说他怎么不像话了?如果他真有错,我现在就揍他个小兔崽子。”宗老爷子梗着脖子粗声喊道。

    宗志勇面色一白,窒了一窒,吭哧半天也没说出个子午卯酉。

    他哪里敢说他伸手问大儿子要钱给小儿子买前程啊。

    宗老爷子一见,心中跟明镜似的,气的一拐仗就打在了宗志勇的身上,“你个不提气的东西,赶紧给我滚回去,别在这丢人。”

    “儿子知道了。”宗志勇一脸心虚。

    “滚吧。”宗老爷子挥了挥手,一脸不耐烦。

    形势急剧逆转,唐曼眼见着嚣张蛮横不可一世镇国公宗志勇被老爷子几句话赶走了,心有戚戚焉,他终于知道小孩儿那性格像谁了,汗,但是唐曼心知这场硬仗迟早要打,镇国公还有那个不是省油灯的继母的态度恐怕是不能善了。

    宗老爷子瞥了一眼角落中满脸泪痕的紫儿和青儿姐妹两人,“她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宗海宁原本有些缓和的面色重新变得难看起来,双手作揖鞠了一躬,恨声道,“爷爷,孙儿要休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说着将紫儿做的事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眉头紧皱,想到这女人险些害了曼儿更加的厌恶。

    “这样。”宗老爷子沉吟片刻,和蔼的对唐曼招手,示意她过来,“丫头,你过来。”

    “爷爷,孙媳见过爷爷。”唐曼乖巧的福了一福,眼中笑意深了些许,亲切的问候道。

    老爷子可是开国元勋,可行事风格有着军人的利落和直接爽朗,让她联想到了自家的傲娇的小祖宗。

    “丫头啊。”宗老爷子笑的如平凡的老爷爷一般,叹道,“爷爷知道实在不该开这口,但是爷爷能不能在你这讨个面子,暂且饶过紫儿丫头一回?同是将门世家,这样将人撵出去实在不好看,若是她再敢害人,爷爷第一个为你做主收拾她,你看如何?”

    “爷爷.....”宗海宁顿时不乐意了。

    “你个小兔崽子滚一边去,你的帐一会儿再和你算。”宗老爷子横眉竖眼,没个好脸色,看向唐曼,重新笑眯眯。

    唐曼沉吟片刻,点头,“就依爷爷,如若再犯,我定不轻饶、”

    “你听见没?”宗老爷子眼睛一瞪,看向紫儿,“看在周老爷子的份上,这次我讲清,若有下次,不用孙媳妇动手,老子第一个收拾你,也算是替周家清理了门户。”

    “可、、、、”紫儿颤颤巍巍的道,带着哭腔,“老爷子,我们姐妹被她下了毒”

    她们姐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玩这么一出,手中根本就没有解药,想到日后毁容,紫儿连死的心都有了。

    宗老爷子看向唐曼。

    唐曼冷哼一声,“那不过是普通的香囊而已根本就不是千面美人,你们滚吧。”

    “好。”宗老爷子猛地一拍桌子,赞赏的道,“果然不愧是我孙子看上的人,有勇有谋,最重要的是心存善念,留下三分余地,是个好姑娘。”

    “哼。”宗海宁看着两姐妹快速离开,皱着眉冷哼。

    宗老爷子咬牙,脱下鞋就朝着宗海宁的脑门扔了过去,“你个小兔崽子还有脸冷哼,娶了媳妇儿让我带回去让爷爷瞧瞧,胆子越来越大了。”

    唐曼身子颤了颤,这老爷子的准头还真的足。

    “太爷爷。”门推开,宗振漆黑的眼中充满着欣喜,牵着芙儿,交给唐曼后,才迈着小短腿,蹭蹭跑到宗老爷子面前,撒娇,“孙儿想你了。”

    此刻的宗振才像个真正的小孩儿一般。

    “你这次案子做的不错,皇上可能会有所表示。”宗老爷子一边逗着小孩儿一边淡淡的说道,看了唐曼一眼,“回京述职,把孙媳妇儿也带上吧。”

    宗海宁抿了抿嘴,没有开口。

    宗老爷子气的又想去摸鞋子想砸过去,才想起来刚刚已经砸过了,当着孙媳妇儿的面儿有点尴尬,不禁吹胡子瞪眼睛,“怎么着让你回次家还不愿意?”

    唐曼偷偷地扯了一下宗海宁的袖子。

    她看的出来,这宗家也就是宗老爷子真心对待宗海宁了。

    “我不想回去。”宗海宁皱了皱眉。

    “好你个小兔崽子啊。”宗老爷子顾不得形象,干脆脱了另外一只鞋子精准的再次砸在宗海宁的头上,横眉竖眼,“长大了翅膀硬了是不是?连爷爷都不要了,这次要不是老子过来,你是不是准备路过家门而不入了?”

    宗海宁身子一僵,默认了。

    一手将唐曼揽入怀中,怀中传来的的温热让宗海宁闭上眼睛,他怕可怕的过往再次重演,怕怀中的人再次变成冰冷没有知觉、躺在血泊中的尸体,他完全不怀疑那个女人的手段。

    “你这孩子。”宗老爷子沉默了半响,叹息一声,看向宗海宁掷地有声,“宗家不是那个女人的天下,若是她再不老实,老子不信了,还收拾不好一个小辈儿?”

    刹那间,宗老爷子眼睛有些湿润,仿佛一瞬间老了很多一般。

    宗海宁沉默的没再开口,却也没有再反驳,默认了一般。

    宗老爷子正式的住下了,繁复精致的衣衫褪下,反倒是换上了王嬷嬷缝制的布衣长衫,每天逗着宗振和芙儿,日子过得不亦乐乎,只除了一样,就是特爱看戏,端着茶杯、哼着小调、摇头晃脑的如邻家老头一般,宗振将西游记的故事也将给宗老爷子听时,这老头不但听得如痴如醉,口中偶尔还咿咿呀呀的来上一句,“看老子不擒下你这妖孽。”

    唐曼哭笑不得。

    最令唐曼诧异的是,《长生殿》的本子被外面的戏班子演的火热,简直是场场爆满,唐明皇和杨贵妃的如歌如泣、天上人间永不分离的爱情故事被传成了各个版本,迅速在大街小巷、茶楼等地流传开来。

    唐明皇与贵妃娘娘一见钟情、鹣鲽情深,感情正浓时却被歼人所害,唐明皇为保李唐江山不得不含泪、忍着撕心之痛杀死自己心爱的女人,贵妃死后唐明皇日夜思念、百转千回终于找到道人在七月七日时为其搭建鹊桥,一对有情人在长生殿相见,指天对日发下七月七日长生殿的盟誓。

    唐明皇的扮相潇洒英俊,贵妃娘娘的扮演者也是眉目含情,两人情深意浓的将一段悲转千回、痛彻心扉的爱情故事演绎到极致,惹得看者痛哭流涕,闻者伤心。

    不论是老人孩子、还是深闺小姐、官夫人,没有不爱看的,甚至县衙中有的衙役也趁着休息日去看一场,看到歼人害死贵妃的场景时,竟忍不住拔刀相向,险些出了人命,才后之后觉得发觉这是一场戏。

    伴随着《长生殿》的红极一时,创作者青璃夫人的大名也被耳熟能知,一时之间,青璃夫人被泉阳的读书人们奉若神明,却无人知晓青璃夫人的芳容。

    甚至有人评价:“虽未戏曲,即列为世界大悲剧亦无愧色。”

    与此同时,唐曼的伤已经好的八九不离十了,一家五口人收拾行装,前往京城去了。

    唐曼眼望着面前的忠勇侯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静日子结束了,却见门中已经出来人迎接了。

    宗志勇站在大门口,宗志勇身边跟着一个保养得宜的妇人。

    宗老爷子怀抱着宗振走在前面,唐曼和宗海宁相携跟在其后,而宗海宁怀中的小沁儿一双与唐曼相似的凤眸好奇的打量着一切,滴溜溜的转着,显得灵动可爱。

    宗志勇略显尴尬,叫了一声,“爹。”

    那妇人见到唐曼和芙儿的时候,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和嫌恶被很好的掩饰起来,连忙上前,和颜悦色道,“爹您回来了,这是海宁媳妇儿吧,模样长得就讨喜呢!”

    想必这就是继母周氏了,唐曼悄悄打量这个女人,四十左右的模样,绛红的衣衫,深色的兔绒坎肩,眉目温和,嘴角即使不说话时也带着笑意,眼角眉梢自有一股成熟女人的风情,若不是她早就知道,八成会被折在这个女人手中,她不动声色福了一福,“公公婆婆,媳妇儿有礼了。”

    宗志勇厌恶的冷哼一声,“别以为讨了老爷子欢心就万事大吉。”

    “哪里那么多废话?赶紧进屋。”正要走进去的宗老爷子听到了,随即怒道。

    几人不敢怠慢,连忙跟了上去。

    宗家不愧是名门望族,镇国公府邸极大,假山林立、亭台楼阁,虽是冬季,白雪皑皑煞是好看,府中分成一个个独立的院落,最中心的落霞阁是宗老爷子和老太太的院落,听说老太太远去五台山进香去了。宗父和继室周氏则是住在旁边的紫金阁,听安排的嬷嬷说,嫡次子宗海蓝住在正阳阁,嫡三子宗海清则住在雷定阁,唐曼和两个孩子住进了宗海宁的卿玉斋,离主宅稍远,地点也略显偏僻些。

    宗海宁片刻也未耽搁的进宫复命去了,而唐曼也不甚在意,只是暗中嘱咐夜青,“侯府不比咱们县衙,切记要小心行事,不可多生事端。”

    “奴婢记下了。”夜青想必也晓得,略显凝重的点点头。

    后唐曼叫来了王嬷嬷,王嬷嬷进入县衙时日不多,行事谨慎不多话,加上及时救了唐曼一命,已经隐隐成为唐曼身边心腹之意,王嬷嬷进来后,唐曼也不拐弯抹角,“王嬷嬷,如今身在国公府,万事需小心,我能相信的也只有你了。”

    “夫人请说,奴婢定当尽心。”王嬷嬷连忙道。

    “请嬷嬷定要帮我护着两个孩子的周全。”唐曼郑重道。

    虽然宗海宁不说,她也隐隐猜到,当年在侯府定然发生了什么,宗海宁讳莫如深和不安,宗老爷子隐隐叹息,还有在县衙向来嚣张的小孩儿也略微收敛,镇国公宗志勇充满敌意,就连随后赶到的紫儿青儿在侯府多年也会有势力,她不得不小心谨慎。

    一切安顿妥当,唐曼没有想到继母周氏来的如此之快,身边只带了两个心腹,笑米米的看了一眼小沁儿,询问,“姑娘在国公府还习惯吗?”

    言语之间礼貌却疏离尽现。

    姑娘!

    她已和宗海宁成亲许久,周氏却刻意称呼她为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