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危机之圣旨赐婚(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0本章字数:2580字

    快步走出去,竟然门口遇到一脸凝重的宗老爷子,老爷子穿着一身朝服也是行色匆匆,显然是得到了消息,“爷爷,您这是?”

    “我的孙子都要被问斩了,我还坐得住吗?今儿就是豁出这张老脸也得拼了。”宗老爷子面色难看,夹杂着叹息,“想不到老夫戎马一生,皇上却......哎。”

    “爷爷,我们分头行事吧。”唐曼紧紧皱眉,“我这就去找九皇子,请他求情试试。”

    “好。”

    眼前显得贵气的九皇子府,位于上京的内城,达官贵人的所在之处,重兵把守,唐曼恍惚之间竟有一种老北京城的感觉,深吸一口气,上前几步。

    夜青有些胆怯,但也紧紧跟在唐曼身后。

    “什么人?”守府兵将登时两支长枪拦在主仆二人的身前,大喝一声。

    “奴家是忠勇侯府的,有急事拜访九皇子。”唐曼不卑不亢,藏在袖中的手心儿却微微冒汗,指尖有些颤抖。

    “九皇子不在,请回吧!”答话的侍卫蛮横的道。

    一看就是托词,唐曼脑中想到宗海宁在宫中生死未卜,心中一急,急忙塞了两块儿银锭子在那两人手中,不禁请求道,“两位大哥,我真的有急事,还请通禀一声。”

    “这.......”那两个侍卫对视一眼,有些迟疑。

    就在唐曼准备趁热打铁时,身后缓缓抬来一顶软轿,在九皇子府前停下,那两个侍卫见状,脸色一变快速的将银锭子扔在唐曼身上,后退几步,像是要与唐曼撇清关系似的,然后恭敬略带谄媚的喊了一声,“八夫人。”

    唐曼和夜青看向来人,軟轿气派尊贵,淡紫色流苏缓缓浮动,两个侍女轻掀轿帘,露出一双紫金白玉鞋子,淡淡的清香随着那人的走动萦绕在空气中。

    唐曼倒吸了一口气,这人是谁?

    光是鞋子就足抵千金。

    却见那人缓缓从轿子中走出,一双美目淡淡含愁,桃红色云锦衣衫,月牙白的小坎肩,向唐曼看过来,眼光刹那间从漠不经心变得复杂难辨,再到嘲讽,那人淡淡的愁转成尖酸,“这不是......堂姐吗?堂姐不是淡定从容的?怎么也有求人的一天了?”

    “翠莲?”

    唐曼看着翠莲,早已褪去当日的楚楚可怜、含羞带怯,一身华衣美服,前拥后簇,竟也做得如此高高在上的姿态了,唐曼想到刚刚侍卫的称呼,微微蹙眉,“翠莲?八夫人?”

    “怎么样?”翠莲扬声嘲讽,“姐姐是正室夫人又如何?还不是要向我这个八夫人低头?”

    “我有要事想求见九皇子,还请妹妹通融一声。”

    “真不巧,九皇子刚刚出门,不在府上。”翠莲哎呀一声,做出叹息状,凑近唐曼,掺杂恶意,“就算是在府上,妹妹也不会让你的见面的,姐姐的忘性似乎很好呢,当初你在县衙如何羞辱妹妹的,姐姐如今都忘了吗?不过妹妹向来心善,若是姐姐肯跪下来磕头认错,说不定妹妹会回心转意呢!”

    “你。”唐曼气的说不出话来。

    夜青气不过忿忿道,“明明就是你串通外人当中给我家夫人难堪,我真是后悔当初放你进门,自己做错了事情,反而怪在别人头上,夫人处处给你留面子、你竟然还不自知。”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响,夜青的脸被大力打的侧到一边,夜青的脸上赫然多了一道鲜红的巴掌印,迅速的肿了起来,翠莲眯着眼睛冷哼,“主子们说话哪有你一个奴才插嘴的余地?看来是姐姐没有教导好丫鬟,妹妹就替姐姐教她,姐姐不介意吧?”

    翠莲挑眉看着唐曼涨红又忍着怒气的脸,不自觉升起一股快意,她早已不是当初任人揉捏的小丫头了。

    “夜青。”唐曼惊呼一声,连忙扶住夜青,看着她红肿的脸,心中顿觉难受,当即冷下脸,看向翠莲,“不敢劳烦妹妹,这下妹妹可以通报一声了吧?”

    “妹妹什么时候答应通融了?”翠莲刻意为难,惊讶,嘲讽的小声道,“姐姐若是想九皇子为姐夫求情,那就大可不必了呢,姐夫保护皇子不利,就算没有掉脑袋,也是革职查办呀,妹妹是真心想看姐姐如何耀武扬威。”

    “你怎得知、”唐曼一脸震惊,脑中飞速旋转,翠莲就算是九皇子的妾侍,也是一个深闺妇人,怎么得知朝堂的事情?

    “妹妹当然知道。”翠莲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恶狠狠地抓着唐曼的手,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恶意道,“皇上身边的大总管来府上请九皇子,皇子遇险不是小事,妹妹只需轻轻搬弄几句,姐姐想皇上一片爱子之心会如何反应呢?”

    “你好狠毒。”唐曼怒瞪翠莲那张清纯却带着毒素的脸,手不由自主的扬起,重重的打下去。

    她还记得当日翠莲两眼发光、惊喜的拉着自己的手,毕竟是堂姐妹,就算没有亲情,尚且有血缘关系在呢,可是她轻轻的搬弄几句就害的宗海宁生死未卜,她还甚为得意,姐妹之间哪里来的深仇大恨她要害人至此。

    等唐曼反应过来,翠莲已经楚楚可怜的捂着脸,哭倒在一个暴躁眉眼的男子怀中,还哽咽的指控她,“妹妹到底做错了什么?姐姐这般待妹妹。”

    暴躁男子怒道,“毒妇,谁给你的胆子打爷的人?”

    再次见到唐曼,龙九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她冷言冷语的嘲讽,那夜,她温热的身子不经意的碰到自己,他们同盖一床棉被,她冲到他身前挡了一剑的虚弱。

    龙九的暴躁的眼神变得复杂,很想问她的伤好没好,可是冲口而出的就变成味道,龙九心中升起一阵邪火,一个恶毒又毒舌的女人,有什么值得自己惦念的,龙九更加大力的揽住翠莲的腰,咬牙切齿的怒瞪唐曼。

    “打就打了。”唐曼毫不示弱,夹枪带棒的反击回去,“我倒是想问问,九皇子毫发无伤为何却要害的我夫君无端受牵连?难道这就是九皇子对待救命恩人的方式?”

    唐曼深深地看了一眼翠莲。

    翠莲委屈的小声哽咽,瑟缩了一下。

    “够了,原本误会一场,顾大人官升三品,已经回侯府了。”听到那张小嘴亲昵的叫着夫君,却口口声声叫着自己九皇子,龙九顿时心生烦躁,不耐烦的低吼。

    “哼。”唐曼没什么真心的福了一福,毫不犹豫的转身带着夜青离开了。

    龙九揽着翠莲腰的手马上拿开,翠莲顿时委屈的掉泪珠,喊道,“爷。”

    烦死了,这些女人都哭哭啼啼的做什么,龙九烦躁的一脚踹在大门上,警告两个侍卫,“以后再敢拦着宗夫人,就给爷滚蛋。”

    看也没看翠莲就进府了。

    翠莲的脸顿时变得难看至极,尖锐的指甲深陷肉中。

    将军府。

    书房中,兄妹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

    “明明说好的把潋滟嫁进侯府,怎么变卦了?况且是那人的意思,哥哥你忘了吗?”周氏脸上染着一层薄怒,“再说潋滟嫁过去就是正式,您和嫂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潋滟年纪还小,况且她的婚事为兄已经有了主张。”周将军沉吟。

    “那怎么办?”周氏咬牙,“如今他待我敌意越来越浓,国公爷现在仍然没有表态要废了宗海宁的爵位,万一他将来承袭爵位接掌国公府,那府中还会有我和两个孩儿的容身之处吗?所以,他的正室必须是咱们周家的人,况且当今圣上重文轻武,打压武官打压的厉害,就连我家老爷子都已经退了,宗海宁是个文官,这次办了个好差事,圣上注意到他是迟早的事,侄女嫁过来不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