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有孕?(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0本章字数:2464字

    “那么国公爷是想放弃爷爷在朝中一贯中立的位置,站到二皇子阵营了是吗?”唐曼想到前几日夜晚夫妻之间说得悄悄话,宗海宁总会给她讲一些朝堂上的事,而她也总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若是直接娶了那个罗家千金,有了姻亲关系,宗家就算不表态也会被人划在二皇子的阵营之中。

    “这.......”宗志勇一下子愣住了,有些迟疑的看向宗老爷子,一时之间没敢接话。

    “自然是......”周氏有些得意。

    “婆婆,您此刻代表的并非是周家,而是宗家。”唐曼凌厉的看向周氏,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手心中早已渗出湿润,紧张担忧的情绪沾满她整个脑海,“争夺皇位,凶险万分,帝王之心更是深不可测,娘和国公爷就这么确定能押对宝?从龙之功谁不想要?可您就确保能有命享受?当今圣上春秋正盛,婆婆就在想着站队?不怕掉了脑袋?”

    唐曼挺直脊背,尽量让自己不显的弱势,毫不示弱的看向宗志勇和周氏。

    宗老爷子惊讶的目光变成赞赏,他孙子的眼光果然不差,这个女孩儿关键时刻总能让他惊喜。

    镇定从容、果断自信、聪明强势,这才像个他宗家的女主人。

    “你--”宗志勇噎的说不出话来。

    他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后背已经被汗湿透。

    “相公早已说过,结党营私,帝王之大忌,只有效忠皇上才能保的宗家不败。”唐曼的指甲几乎刺进手心,眸光慢慢转向皇宫的方向,“相公的心在宗家,可是公公婆婆的心可曾放过一点点在相公身上?”

    他身陷囹圄,死生未卜。

    她才知晓自己的心几乎都挂在他的身上了。

    唐曼轻飘飘的一句话如炸雷一般,震得三人发懵,宗老爷子身子轻颤,宗志勇脸色发白,似有羞愧划过,唯有周氏振振有词,怒叱道,“丫头休要口出狂言,哼,进门时间尚浅就想管起长辈来了,是何道理?海宁虽不是我亲生,可是我自问吃穿用度毫无亏待之处,你有什么资格打抱不平?”

    唐曼霍的转身,眼神咄咄逼人,直勾勾的盯着周氏,“那婆婆你能当着爷爷和国公爷的面告知儿媳,你明着给相公选妻遭到拒绝后,又暗中挑唆顾将军向皇上请旨赐婚,逼迫相公站队,害的相公至今生死未卜,是何道理?”

    一声声质问。

    一句比一句的令人震惊。

    “你、你胡说。”周氏身子微颤,目光躲闪。

    唐曼看着周氏蓦地变白的面色,顿时知道自己猜对了,厉声问道,“您敢说您和赐婚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周氏态度强横,话就要说出口。

    唐曼眯起眼睛,“用二弟和三弟的前途和未来发誓?”

    “你......”周氏一下子说不出来话,丈夫的质疑和公公的不善眸光登时让周氏尴尬起来,看向唐曼的眼中越发愤恨,拉着宗志勇的袖子就哭闹起来,“国公爷你看,一个小辈也敢在我头上耀武扬威、威逼,我辛辛苦苦养了老大二十几年,没有图他过什么,可是他却娶回一个扫把星日日给我添堵啊,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都满京城打听打听,哪家的儿媳妇儿这么不敬着婆母的?我说穷人家出来的就是不懂事,连最起码的规矩都不懂,这下你们都看见了吧?”

    有理讲不过,周氏顿时撒起泼来。

    唐曼心中翻涌而出的怒火忍了又忍,袖中的手紧紧地攥着,却见王嬷嬷快步走了进来,低声在唐曼耳边,“夫人,随奴婢走一趟吧。”

    “好。”唐曼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点头,理也不理周氏的哭号。

    主仆二人正要出门,却听见院外小厮一路着飞奔过来,口中惊喜的喊道,“大少爷回来了,大少爷回来了。”

    哭号蓦地停止。

    宗老爷子嚯的站起身,绷紧的一根弦终于松了,忍不住老泪纵横,“菩萨保佑啊!!”

    唐曼拎起裙角一下子冲出堂屋,直勾勾的看向缓步走回来的男人。

    眉如远山,气度悠然,丝毫不显狼狈,嘴角勾勒她熟悉至极的笑容,唐曼一下子扑到宗海宁怀中,死死地抱住他的腰,失而复得的感觉好的让唐曼感动的落泪。

    此刻,她顾不得旁人的眼光,也顾不得她看似出格的大胆行径,她只知道她的男人平安的回来了,心中一瞬间的委屈、担忧、惶恐、强撑化成泪水。

    泪,无声滴落,变得慢慢啜泣。

    “夫人好生热情,让为夫有些招架不住啊。”宗海宁在她耳边低笑,温热的气息扶在唐曼耳边,气息火热,低声道,“我回来了。”

    宽厚的手掌却一下一下的摩挲着唐曼的脊背,温暖带着安慰。

    唐曼仰起头凝视着他的眼睛,眸带泪光,“我在等着你。”

    两人浓情蜜意,在场的宗老爷子干咳一声,唐曼才猛地想起长辈们都在场,登时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的擦干泪,带着腼腆的笑容,略显尴尬,“爷爷。”

    “我回来了,爷爷。”宗海宁挽着唐曼走进堂屋,深深地看了一眼宗老爷子。

    “哼,老子长了眼睛自然看见你回来了。”宗老爷子哼了一声,板着脸横了一眼宗海宁,没好气的道。

    “褫夺官职,降为文书。”

    “那算你走运了,下次再敢鲁莽,看老子不打你的皮开肉绽。”宗老爷子暗地里舒了一口气,气不过的骂道。

    “让爷爷担心了。”

    “还好没有连累我儿。”周氏也舒了一口气,阴阳怪气的道,“这下好了,连小小知县都没得做了,还是我儿争气,蓝儿过了年就去礼部当差了呢!”

    原本托人给儿子疏通个职位,已经没戏了,这不,打从潋滟进了二皇子府邸,很多人上赶着巴结周家呢,那日她试探性的一提,没想到真的有结果了,令周氏真的是又惊又喜,原本生怕这宗海宁连累他儿子,现在看来已是无事,周氏此刻看到这个没官没职的继子,自然心生出一股优越感,笑容中也隐隐有着敌意。

    宗志勇不悦的看了一眼周氏,想要说什么,却没说出口,只是皱皱眉。

    “我说的有错吗?”周氏没好气的小声嘟囔着。

    夜晚。

    宗海宁被老爷子叫去了书房,还未回来,芙儿和振儿早已去睡了,只有唐曼精神放松的躺在软榻上,温暖的气息令她昏昏欲睡。

    不知何时软榻旁边多了一具火热的躯体,令唐曼不由自主的寻找温暖,靠了过去,手脚如八爪章鱼一般攀在男人身上,换了姿势继续昏睡。

    蓦地--

    唐曼挣开眼睛,对上宗海宁有些戏谑的眸子,唐曼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不雅的姿势,胳膊不知何时搂住了宗海宁的脖子,大腿缠上了他的腰,瞬间浑身的血似乎都冲上了唐曼的脸上,“额、额,我、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瞬间就想抽回自己的手脚,却没有宗海宁手快,他用手托着她的屁股,不让她轻易地逃走,眼神越发幽深火热,唐曼也情不自禁的沉醉其中,劫后余生让两人都心有余悸,似乎只有紧紧相拥才能抚平对方心中的惶恐,两人在昏黄的烛光中对视,自然而然的吻到一起。

    半饷。

    两人终于分开,晶亮的银丝在两人之间缓缓拉长,平添了些许暧昧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