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有孕?(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0本章字数:1896字

    缓缓吻上唐曼的颈子,松开,一个鲜红带着羞涩的草莓在唐曼的颈子上晶莹而颤抖。

    月儿似乎已经羞涩的躲进厚厚的云层中。

    唐曼没有说话,只是颤抖的将自己的嘴唇送上,然后狠狠的吻住宗海宁。

    用行动告诉他,她愿意。

    两颗火热的心隔着胸膛颤动着。

    宗海宁狠狠地吻住了她。”

    第二日。

    宗海宁抗旨不婚的消息早已像是长了翅膀一般,传遍了整个上京贵胄圈,纵使宗家有战功在身,可如此打皇上脸的行为怎能善了,再者宗老爷子隐退已久,早已说不上话了,只怕这宗家长子就要凶多吉少了,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宗家的笑话。

    没想到宗海宁第二日若无其事的去上了朝,位置却不是在官员队列之中,而是在皇上的下首,位置甚至比丞相还高,超然的位置让很多不知内情的官员们一头雾水,纷纷交头接耳,却猜不出个头绪,宗海宁一脸淡然的站在那,不悲不喜、不骄不躁。

    唐帝眼看着心中越发满意,在朝堂上大大夸赞宗海宁“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的言论,盛赞堪为其读书人和世家子弟的楷模,但因其抗旨着褫夺官职,将为天子文书,至于那罗家小姐,唐帝连提都没有提。

    众官员一片哗然,心中哪有不知怎么回事的道理,羡慕与嫉妒交杂的目光不停地在宗海宁身上扫过,这哪里是降职?

    有些通透的官员心中已经隐隐明白了些,这过了气的宗家长子如今身份大不一样了,有隐隐成为朝廷新贵的架势了,他们心中明白这也是唐帝找的台阶。

    丞相陈升当官几十年,一路爬到丞相的位置,哪里会看不出皇上的心思,当即率先出列,高呼,“皇上此举甚为英明,宗大人不肯抛弃糟糠之妻,高风亮节的行为,确实堪当我读书人的楷模,圣上向来以仁治天下,他日史书工笔,也会传为佳话。”

    “皇上英明。”一部分官员附和着。

    “皇上。”一人悲呼出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抹着眼泪儿,正是礼部侍郎罗礼贤,“宗大人当众抗旨,拒绝赐婚,这消息传得熙熙攘攘,众人皆知,让小女如何抬得起头来?老臣只有这一个宝贝女儿,若真有个三长两短臣也就去了半条命了,臣请求皇上严惩宗海宁,还老臣一个公道。”

    “臣也认为罗大人说得极为有礼。”礼部尚书立即附和,慷慨激昂、激烈陈词,“无视皇室尊严,违抗圣旨当属大不韪之罪,按令当诛九族,怎能如此轻罚?”

    唐帝的眼神已经很不善了。

    陈升笑眯眯的像个老狐狸,看出皇上的心思,当即开口道,“孙尚书读的是哪家经典?”

    礼部尚书仿佛被羞辱了一般,涨红着脸,“自然是儒家经典,圣人之道。”

    “那么请举证,孔孟之道哪句言论是教导天下读书人富贵易妻了?若是天下读书人都是如此,岂不是乱了礼法和祖宗伦常了吗?宗大人此举正是遵从了圣人之道,何错之有?”

    “丞相大人,小女又何其无辜啊?”罗礼贤一脸不忿。

    “对,宗大人违抗圣旨,伤了罗小姐的闺誉,就该严惩。”礼部尚书不善的眼神盯着宗海宁。

    眼看着局面闹得不可开交,周将军只好硬着头皮跪下,“一切都是老臣的错,不清楚状况就请皇上赐婚,造成如此不可收拾的场面,请圣上责罚。”

    罗礼贤惊讶的看着周将军。

    一脸震惊。

    他虽为周家远支亲戚,可总归是周家的人,对于表兄弟的心思他只知道一些的,他千想万想,没有料到表哥会对自家侄女不管不顾,反而去偏帮着宗海宁求情,罗礼贤皱了皱眉,抬头之间,却见周将军快速的给自己使了一个眼色,罗礼贤一头雾水。

    “不知者不怪,周爱卿起来吧。”唐帝淡淡的开口,挥了挥手,“朕择日会为罗家小姐重新安排一门好亲事,众位爱卿还有何事启奏,无事就退了吧。”

    朝堂上一番唇枪舌剑。

    唐帝明显袒护的姿态,令很多人都在猜测,没落得宗家似乎要重新得到皇上的青眼了,而宗海宁--镇国公嫡长子,隐隐成为朝廷中的新贵。

    朝堂之中,宗志勇一言不发,只是眼光复杂的看着宗海宁,在朝堂中即使面对众人的攻击,他依旧镇定自若,谈笑自若,宗志勇眼中隐隐有着骄傲,内心也在不停的自我反省。

    他是不是已经忽略自己的儿子太久了。

    他已经成长的如此耀眼,妻子的去世、他将姨娘扶正,老爷子隐隐不满,老太太却偏宠二弟,世袭之位岌岌可危,他忙着深陷夺位之争,世家子弟虽然生来荣贵,可是也有世家子弟的悲哀,他哪里有空去估计一个小娃娃,等到尘埃落定,他和长子之间的距离似乎已经隔了一条深不可测的鸿沟,再来就是幼子出生,他满腔的父爱都给了两个幼子,已经不习惯再和长子沟通,甚至有段时间,在妻子的蛊惑之下,想要将国公爷之位传给二子。

    而他。

    曾几何时,少年眼中的孺慕之情变成淡淡的疏离,宗志勇心中忽然涌起一阵的失落。

    再想到家中的两个混账,宗志勇第一次怀疑自己这些年究竟做了些什么。

    宗海宁看也没有看宗志勇,于自己,宗志勇似乎只是担了一个父亲的名声,自己也从未指望他会为自己出头,所以他的沉默与自己无关,只是,心思更加薄凉了而已。

    “皇上,臣有要事启奏。”这时又有人启奏。

    是江南水患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