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讨好(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0本章字数:2434字

    宗老爷子一脸狂喜,直呼老天保佑。

    周氏暗暗皱眉,若是真的有了这么个孩子,这个乡下女人地位就真的稳固了,再想赶走就难上加难了,想到那人的狠毒和威胁,周氏生生的打了个冷战,再者,若是宗海宁再有一个孩子,难保国公爷不会起了偏爱之心,那她的两个孩儿还有容身之地了吗?

    前儿因为自己言语出格,国公爷已经表达了对自己的不满,就连这些日子回房的时间也变得少了,也不像过去一半百依百顺了,周氏明显的感觉到国公爷对自己的不耐烦,她不敢再往下想,表面上却笑道,“老大媳妇儿有喜了,恭喜老爷子再得一重孙子,我扶着您吧老爷子。”

    “好。”宗老爷子虽然不待见这个儿媳妇儿,如今见了好消息,却也乐呵呵的答应了。

    唐曼一脸羞愧的捂着脸,宗老爷子的欣喜显而易见,周氏复杂的眼光让唐曼异常羞愧,完全是乌龙啊,宗海宁将唐曼按在米榻上,直直的盯着唐曼的肚子,“不许动,前三个月可是危险期。”

    从前素儿怀孕的时候,大夫就是这么说的。

    “我没有怀孕,你赶紧让大夫走吧。”唐曼无力,试图反驳。

    “什么不是?”宗海宁瞪着眼睛,“你明明浑身无力了。”

    那是被你挑豆的,唐曼无声的瞪着宗海宁。

    “你还干呕了。”

    “……………”

    “你说你想吐。”

    谁告诉你想吐就是怀孕的?

    丢人丢大了。

    医学圣手抚着花白的胡子,微微一笑,“老夫搭脉便知。”

    “快点。”宗海宁不耐烦的催促着。

    唐曼捂脸,不想再看这个男人了,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傻了呢?

    “嗯,五内郁结酸气上升。”医学圣手探脉半响,捋着花白的胡子摇头晃脑道。

    “快说啊,再不说老子揍你。”宗老爷子急了。

    “简单来说就是这位少奶奶并没有身孕。”医学圣手一脸高深莫测。

    “那她为什么回想吐?”宗老爷子一把揪起医学圣手的衣襟,气愤道,“庸医。”

    “老夫都说了,是五内郁结导致胃火上升,所以才会干呕的。”医学圣手吓得满头冷汗,汗涔涔的道。

    唐曼都快要钻进地洞中去了,她说自己没怀孕,宗海宁死活不信,难道她要大声喊道,他们前天刚圆房?丢死人了。

    最后请了五位大夫共同诊脉,一致确定医学圣手说的没错,宗海宁和宗老爷子才勉强接受现实。

    确定了唐曼确实没有身孕,周氏这回才是实打实的真心高兴起来,忙前忙后的送走五位大夫,还给添了赏钱,连声道谢,比她自己怀了身孕还高兴。

    宗老爷子冷哼了一声,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这点事儿都办不好,还要你有什么用?我告诉你,赶紧再给我生个可爱的重孙子抱,不然和你没完。”

    说罢,气呼呼的走了。

    唐曼气鼓鼓的蒙上被子不理宗海宁。

    “曼儿。”宗海宁试探着推了推唐曼,商量道,“别蒙着被子,会透不过气来的。”

    “闷死也比丢人死强。”唐曼闷闷的小声道。

    “无妨。”宗海宁理直气壮的凑了上来,掀开被子,鼻息火热的在唐曼耳畔,咕哝着,“咱们努力把这个变成事实不就成了吗?”

    唐曼不听还好,一听气的猛地坐起来愤愤的用手指点着宗海宁厚实的胸膛,“我们才圆房,我就那么快有了?我是神仙吗?还是你笨的要死,哼。”

    “额。”宗海宁尴尬了,“这…..我忘了?”

    当年和素儿成亲,少年贪欢,他压根就不记得日子,等反应过来时,振儿已经四个月了。

    唐曼忽然沉默下来,半响才开口。

    “你成亲时不是说不下蛋亦无关系吗?”

    宗海宁一下子僵住。

    回想到那几年痛苦的日子,若是没有振儿他恐怕就随着素儿去了,无意间看到曼儿,一来是她的眼睛那么的肖似素儿,二来他亦想……

    可如今,他竟真切的盼望着她能给他生个属于他们的孩子,眉眼像她,性格像自己,她会像对待振儿那样当个慈母,而自己则做个严父。

    曾几何时。

    那些痛苦竟渐渐的不再回忆,午夜梦回也不会做素儿倒在血泊中的噩梦。

    “对不起。”宗海宁深吸一口气,紧紧抱住唐曼,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唐曼神色有些黯然,“我、我可能生不出来了。”

    听她娘说,她生芙儿时伤了根本,所以在袁家三年再没生育,宗海宁如此紧张自己,她是甜蜜又难过。

    “我们有振儿和芙儿就好,其他的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宗海宁珍而重之的吻上唐曼的眉眼,“我们已是儿女双全,羡煞旁人了呢!”

    “啪”的一声响。

    门被大力从外面打开,宗振牵着小芙儿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外,小芙儿也红了眼圈。

    “振儿,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宗海宁微微皱眉,“为父是太宠着你了,才使得你无法无天的。”

    宗振倔强的别过脸,直勾勾的唐曼,眼珠也不转动一下,横眉竖眼,“下人说要生弟弟了是吗?”

    唐曼嗔怪的瞪了宗海宁一眼,提高声线,“不许骂我儿子。”

    然后招招手,换上笑脸,“小祖宗,哪里听得这些没有谱的闲话啊?我哄着你们俩还哄不过来呢!哪能再去遭那份罪啊?”

    “真的?”小孩儿怒气稍减,抬眼。

    “比珍珠还真。”唐曼比划着手指。

    好吧,她承认,一看到这小孩儿受了委屈的样子她就受不了。

    “不许再生了。”小孩儿得到满意答案,傲慢的抬高下巴。

    “振儿。”宗海宁不满的开口。

    却被唐曼拍了一巴掌,赶到一边去了,宗海宁才猛地发觉自己的地位竟然还不如振儿那个小豆丁,顿时不乐意了。

    “娘,不要弟弟。”小芙儿一下子冲过来,委屈的眨巴着一双肖似唐曼的凤眼,撇了撇嘴,要哭的样子。

    “爱哭鬼。”小孩儿口中不耐烦的道,却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小芙儿发红的眼圈。

    唐曼将小芙儿抱在怀中,哄了好一阵。

    “国公爷。”周氏温温柔柔的给宗志勇按摩着肩膀,从那日后宗志勇第一次回房,周氏心中暗喜不已,“这样舒服些吗?”

    想到老三的职位定下来了,可是老二前途还没有定,周氏这心里头特别不是滋味,尤其是在宗海宁得了皇上的青眼之后,国公爷的态度一直在变化,几日不踏进自己的房门,周氏现在觉得有些摸不准宗志勇的心思了,今儿一定要趁着这时候提一提,起码有点作用吧!

    周氏心中有些不确定。

    “往右边一点,对,就是那。”宗志勇眯着眼睛,肩膀传来不轻不重的揉捏,很好的消除了他一天的疲惫,到底是几十年的夫妻,他还不忍心做的太过,给个教训就行了。

    “国公爷,咱们小三的职位已经定下来了。”周氏一点点将话题引过去,笑着说道。

    “那不是很好吗?”宗志勇没有睁开眼睛。

    “可是咱们老二还没有着落呢,我这心里头总觉得不是滋味。”周氏小心翼翼的看着宗志勇的脸色,并无异处之后,才敢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