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讨好(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0本章字数:4603字

    “婆婆,您来了,快进来坐。”唐曼不好将人拒之门外,连忙迎接,“夜青,还不上茶?”

    周氏从外面带进来一身凉气,脸色似乎冻得有点发白,好在屋中火炉生的很旺,王嬷嬷特意调制的淡淡熏香气息萦绕在屋中,很是舒服。

    周氏脱下身上的大氅递给身边的丫鬟后,喝了一口茶,有些羡慕的开口,“媳妇儿还真是个有福气的啊。”

    “全赖婆婆和爷爷的照顾,相公又是个知冷知热的,妾身才能这么快适应。”唐曼这才打量起周氏,平日保养得宜的眼角竟生出了淡淡的细纹,眼下青黑,一副疲惫憔悴的样子,开口就是叹息。

    也难怪,听闻国公爷一连几日都在二姨娘房中过的,周氏恐怕心中也是不好受,有些失意了。

    “想找个机会和你说说话,一直忙着。”周氏叹息,“你是个好孩子,娘之前有些做得不好的地方,你不要介意,娘也是年纪大了,有些糊涂了。”

    “婆婆这是哪里的话,您是长辈。”唐曼淡淡的笑道。

    “你不介意就好,娘就放心了。”周氏似乎松了一口气,话题却一转,“娘今儿来也是算豁出这张老脸来了,哎。”

    “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娘有话尽管直言。”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唐曼连忙正襟危坐。

    “还不是你那不成器的二弟,到现在了还没有个一官半职。”周氏期期艾艾的开口了,“海宁现在可是皇上眼前的红人,若是能......”

    周氏顿了顿,“若是能........提一提,你二弟也.........”

    宗海宁那里,她是一点话都说不上,只能寄希望于唐曼能多吹吹枕头风了。

    二弟?

    就是那日嘲讽着自己要当寡妇的邪气男子?

    周氏真是好算盘啊,竟然算计到海宁头上来了,唐曼心中快速的盘算着,原来最近一段时间周氏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大手笔的送着送那,竟然还存着这个心思,唐曼心中顿时了然,却又不能明着拒绝,有些为难的开口,“这个......”

    “可有不妥?”周氏紧张起来。

    “婆婆,不是妾身不想帮二弟,毕竟二弟好了咱们宗家面上也有光可是.....”唐曼面有难色,迟疑道,“妾身和相公怕是有心无力。”

    “怎么可能?”周氏面色微变,“老大现在得了皇上的青眼,怎么可能有心无力?只要老大愿意.....”

    “君心难测啊。”唐曼叹息了一声,“婆婆,和您说话妾身就不藏着掖着了,自打海宁进了御书房,妾身这颗心就一直提着,不甘放下,旁人犯了错误有改正的机会,可是若是海宁一个行差踏错,丢的就是脑袋啊,您也知道海宁他虽然在御书房,可是毕竟只是个文书,就是负责为皇上抄写文书,哪里有什么说话的资格呢?如今我们夫妻并不图荣华富贵,只求安稳度日,抚养两个孩子长大便可,哎!”

    唐曼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厌烦至极,只有她周氏的儿子重要,别人的孩子就可以推出去当炮灰吗?

    这种事情提都不能提,况且海宁违抗圣旨、拨了皇室的颜面,帝心难测,难保皇上心有芥蒂。

    唐曼一番诉苦直接堵住了周氏的嘴。

    周氏心中恼怒不已,自己好话说尽,换来的竟然是一个小辈儿抬高姿态,她这辈子都没有如此的低声下气过,一时之间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但是嘴上却叹息着,“既然你不愿意,娘亲也无话可说,哎,只怪老二他没有老大争气。”

    唐曼心头之火顿时烧起,什么叫做不愿意她也无话可说,一句话就把自己颠倒成了十恶不赦、不敬长辈、甚至不愿意管小叔死活的恶人,唐曼心中冷笑,她倒是当真见识到了,为了她的儿子,就要让所有人去拼命吗?

    竟有这般自私的女人。

    唐曼皮笑肉不笑,“妾身和相公是真的无能为力。”

    周氏自讨了个没趣,连寒暄都懒得,很快就提出告辞,唐曼也没有心情多加挽留,客气了几句,周氏就带着心腹红梅离开了。

    “夫人。”王嬷嬷低声道,“周氏恐怕会记恨了,咱们应该防着点,不然就怕她使出幺蛾子让咱们防不胜防啊!”

    “她有什么幺蛾子我都接着,竟然这样的女人。”唐曼也是忍着怒气,“难道为了自己的儿子就要作践别人吗?”

    周氏勉强撑出的笑脸在走出唐曼的院子之后就挂不住了,一脸怒气冲冲,拐弯处,一个奴婢不小心撞过来,周氏破口怒骂,“没长眼睛吗?还不滚开。”

    那丫鬟一脸惊恐的磕头,连声道歉,说自己是新来的不懂规矩,还望夫人宽恕。

    周氏回到自己的院子,手搅着锦帕将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大骂,“什么东西?给脸不要脸了。”

    “夫人,什么有心无力,要奴婢看,分明是大少奶奶故意的推托之词。”红梅屏推左右,重新倒了一杯热茶,趁机道。

    “你当我看不出来吗?”周氏阴沉着脸,手指攥紧茶杯,“若是以往定要给那乡下女人颜色看看,可是如今......”

    周氏眼中蒙上一层嫉妒和阴狠,无声的看向东苑,冷声道,“爷今儿又宿在东苑了吗?”

    “这.....”红梅有些气愤,“听下面的奴才说,爷今儿一下朝就去了那里,连晚饭都是在东苑用的。”

    “贱蹄子。”周氏无力,眼中有些苦涩,“这就是所谓的夫妻之情吗?不还是敌不过那年轻美貌的身体,若是她再有了身孕,国公爷恐怕更不会来我这边了。”

    “夫人,您可千万不要动气啊。”红梅苦口婆心的劝道,“如今你更要保证身子,您还有二少爷和三少爷啊,得多为二少爷和三少爷谋算啊。”

    “是啊,我还有蓝儿和清儿”周氏精神一震,随即一脸怨恨,“可恨那个乡下女人如今也敢仗着老爷子和宗海宁给我摆脸色。”

    “夫人,我们手中还有筹码您忘了吗?”红梅脑中飞速旋转片刻,出声提醒。

    “在哪里?”周氏无奈,“就连皇上赐婚,宗海宁抗旨都化险为夷,我们还有什么筹码?”

    “还是罗家小姐。”红梅肯定的说道,轻声分析给周氏听,“大少爷抗旨了是不假,就算是说的再好听,毕竟是坏了人家姑娘的名节,若是人家姑娘真的哭闹起来,结果还不一定呢!”

    “可是皇上已经金口玉言不追究抗旨的事了,就是默认了。”

    “大少爷不是声称少奶奶是贤妻良母吗?”红梅眼中闪过一抹算计,“既然是贤妻良母自然会为夫君纳妾侍,否则就是善妒不闲,只要您出马,还怕不能给大少奶奶添堵吗?再退一步,您忘了大少爷还有两位姨娘呢!不日也快回来了。”

    “老大的脾气怕是不会乖乖按照我们想的做。”周氏想了想还是摇摇头。

    “夫人,在五台山进香修行的老太太不是快要回来了吗?”红梅心思一转。

    “不行。”周氏断然拒绝,瞪了红梅一眼。“那老太太一直都不待见我,横眉竖眼,左右都是错,好不容易等到她离开几个月,难道我还请她回来给我添堵吗?”

    “形势已经不同了啊。”红梅垂下眼眸,苦口婆心的道,“您想想,大少爷脾气倔强,可素来是敬重老太太的,而老太太一生都极看重名声蛮横起来就连老爷子都要躲着,您想想能容得下大少奶奶一个被休弃的、还带着野种吗?只要咱们稍加说明,老太太还坐得住吗?”

    红梅顿了顿,又道,“况且老太太就算回来,也只是对您严厉些,对别人可就不一定了。”

    红梅示意的看向东苑的方向。

    周氏顿时了然,仔细一思索,简直是一箭双雕之计啊,不禁开口道,“这是再好不过的了,就这么办。”

    当夜,唐曼将周氏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宗海宁了。

    “没想到她竟存了这份心思。”唐曼提起来还是很愤怒,“自私的不把别人当人看待吗?”

    “她素来如此。”宗海宁冷笑,再次叮嘱唐曼,“以后一定要提防她。”

    “海宁,若我看。”唐曼有些不解,海宁曾经三番五次的告诫她,“周氏并没有想象的可怕。”

    她倒是觉得此人智慧只是一般。

    “不可大意。”宗海宁一脸凝重。

    若不可怕,素儿当年怎会无声无息的就没了。

    甚至,他想要追查却难上加难,仿佛没有任何踪迹可循,重重迹象显示和周氏和周家有关,他却拿不出什么证据,就连素儿的娘家也不愿多查,这件事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宗海宁面色极其难看,一双手臂将唐曼拥进怀中,怀中的温热奇迹般的抚平了宗海宁的愤怒,声音低哑,眼中闪着一抹阴狠和坚定,“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有伤害你的机会。”

    “这算是告白吗?”唐曼眨了眨眼睛。

    却见宗海宁闻言,白皙的脸微微泛红,眼神躲闪。

    “海宁,我也想保护你,保护振儿和芙儿。”唐曼的下巴轻轻地靠在宗海宁的肩膀,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两人的心紧紧贴在一起,越跳越快,温热的气息在两人之间萦绕出暧昧,宗海宁的心一震,凝视着唐曼的凤眸,轻轻吻下,“曼儿。”

    ......

    旭日东升。

    金色的阳光照在大地上,又是新的一天,从寂静到喧嚣,从空寂到繁华,唐朝的中心京城重新变得热闹起来。

    上京分为内外四城,最中心的自然是皇上居住的紫禁城,接着是皇族贵胄所在的第二城,第三层则是大臣官员住的第三城,最后一城则是平民百姓居住的,这日,一个低调的轿子从二城悄悄的出城去了第三城,在城东的一家府邸停了下来,一个穿着低调的女人带着丫鬟来到门口,敲门。

    “什么人?”家丁打开大门,见到女人身后不起眼的轿子,不耐烦的道,“老爷有事,今儿不见客。”

    “瞎了眼的狗东西。”红梅一听皱眉骂道,“还不赶快禀告你家老爷,就说镇国公夫人到了。”

    家丁吓了一跳,细瞧之下,越看越觉得两人贵气,不敢怠慢连忙将两人请了进去。

    不一会儿罗礼贤疾步走了出来,惊喜道,“原来是表妹啊大驾光临啊,下人不懂事,让表妹见怪了。”

    “都是一家人,哪里那么多的见怪。”周氏面上全完不当回事,关切的道,“我今儿来看看我那侄女儿,她怎么样了?心情好些了吗?”

    “哎。”罗礼贤愁眉苦脸的道,“还是老样子,整日以泪洗面,昨儿天哭闹着不活了呢,真是作孽啊!哭的他娘和我心都碎了,一口饭都不吃,正好表妹你来了,也许你能劝劝呢!”

    说罢,把周氏领进一间房中,榻上坐着一个女子,模样倒是清秀,只是面色苍白如雪,眼皮红肿,身形消瘦,一件浅紫色的冬装松松垮垮,根本就遮不住女子的消瘦。

    “小玉,这是你本家的表姑,小时候还抱过你的,还记得吗?”罗礼贤声音开口道。

    “表姑。”罗小玉双目无神的看向周氏,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了一些印象,似乎小时候见过的,贵气逼人,听说是镇国公的夫人,她见过之后就暗暗发誓,以后也要嫁一个显赫的人家,为爹娘争气。

    镇国公府。

    罗小玉的泪珠又掉了下来,是那个负心人,罗小玉想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要拒婚?

    甚至不顾性命,她罗小玉就那么不堪吗?

    这些日子以来,她甚至觉得自己活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之中,了无生趣。

    罗礼贤在周氏的示意之下轻轻的关上了门,周氏轻轻坐在床榻上,拿出锦帕轻轻拭去罗小玉的泪珠,“这么大的姑娘了,有什么想不开的,还让爹娘为你操心。”

    “表姑。”罗小玉悲从中来,自怨自艾的哭道,“我已经没有名声了,现在上京中我已经变成了笑话,呜呜呜,为什么不要我?难道我不好吗?”

    “你没有不好。”周氏眼神柔和的为罗小玉掖好凌乱的发丝,“只要你愿意,姑姑就能帮你。”

    “真的吗?”罗小玉半信半疑。

    “自然。”周氏优雅的笑了,常年养尊处优下来气度雍容,道,“女孩子,哭是不能帮助你的,得有些手段才能是立身之本。”

    “手段?”罗小玉忘记了哭,惊讶的张嘴,重复着。

    “你按照姑姑说的去做。”周氏在小玉耳边轻声说着。

    “这样能行?”

    “你愿意吗?”

    “嗯。”罗小玉重重的点头,没有比这再糟糕的境地了。

    “这怎么能行?”罗礼贤紧紧皱眉,一万个不愿意,“我就这么一个闺女,怎能让她去吃苦?”

    “表哥,有我这个姑姑在,小玉怎么会受苦?再说,不论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我们周家的人,玉儿也是我的亲侄女儿,我能害她吗?”周氏激动的道,“你再想想,玉儿如今的名声已经这样了,若是随随便便的找个人家嫁了,才是真正的害了玉儿的一生,表哥你还不明白吗?”

    “我明白了又能怎样?”罗礼贤仿佛被抽空了力气,喃喃道。

    “你再去求皇上,这次一定有结果。”周氏坚定地道。

    “好。”罗礼贤扭头看着已经见了笑模样的闺女,正在小口小口喝着粥,咬牙答应了。

    周氏如同来时一样,低调的离开。

    “给老太太的信送去了吗?”

    “夫人您放心。”红梅低声道,“已经送去了,奴婢特地让府中的张婆婆去送的,奴婢给她塞了一百两银子,她应该知道怎么做。”

    张婆婆为人嘴大八卦,说话尤其喜欢添油加醋,是红梅特地挑的人。

    “做的好。”周氏眼睛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