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态度缓和(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1本章字数:4807字

    唐曼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皮红肿,显得有些憔悴,然后走出房门,吩咐夜青,“去小厨房端一碗粥来。”

    唐曼带着王嬷嬷和夜青来到老太太所在的院子,见周氏有些隐忍的从房中被赶出来,似乎很难堪,勉强的和唐曼打了一声招呼就匆匆走了,守在房外的正是唐曼熟悉的赵嬷嬷,“嬷嬷,我过来看看老太太。”

    还没有等赵嬷嬷应声,就听见房中传来虚弱的声音,“不见,谁都不见。”

    “大少奶奶,您先回去吧。”赵嬷嬷抱歉的笑笑,“老太太现在心情不好着呢。”

    “老太太,我想和您谈谈海宁的事。”唐曼轻声说道。

    沉默。

    屋中好久没有动静,半响之后,老太太虚弱的声音再次传出来,“进来吧。”

    唐曼接过王嬷嬷递过来的食盒,像赵嬷嬷笑了一笑,然后吱呀一声推开门走了进去,宽敞的房间,入目的是一张雪中红梅的屏风,巧妙地将房间隔成两个空间,唐曼绕过屏风,见老太太面色有些消瘦,和衣疲惫的躺在榻上,面容依旧严肃却多了一丝病气。

    “老太太,我让小厨房熬了一锅米粥,您一日没有进食,吃这个最好了。”唐曼笑着从食盒中端出一碗白米粥,坐在床榻旁边,舀了一小勺米粥送到老太太,“您尝尝。”

    老太太别过脸,皱着眉瞪着唐曼,“有事说事,没事就出去吧。”

    唐曼一路上的紧张不安在看到老太太一副别扭的样子后,突然之间消失了,看着和小孩儿闹脾气时如出一撤的神态,唐曼忽然之间想到一句话,老小孩儿小小孩儿,正是如此吧!

    “您多少吃点吧。”

    “放下。”老太太凌厉的瞪着唐曼,“我不吃。”

    老太太也在审视唐曼,这个女子究竟有什么魔力,竟然让向来对她言听计从的海宁甚至不惜对自己对抗,想到自己一日多没有进食,海宁虽然来探望过几次,可是从没有说过什么妥协的话,老太太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看这个眼前的这个笑意盈盈的女子也更加不顺眼起来。

    “老太太。”唐曼叹了一声气,将手中的碗放在手边,“曼儿今天就斗胆跟着海宁叫您一声奶奶吧!”

    老太太惊讶的看着唐曼,没有作声。

    “曼儿知道您对我的出身和曾经的婚姻心有芥蒂,对于这点曼儿也没有办法,毕竟人是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的,可是曼儿从未觉得自己就此低人一等,年轻时行差踏错在所难免,但是遇到海宁是我最庆幸的事。”唐曼毫不避讳的提起自己的曾经,微微笑道。

    顿了一顿,看到老太太有些惊讶的眼神。

    继续道,“很感激他不计较曼儿的过往和曾经,曼儿也真心实意的将他的亲人当成自己的亲人来爱,他的事情曼儿知道一些,正因为如此,真心疼爱他的人对他来说更是弥足珍贵,虽然对于给海宁纳妾,曼儿心中一万个不愿意。”

    “虽然男人自古以来三妻四妾,实属平常,可又有那个女人是真心实意愿意分出自己的丈夫呢?”唐曼眼含苦涩,“但是曼儿不愿意看到海宁两面为难,亦不愿看见海宁在乎的亲人有任何闪失,纳妾的是我答应了,回去我会劝着海宁的,奶奶您就不要再气他了,他......心里也很苦。”

    老太太凝视着唐曼,眼中的审视似乎消退一些,带上了一些温度。

    “奶奶,您若是不喜欢曼儿带来的米粥,就请赵嬷嬷做一些吃食来吧,千万不要因此而伤了身体,那样海宁会难过,若没有别的什么事,曼儿就先告退了。”

    唐曼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沉重,正要默默退出去,就听到老太太开口了,“那粥看样子很好喝,你来喂我。”

    唐曼讶异的转头,对上老太太的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太太又重复了一次,唐曼才手忙脚乱的舀了一小勺米粥递到老太太口边,老太太吃得很仔细,唐曼喂得很耐心,不知不觉一碗粥已经吃得见底了,老太太才开口认真的道,“你是好孩子,之前是奶奶的偏见,你不要往心里去。”

    唐曼低下头,眼中似有泪光。

    宗家的纳妾之礼很是低调,用一顶红轿子将人从后门抬进镇国公府,按照规矩姨娘是没有拜天地的资格的,宗海宁甚至从头至尾的没有出现,只有周氏喝了罗小玉的媳妇儿茶,就被送进洞房了,是在东南方向的一个小院落。

    姨娘进门,不受待见没有什么进门礼在很多大户人家都很正常,可是当对象变成朝廷三品大员的女儿时,情形就变得有些微妙了。

    谁都很清楚,这罗小玉刚刚进门就失宠了。

    府中甚至没有几个人同情她,死不要脸像是没有见过男人似的巴着男人不放的,这位当属第一。

    “罗姨娘,您先睡下吧,大少爷今儿是不会过来的。”喜房中的喜婆子左等右等,就是不见罗小玉吩咐她们退下,忍不住开口劝道。

    “住口。”罗小玉身子坐的有些僵硬,却仍然忍不住怒不可歇,“再多言就撕烂你的嘴。”

    那喜婆子直接甩身就走了,临走时还咕哝着,“不受宠的姨娘有什么好嚣张的?我老婆子还懒得说呢。”

    说罢啪的一声关了门。

    冬日的寒风从门缝中灌进来,屋中原本不高的温度更低,罗小玉正襟危坐在榻上,等了又等,直到红烛燃尽,也不见宗海宁的人影。

    深夜,寂静的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罗小玉心中压抑着委屈最终爆发,猛地掀开头盖头。

    倒是吓了她贴身丫鬟索儿一跳,“小姐,您这是?”

    “你去看看姑爷来没来?”罗小玉铁青着脸色吩咐道,身上大红色的嫁衣如今看来简直是讽刺异常,罗小玉环顾周围,眼中浮上一层悲哀之色,和她想象之中的完全不一样。

    她的婚礼没有拜天地、没有十里红妆,甚至没有新郎。

    那个人就是如此的讨厌自己吗?

    这般的不待见自己吗?

    她罗小玉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这般折辱自己?

    索儿不多时回来了,罗小玉急声问道,“是不是已经来了?”

    索儿有些难受的摇摇头,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小姐,您睡吧,您的身体本来就没有好利索,若是再折腾病倒了索儿怎么向老爷交代啊?姑爷可能有事情耽搁了,明天也许就会来了。”

    “是吗?”罗小玉喃喃道。

    索儿用力的点点头。

    日夜交替,又是新的一天,罗小玉睁开酸涩的眼睛,阳光晃得她难受,勉强起身坐在铜镜前,镜中的人儿纤细瘦弱,下巴尖尖,面色苍白如雪,罗小玉情不自禁的抚上自己的脸,这还是自己的脸吗?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小丫鬟走了进来,见到罗小玉坐在梳妆台前,连忙打招呼,“罗姨娘,你醒了啊?让奴婢伺候您梳头吧!”

    啪!

    小丫鬟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罗小玉,完全不明白自己的到底说错了什么。

    罗小玉阴沉着脸,恶狠狠地看着小丫鬟,“不许叫我姨娘。”

    她明明差一点就能成为正室夫人的,可是现在......

    姨娘。

    多么讽刺的称呼啊。

    “这....”小丫鬟一脸为难,眼泪在眼圈中大转,索儿进来后连忙道,“我来伺候小姐梳洗就行,你先下去吧。”

    小丫鬟点头,哭着跑开了。

    “小姐您不要和一个无知的下人一般见识。”索儿轻声提醒道,“您一会儿不是还要去给镇国公和夫人,还有老爷子老太太请安的吗?”

    是啊。

    听到国公爷夫人几个字,罗小玉似乎从恍惚的情绪中反应过来,好似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还有表姑做依靠,这府中唯一与她熟识的人,表姑说过只要按照她说的做,就一定会帮助自己,如今自己已经嫁进来了。

    “快点帮我梳洗打扮。”罗小玉说得很急。

    日子对于唐曼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罗小玉的存在在夫妻两人眼中根本没有变化,唐曼每日在书房中处理家中的产业和账本,年末时,很多当初的账本竟然都被掌柜们送到京城来了。

    小孩儿依旧摆着个臭脸,日日粘着她,只是言语之中多了一份小心翼翼,好似生怕伤到自己一般,而小芙儿,则是被宗海宁除了上朝日日抱在怀中,就连处理公事时也是放在自己怀中哄着的。

    这种情形被很多下人、甚至朝廷同僚看在眼中。

    这也是一种态度,虽然并非亲生,但是宗海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所有人,这是他闺女。

    就连老太太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越来越接近年关,令唐曼最高兴的莫过于汪正德的布庄已经选了了地址,开张了,取名京城布庄,蜡染和扎染被汪正德日夜赶工的研究出来,蓝印花布、蜡染和扎染三种花布一上市就被抢购一空,异常火爆。

    汪正德这日带着精挑细选出来的三种花布样品给唐曼过目,唐曼大为赞叹,蓝印花布低调奢华、蜡染和扎染每块儿颜色明艳不低俗,入手质感很好,甚至每一块布的冰裂纹各不相同。

    “实在是太好了。”唐曼兴奋的道,“汪伯辛苦你了。”

    “算不得苦,不过是个体力活罢了。”汪正德连忙摆手,“要不是夫人您发明的,小老儿想破脑袋也做不出来呀!”

    “汪伯谦虚了。”唐曼从抽屉中拿出一纸契约递给汪正德,“汪伯您过目下。”

    “这是?”汪正德接过来一看,蓦地瞪大眼睛,吞了一口口水,连忙拒绝,“这可不行,夫人,您赶紧收回去吧,属下不敢当。”

    “我说当得起,您自然当得起。”唐曼重新把契约推过去,“当初转让您的店,请您当掌柜的,一年的薪俸是三百两,当时也是迫不得已,如今情况不同了,蓝印花布是您一手做出来的成绩,所以这两成的利润分给您一点都不多,也请您万万不要推辞。”

    “夫人,我.....”汪正德有些感动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心中再一次感叹自己跟对了人,“夫人,我汪正德是个粗人,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您放心,我一定更加努力,为您守护好这份产业。”

    “如此说来,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唐曼含笑点头,却见汪正德似乎有话想说,却又欲言又止,不禁开口问,“汪伯您有事吗?”

    汪正德想到最近京城中的传言,不禁为自家主子有些委屈,这么好的主子,知县老爷却还要纳妾,左看右看都是他家主子受了委屈,不禁心一横,大声道,“主子,小老儿也算痴长您几十岁,斗胆把您当作晚辈,若是有谁欺负了您,尽管告诉属下,若是住得不舒服,随时回来,咱们现在在京城中也算是宅子的贵人了。”

    话音刚落,隔壁传来一声杯子的破碎声。

    唐曼心有戚戚焉,糟了,被隔壁的醋桶听见了。

    汪正德大有告诉我,我帮你出气的架势。

    很明显,汪正德也听见响声了,有些疑惑,“主子?”

    “没事,老鼠吧。”唐曼头冒冷汗,“汪伯,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您就先回去忙吧!”

    汪正德纳闷的看着自家脸色有些不自然的主子,疑惑的走了,唐曼恨不得抱着头藏在角落里不出来。

    其实......

    若是说纳妾之后没有变化是不可能的。

    唯一的变化就是宗海宁这厮变得神经兮兮了,生怕她跑了似的,上次她就带着一百两银子的荷包出门,就被这厮错误的判定为要抛夫弃子的出逃,把自己做的三日没有下得去床榻,那还是在没有明显证据的情况下。

    而今天,唐曼不禁哀叹,汪伯啊,您是嫌弃她是资本家、要借助海宁的手了解了她么?

    脑中想法一闪而过,却见宗海宁那厮阴沉着脸缓缓走了进来。

    唐曼连忙先发制人,“海宁,你看你,又摆着脸色,哼。”

    宗海宁轻飘飘的一句话就秒杀了唐曼,“听说你要离家出走?”

    高大的身子一点点逼近。

    “绝不是你听到的那样。”唐曼连忙摆手,断然否定。

    “还有个宅子?”宗海宁眼中盛着满满凉意。

    唐曼内牛满面,恨不得冲到角落里画圈圈,定罪之前能判断一下是谁说的吗?

    “喂,海宁......别.......我一会儿还要给奶奶送蜡染去,不行......”

    “做完再去也不迟。”某醋桶气喘吁吁,“奶奶知道咱们夫妻恩爱也会开心的。”

    “嗯......唔......你轻点儿。”

    “你......专心点。”

    当唐曼捧着几块蓝印花布、蜡染扎染去老太太院子,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掀开帘子走了进去,竟然意外的看到周氏带着含羞带怯的罗小玉也在,而白蝶正在和老太太说话,看起来温婉可人,唐曼挑眉,竟然都凑到一起了。

    罗小玉阴阳怪气的开口道,“姐姐也来了?早上给老太太请安的时候没看见姐姐呢,晚上倒是见到了,不直姐姐请的是早安呢还是晚安呢?”

    周氏皱了皱眉,不悦的看了罗小玉一眼,赶紧扯了一下她的袖子。

    “原本就是我来晚了,有点事情耽搁了时间。”唐曼不是第一次见到罗小玉了,这女人和周氏的段数差得远呢。

    “姐姐什么事重的过老太太呢?”罗小玉忍不住哼道。

    “住口。”老太太中气十足的瞪了罗小玉一眼,看向周氏,“若是不懂的规矩就教好了再带出来。”

    这话说的已经很重了,周氏面色一百,低头。

    白蝶诧异的看了罗小玉一眼,这女人蠢得很,然后对着唐曼轻轻点头,“大少奶奶。”

    “嗯。唐曼含笑点头,然后坐到榻上,“奶奶的身子看起来好多了!”

    将手中的东西放在身旁。

    “老太太今儿胃口比往日好多了,多添了一碗饭呢!”赵嬷嬷笑米米的替老太太回到。

    “大少奶奶拿的这是什么?”白蝶有些好奇的看着层层包裹。

    “差点忘了这个了,就是因为这个耽搁了呢。”唐曼将外层的布展开,笑意盈盈的看向老太太,“奶奶您看,今年的新品。”

    布包一展开。

    屋中人皆被床榻上的东西吸住了心神,古朴靛蓝色的蓝印花布静静地在平摊在桌上。

    “这是?”白蝶惊呼,惊喜道,“新款的蓝印花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