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防不胜防(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1本章字数:4767字

    “谢谢郑大夫深夜赶来。”宗海宁几乎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和恐惧,若是振儿出了什么事情,他不敢想象。

    “无妨。”郑大夫似乎很疲惫的摆摆手,然后仔细地和宗海宁交代着一些注意事项,“一会儿我开个方子,切记要按照方子上的调理。”

    唐曼坐在床榻上,心疼的抚过振儿潮红的小脸,手脚麻利的将振儿的衣服整理好,突然一块儿漂亮的鹅卵石从振儿的怀中掉出来,唐曼一看,是白日时小孩儿曾经把玩过的鹅卵石,也没有放在心上,顺手放在桌上,给小孩儿掖好被子。

    淡不可闻的幽香在室内弥漫。

    正在开方子的郑大夫感觉到异样,突然转过头,一眼就看到桌上清透漂亮的淡黄色鹅卵石,皱着眉拿起,仔细的嗅着,突然脸色一变,颤声道,“这害人的东西是哪里来的?”

    “怎么了?有什么蹊跷吗?”宗海宁面色难看,阴沉着脸问道。

    唐曼脸色一白,想到振儿爱不释手的把玩的东西竟然是害人的物件。

    蓦地,唐曼的身子僵住,振儿的话言犹在耳,‘我已经捡了十几块,十几天呢!’,唐曼慌乱的翻出振儿惯用的宝贝盒子,吸了一口气,打开,最上层的赫然是和郑大夫手中一模一样的十几块鹅卵石,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看起来煞是可爱。

    看在唐曼眼中,却比吞了毒药还令她难受,她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有人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孩子身上,唐曼红了眼眶,振儿还那么小。

    振儿的满脸怒气、振儿的一嗔一怒、罗姨娘进门之后振儿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哄着自己,这样善良的孩子差点因为这些没命。

    唐曼心中的怒火越发炽盛,手指颤抖的不停,脑子更是一团混乱嗡嗡作响,只听得见自己轻飘飘的声音,“郑大夫,您看这些东西是不是也掺杂了茴香?”

    “这是下了狠心想要振儿的命啊,这东西被茴香水浸泡过起码一月以上,才会散发出这种淡淡的茴香味道,平常人根本就察觉不出来,也怪不得你们不知道。”郑大夫检查过也倒吸了一口凉气,“竟然想出这种下作的招数去害一个小孩子,作孽哟。”

    郑大夫本就出身中医世家,多年以来一直未王公贵胄诊病,自然看过不少,稍微想了一想就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一脸沉怒,“也幸亏从前振儿的身子调理的不错,不然如此剂量,不用等的老夫来,恐怕振儿就已经没命了。”

    宗海宁脸色顿时难看至极,强忍着滔天的怒火送郑大夫离开。

    “是她们。”

    是周氏亦或是罗小玉?

    唐曼紧紧的手指紧紧攥住,她从未想过害人,却有人不断的把这些下作的手段用在她和在意的人身上,今天是振儿,也许明天就是芙儿,后日就是海宁,她不愿意卷进是非之中,偏偏有人让她不得安生,那就不要怪她了。

    室内气氛凝滞到极点。

    唐曼和宗海宁面色阴沉的坐在主位上不说话,王嬷嬷、夜青和赵安站在两人身后,卿玉斋十几个小厮奴婢连夜被召集起来,都在下面跪着,唐曼的指骨一声声敲在桌上。

    一下一下。

    犹如敲在所有人的心上一般。

    “现在大家都在这儿。”唐曼声音沉静,听不出悲和喜,可就是奇异般的令人害怕,“曾在刚进国公府的时候我就对你们说过,不想留下的可以离开,但是,我绝对不容许吃里扒外的人留在我身边,我不愿意把手段用在你们身上,可是逼急了我也不会手软,现在.......”

    唐曼深吸一口气,“今天的事是谁做的?”

    屋中一片沉寂,下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说话,表情各异。

    “好吧,你们喜欢直接的。”唐曼冷着脸,挑眉,示意王嬷嬷将那害人的鹅卵石盒子拿出来,挨个让人辨认,“我重新问一次,这个是谁带进来的?”

    之前哭天抹泪的小美一见鹅卵石顿时脸色煞白,身子轻颤,王嬷嬷的眼睛是何等锐利,快速向唐曼使了个眼色。

    唐曼也看见了,嘴角勾出一抹笑,轻声问道,“小美,你知不知道?”

    小美吓得浑身发颤,磕磕巴巴的说道,“奴婢、奴婢不、不知道。”

    果然是出了内鬼,唐曼冷眼将小美的异样收在眼底。

    “世人都道,不见棺材不落泪,如今我是相信了。”唐曼一声冷笑,“海宁,对于嘴硬不说老实话的害人奴才,你觉得该如何?”

    “活活打死。”宗海宁嘴角一掀,冰冷的吐出四个字。

    “啊。”小美惊呼一声,吓得浑身发抖,脸色煞白的说不出话,却又紧咬着牙不肯吐口。

    “来人。”唐曼这回是下了狠心,“还不拖出去,脏了爷的眼睛。”

    就在小厮要将小美拖出去的时候,小美突然大哭起来,口中喊着,“不要,少奶奶、我说实话,我招。”

    “好,这害人的鹅卵石是谁给你的?”

    “是、是夫人院中的小花匠张生。”小美这下老实了,大声哭号,“少奶奶饶命啊,奴婢根本不知道这个会害的小少爷发病,若是提前知道,就是借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都不敢啊。”

    唐曼眉头一皱,看向宗海宁,两人对视一眼,果然是那个女人,“你们是怎么搭上线的?那人怎么说的?”

    “他只说,从花园找出来的,看着好看估摸着小少爷会喜欢,就让奴婢每天在少爷经常玩耍的地方摆上一颗。”小美抽抽嗒嗒的哭着,不停磕头,“少奶奶饶命啊,奴婢真不是故意的,小少爷一直对奴婢很好,奴婢怎么可能去害少爷呢?奴婢只是想用这个讨小少爷的欢心,没有想到张生竟然是害少爷。”

    想到这,小美也不禁咬牙切齿,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当了别人手中的刀,险些害了小少爷的性命。

    “你说张生每日让你摆上一颗?”宗海宁阴沉着脸。

    若是经过茴香水浸泡过的,肯定不会是一次性拿过来,毕竟新鲜的肯定药效最好。

    “是的。”小美愁苦着脸,抹着眼泪,点头。

    “他什么时候把这个东西交给你的?”唐曼明白了宗海宁的意思,问道。

    “每日亥时一刻,他都会偷偷潜入奴婢的屋子。”小美涨红了脸,讷讷答道。

    “来人,将小美带下去,都管住自己的嘴,若是走漏了风声,我拿他是问。”唐曼扬声道。

    “曼儿你的意思是想要趁机捉个现行?”宗海宁沉声问道。

    “嗯。”唐曼点头,眼中盛着狠意,“周氏敢把主意打到振儿身上,就该想到要承受我们的怒火,暂时先封锁消息,等到抓到张生,到了老太太那,人证物证俱全,看她还有什么话要说。”

    “只怕不会太容易。”宗海宁皱眉,“刚刚振儿发病,郑大夫到府的事恐怕是瞒不住的,现在封锁消息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周氏肯定已经提前警觉了。”

    “那也要试一试,不出这口恶气,我心难平。”唐曼冷冷的道。

    夜凉如水,白蝶熄灯躺在榻上,正想睡觉。

    突然,她蓦地睁开双眼,瞪着床榻旁边熟悉的高大身影,怒叱道,“怎么是你?”

    白蝶慌张的向左右看去。

    宗海蓝步步逼近,嘲笑,“不要再找了,老头子今晚是不会来的。”

    “你想做什么?”白蝶慌乱之后镇定下来,冷静的问。

    “我想做什么?”宗海蓝冷笑一声,手掌摄住白蝶的下巴,“这也正是我想问的,你到底想做什么?白蝶,我的旧相好,现在我是不是应该叫你一声姨娘啊?”

    “随你。”白蝶皱着眉头挣扎,可是一个女子的力气怎么敌得过大男人的力气,不禁怒道,“快点放开我,我是你的姨娘。”

    “放屁。”宗海蓝大怒,“勾搭我之后,又勾上我父亲,你是不是觉得把我们父子都玩弄到鼓掌之中很有意思啊?”

    宗海蓝大力将白蝶摔在榻上,一脸冷笑,“你现在去找我父亲哭诉啊,哭诉我弄掉了你肚子里的那块肉,去啊。”

    “海蓝。”白蝶垂下眼眸,放软了语气,“我只是没有办法,我左等右等也等不来你为我赎身,可是我总得为我的后半生打算呀!”

    “你的打算就是当我的后娘?”宗海蓝鄙夷的看着白蝶,嘲讽的说道,火热的鼻息在白蝶耳旁,引得她阵阵战栗,却听到宗海蓝冷冷说道,“这件事情没完,别以为你可以甩的掉我。”

    说完大摇大摆的推门离去了,留下白蝶垂着头,脑中迅速的盘算着什么。

    亥时刚过。

    宗海宁守在振儿身旁照顾着,由赵安扮成小美在榻上装睡,等待张生自动上门。

    “嬷嬷,这个办法行吗?”唐曼悄悄地问王嬷嬷。

    “也许行,也许不行。”王嬷嬷沉吟道,“如今之计,只等等。”

    亥时一刻。

    一个瘦小男人从墙角的小洞中无声无息的钻了进来,偷偷看向四周,见没有什么异常然后快速的跑向最近的屋子,推门进入小美的房间。

    一切如往常一般顺利。

    黑暗中,瘦小男子悄悄摸到榻上,拿出怀中的鹅卵石,轻声叫道,“小美。”

    榻上的赵安瞬间睁开眼睛,快速翻身将男子双手反剪,冷笑道,“终于等到你了,张生。”

    屋中灯火瞬间大亮,小花匠张生终于知道自己上当了,面色有一瞬间的惊慌失措。

    “夫人院中的小花匠张生。”唐曼打开房门走了进来,一脸冷意,居高临下的看着男子,“小美已经招供了你受人指使加害小主子的事,你还有什么要讲的吗?”

    “什么招供?少奶奶,奴才根本就不知道您在说些什么?”瘦小男子张生眼睛一转,全盘否认,一脸无辜,哭天抢地,“少奶奶您可不能因为您是主子就能随意的冤枉奴才啊。”

    “半夜三更时分,偷偷潜进小美的房间,你还要狡辩吗?”唐曼重重的拍了桌子,满脸怒气的盯着张生。

    “奴才只是太喜欢小美,想偷偷看看她,这罪名我认,可是什么加害小主子奴才根本就不知道。”张生狡辩道。

    不知为何,张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腹中如一股火烧一般,进院子的时候还不明显,现在好似慢慢蔓延到脏腑,张生只觉得喉中一甜,顿时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张生拼命的爬向唐曼,困难的开口道,“少奶奶,救、救我。”

    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了屋中的所有人,包括唐曼和王嬷嬷。

    风声还是走漏了,她本想抓住周氏的把柄,没想到却被周氏提前来个杀人灭口。

    唐曼心中一震,赶紧上前抓住张生的衣襟,急声问道,“是谁指使你的?”

    唐曼中心知道,单单是一个小美的片面之词,根本就不可能扳倒周氏,他不能就这样什么都不留就死了,不能。

    “夫、夫,救我。”张生说完就气绝身亡了。

    唐曼恨得牙痒痒。

    “嬷嬷。”唐曼示意王嬷嬷。

    “带下去。”王嬷嬷先是和赵安使个眼色,后者很有眼力见的吩咐把人带了下去,王嬷嬷才走到唐曼身旁,“少奶奶,我怀疑周氏指不定会反咬咱们一口,您要有所准备啊。”

    唐曼沉重的点点头。

    回房之后。

    “这的确像是周氏做的事情。”宗海宁脸色也十分难看,“做事情不留把柄向来是她做事的风格。”

    “我和嬷嬷担心她会反咬一口,上门来要人。”唐曼心中担忧,届时人已经死了,如何能交的出一个鲜活的张生。

    “不怕,这事你不要再管了,我来处理。”宗海宁轻轻将唐曼揽在怀中,轻声说道,“辛苦你了,曼儿。”

    “不。”唐曼抬头,“男主外女主内,宅子里面的事,你一个男人怎好掺合进来,你做好朝堂之中的事就行,我心里有数,我不辛苦,只是.......”

    唐曼声音一顿,“孩子们的安全,咱们得守得更严密些,简直令人防不胜防啊。”

    “振儿这边我会暗中加派人手的,芙儿整日跟着我,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也不要太宠着芙儿,若是将来称为无法无天的小霸王,看哪家敢娶她?”唐曼微嗔。

    “我宗海宁的闺女,就算成为霸王又如何?她有那个资本。”宗海宁傲然。

    “怎么样了?”红梅一回来,周氏急急的问道。

    “您放心吧夫人,任是医仙再世也救不了一个死人。”红梅得意的一笑,“就是那边怀疑咱们恐怕也是找不出证据的,奈何不得咱们。”

    “只可惜。”周氏咬牙,差一点那个小崽子就死了,就差那么多一点。

    “夫人,要不然,奴婢再......”红梅眯起眼睛,手横在脖子上,做出一个杀的动作。

    “不可。”周氏急声阻止,警告的看了一眼红梅,“记住,以后不许再提这件事情,人前人后都不行,就烂在肚子里知道吗?”

    “奴婢知道。”红梅低声道。

    这种事情只能做一次,再做难保不会被人察觉到马脚,她倒不是怕那个乡下女人,只是怕那个人。

    想到那个人,周氏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上次害的宗海宁抗旨的事情,已经让那个人很不满意了,若是再触犯她的底线。

    不行。

    周氏一颤,心有余悸。

    “夫人,咱们院子中没了个人不能就这么算了,若真是无声无息才显得咱们心虚了。”红梅忽然之间说道。

    “你是说?”周氏眼中精光一闪。

    “咱们不但要有个动静,还要大张旗鼓的上门要人,看大少奶奶和大少爷如何交的出?若是交不出,咱们就得好好说道说道。”红梅眼睛微眯,嘴角轻挑。

    “好,就这么办。”周氏赞同的点点头,突然想起来,“这几日二少爷怎么样了?”

    “二少爷最近几日没有出去,只是待在房中,奴婢去看了几次,二少爷在用功读书。”红梅微微一笑。

    “看来经过上一次的事情,蓝儿终于懂事了。”周氏十分欣慰,突然想起来,“再过几日清儿就要从书院回来了,你让下面的人做几套新棉衣,省的他不适应这边儿的寒冷。”

    “夫人您就放心吧,奴婢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