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惊天丑事(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1本章字数:2505字

    第二日,宗海宁早早的去上朝了,唐曼正在照顾着宗振,吃了郑大夫开的药,小孩儿面色已经好多了,只是还有些虚弱。

    夜青悄悄走进房中,“少奶奶,夫人来了。”

    “她还真敢来?”唐曼手略微停顿一下,脸上冷笑,转过头对夜青道,“你先照顾下小少爷,记得一刻钟后给他喝些凉开水,我去会会她。”

    唐曼走出房间,直接向堂屋走去,一进门就见周氏悠然的坐在那,唐曼开口笑道,“婆婆今儿怎么有空过来?不然曼儿也打算去给您那,再去给老太太请安呢!”

    唐曼心中却是冷笑连连,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笑的毫无破绽。

    “是这样的,今儿起来下人来报,说是我院子中的花匠昨儿傍晚被你叫过来了,昨一晚上没有回来,下面的人担心出事,就报到我这儿来了。”周氏笑容温婉,眼神却是咄咄逼人,“我也只好过来看看,他若是真有什么错儿就看在娘的面子上绕过他这一回,哎,我院中的花园都是此人在打理,少了他还真的不行。”

    奥斯卡最佳影后奖不给她真是可惜了。

    唐曼心中鄙夷,前脚害人,后脚竟然大摇大摆的来反咬一口,颠倒是非黑白的好手,那张生明明就是半夜时分偷偷潜入,到了周氏的口中却变成傍晚时分,反倒成了自己这个儿媳不识好歹,扣押婆婆院中的人,没有给她这个婆婆脸面。

    唐曼暗地里冷哼,好,今儿就看本姑娘怎么给你的脸面。

    “我叫的?没有啊!”唐曼装作不知情,讶异道,“原来是娘院子里的人,娘您可有所不知,那人亥时潜入,竟然意图对曼儿院中的丫鬟不轨,曼儿和海宁还以为是打哪里来的狂徒呢!”

    唐曼顿了一顿,把亥时时分说了出来,点明周氏,意有所指的道,气愤道,“这不,相公气的审了半宿,那人死不开口,相公按照家规已经乱棍打死处置了,若不是曼儿劝着,相公恐怕.......哎。”

    “你们......”周氏痛心疾首,“孰能无过?怎能如此歹毒?”

    “怎么会是歹毒?”唐曼诧异的看了一眼周氏,冷笑,“本来曼儿还不清楚那人的身份,如今倒是明了了,这种狂徒半夜时分闯入我们的院子,乱棍打死已经留了颜面,若是老太太和老爷子知道,娘......这后果......”

    唐曼摆弄着手中的念珠,挑眉,皮笑肉不笑,言犹未尽。

    可是这未尽之意屋中之人恐怕没有一个不明白的。

    “处置的不错。”周氏被噎的好半响才找回声音,若真是闹到老太太那里,老太太本就不待见自己,定然不会偏帮自己,想起老太太提过的让这个女人跟着自己学习掌家,周氏只得咬牙笑道,嘴角僵硬,“想不到张生平日里老实巴交的模样,背地里竟是人面兽心,如此以正家风,虽然他是我院中的人,但是娘绝不会偏袒。”

    “如此,就再好不过了呢。”唐曼轻飘飘的说了一句,看着周氏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表情淡淡。

    日暮西沉。

    白蝶看了看外面的夕阳,“今儿国公爷过来吗?”

    “回姨娘,国公爷身边的人刚刚来过,让您先歇下,”丫鬟轻声答道。

    “嗯。”白蝶淡淡的应道。

    “二姨娘,罗姨娘过来了,在偏厅等着您呢!”一个丫鬟走了进来禀告道。

    “我马上就去。”白蝶听了面色一喜,没有想到罗小玉竟然真的自动上门了,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二姨娘,不知小玉是不是叨扰了。”罗小玉一见白蝶便笑意盈盈的道。

    “哪里的话,小玉愿意来东苑可是我的荣幸呢。”白蝶热情的招呼道,将手中的胭脂水粉放在桌上,“要不我也正要去给你送去呢。”

    “真的?”罗小玉一脸惊喜,打开一个盒子,见那胭脂水粉质地细腻,香气迷人,心中暗道,没有想到这白蝶倒是个大方的,罗小玉脸上的笑容更加真实了几分,“这个真的很不错呢,谢谢您了。

    “小玉这话儿可就见外了,咱们都在一个屋檐之下,就是一家人,再说这样的话我可就生气了啊。”白蝶似笑似嗔的道。

    白蝶本就好看,如今再这么笑着,登时看的罗小玉呆了,心中暗道,之前表姑母不停地在自己耳边说白蝶有心计、白蝶不好想与,只怕都是危言耸听罢了,再想到白蝶如今深受国公爷爱,表姑母不过是嫉妒罢了。

    罗小玉情不自禁的笑了笑,“那小玉就收下了。”

    白蝶本就是欢场中人,极为擅长看人脸色,学识风度见识本就比一般闺阁女子强上百倍,如今之下的刻意讨好更是中了罗小玉的下怀。

    仅仅半下午的功夫,罗小玉觉得自己碰到了知己,心中更加喜欢白蝶了。

    另一方面,若是白蝶能在国公爷面前美言几句,或许自己和那个负心人还有一点点的可能,罗小玉心中不停地在盘算着,她堂堂的千金之女、黄花闺女怎么可能在这国公府凄凉的老去,若有朝一日,她定然抢回宗海宁,踢走那个不要脸的乡下女人。

    如此想来,罗小玉不禁幽幽叹道,“还是二姨娘好福气,国公爷这般眷顾着您,哎。”

    “小玉何出此感慨?”白蝶垂眸,遮住眸中的厌恶之色,明知故问。

    “自从成亲之后,爷就从未踏步过我的院子,哎,二姨娘您是不会懂得那种寂寞的滋味的。”罗小玉幽幽叹道。

    “同是女人我怎么可能不懂呢?”白蝶附和道,突然之间道,“那小玉若是不嫌弃宿在我这如何?咱们还能做个伴。”

    “这....可以吗?”罗小玉轻咬着嘴唇,瞪大眼睛。

    “国公爷也好几日不曾来了,咱们可以说说话做个伴呢!”白蝶劝道。

    “好吧,那打扰姨娘了。”罗小玉想想也好,她实在不愿回到那个冰冷的房间了,只有自己,难受的让她崩溃,再者,白蝶让她有种碰到知心人的感觉,罗小玉很欣然的答应了白蝶的挽留。

    两人从下午一直聊到很晚,白蝶贴心的亲手为罗小玉准备了被褥,把她自己的房间让给自己住,甚至点上了令人安眠的熏香之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罗小玉觉得十分窝心。

    宗海蓝踏着虚浮的脚步,喝的醉醺醺,向着东院走去,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自己的女人,一夕之间就变成了父亲的女人、自己的姨娘了?想到那个可恨的女人,宗海蓝越来越忿恨,他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酒精的作用之下,宗海蓝眼前的世界不停地摇晃,宗海蓝甩了甩头,看准之后推门而入。

    一进门。

    宗海蓝就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宗海蓝迷恋的深吸了一口香气,越发得意,以往百般撩拨才能站起来的小兄弟精神百倍,令宗海蓝自信大增,摇摇晃晃的走向床榻,看着那个隐隐约约带着模糊之意的女子,一股醉人的香气冲进鼻。

    宗海蓝佞笑的解开了自己的外衫。

    “唔。”罗小玉蓦地从睡梦中惊醒,震惊的发现自己的嘴被塞住,手脚被制住了,一个沉重的物体压的她透不过气。

    惊慌挣扎之间一个佞笑的男人声音传来,带着鄙夷和不屑,“本就是风尘的践人,装什么桢洁烈女?”

    “不要!”

    罗小玉顿时陷入绝望的情绪当中,泪水滑落滴入枕中。

    夜只剩下痛的彻骨的绝望和酒精下的疼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