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惊天丑事(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1本章字数:2493字

    “不。”周氏连跪再爬的爬到宗海蓝身边,“老爷子、老太太,这件事情蓝儿一定是被人陷害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不能草率的将蓝儿赶出家门啊,老太太。”

    周时眼中燃着疯狂的神色,手指猛的指向罗小玉,“定是她勾引的蓝儿,否则蓝儿怎么能犯下如此的大错,而她与蓝儿在东苑被发现,蓝儿怎么会无故跑到东苑,小玉也不在她自己的院子,反而出现在白蝶那个小践人的房中,这件事情疑点重重啊,老太太,您仔细想想就能明白,我的蓝儿一定是被冤枉的。”

    周氏心乱如麻的看着老太太,一脸哀求,却看见老太太身旁的唐曼面无表情,甚至连一丝丝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周氏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恍然大悟,这是那个乡下女人的手段?

    心中已经有了这样的猜想,不然事情和时间怎么能凑得这么巧,联想到那个乡下女人和自己说的话,顿时心中已经分明了。

    她知道了自己算计,然后伺机报复。

    这分明是那乡下女人设下的圈套。

    只怕白蝶那个小践人也跑不了,周氏顿时恨得咬牙切齿。

    罗小玉蓦地被周氏指着,听着那完全不辨黑白的指责,罗小玉苍白着脸,昨晚就哭的红肿的双眼,如今肿得更加厉害,不敢置信的看着周氏,颤抖着嘴唇,半响没有说出话,“姑姑。”

    她怎么如此骂自己?

    她分明就是无辜的,是受伤最重的,而她为了自己儿子,是想彻底的毁了自己,好一个她敬重的表姑姑,竟是这般的嘴脸,难看之极。

    罗小玉想起自己病中,周氏去探望的假仁假义,她骗自己哭闹上吊,骗自己嫁进宗家,然后独守空房,受尽白眼,连一个下人都敢给自己脸色看;她骗自己去争去抢去和段曼儿斗,一切都是为了她自己。

    如今她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个表姑姑,嘴里假仁假义的为自己好,暗地里,分明是自己一切悲剧的根源。

    只怪自己明白的太晚了。

    罗小玉的眼神变了,好似一瞬之间变了一个人一般,罗小玉深吸了一口气,在地上磕头,哭诉道,“老太太,小玉是无辜的,小玉昨儿只是听闻白姨娘开了一个脂粉的铺子,才去东苑的,只是和白姨娘聊得太晚了,就宿在东苑了,只是没有想到,半夜时分,二少爷突然醉醺醺的闯入,一句话不说就要行那无耻之事,小玉、小玉拼命反抗,却....”

    罗小玉不由得悲从中来,痛到深处,眼泪无声簌簌滑落,恶狠狠地瞪向宗海蓝,“他竟.......”

    罗小玉豁出去了,就算死也得拉个垫背的,罗小玉猛地掀开自己的袖子,露出胳膊上触目惊心的伤痕,擦干眼泪,磕头,眼神坚定,“老太太,求您为小玉做主,一切并非小玉所愿,若宗家不能还小玉这个公道,小玉宁愿豁出脸面不要,也定要讨个说法。”

    言下之意,已经隐隐带着威胁之意,周家老太太极其注重名声,罗小玉自然也是心中了然的,所以才敢如此说。

    周氏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敢相信这个平日没有脑子一般的罗小玉能说得出这样的话。

    “白姨娘,罗姨娘说得可属实?”老太太脸色一变,喝道。

    “回老太太的话,一切属实。”白蝶面色苍白的开口,身子摇摇欲坠,仿佛受惊不小。

    白蝶听到罗小玉的话之后,心中一喜,周氏的最后一击令罗小玉将怒火恨意完美的转移到她身上,一点都没有怀疑到自己身上,白蝶心中不断的盘算着,经此一件事,罗小玉只怕已经恨透了周氏,若是留着她......

    白蝶心中不断衡量着。

    “小玉与我相谈甚欢,我再三挽留才留宿在东苑。”白蝶一脸悲痛,眼圈带泪,哽咽道,“冬日寒冷,东苑其他的房间阴潮寒冷,白蝶生怕冻到小玉,才特意的让小玉住在我的房间,没有想到竟然害了小玉,呜呜呜。”

    白蝶说道痛处,竟然哭了起来,“一切都是白蝶的错,老太太请您责罚白蝶吧,本来受这种痛苦的应该是白蝶,白蝶贱命一条,死就死了,如今平白连累的小玉受冤,白蝶愿一死。”

    “白姨娘。”罗小玉感动的眼中带泪,深深地看着白蝶,“这一切都不关你的事,可恨的是.....”

    罗小玉带着恨意的眼睛缓缓转向宗海蓝。

    在场的人脸色都很不好看,两人口径一致,令在场人心中都明白了,阴差阳错,罗小玉成了受害者,怪就怪醉酒纵欲的宗海蓝。

    宗志勇听后恨得睚眦欲裂,若非罗小玉阳差阳错的住在白蝶的房间,那么今日受害的岂非是?

    白蝶。

    宗志勇心中一惊,届时这丑闻恐怕就会令宗家满门蒙羞,所有人都会抬不起头来,宗志勇一耳光狠狠地打的宗海蓝嘴角流血,颤抖着大骂道,“孽子。”

    然后转过头磕头,“娘,儿子不会再袒护这个孽子了,您......就按照家规处理吧!”

    “不。”周氏尖声道。

    “等等。”老太太冷冷的开口,凌厉的看向白蝶,“你说你院中别的房间阴冷潮湿,分明就是在说假话,每个房间都有地龙,怎么可能阴冷潮湿?”

    “白蝶不敢说谎。”白蝶嘤嘤哭道,“夫人分给东苑的煤炭木火确实不多,白蝶不敢浪费,平日国公爷去了,也只是暖了一间房间,其他的就......妾身也不敢告诉国公爷,老太太若是不信您可以盘问东苑的丫鬟,白蝶若是有半分谎言,任凭责罚。”

    唐曼看着白蝶和周氏几人,心中已经确定这是白蝶的手段无疑,想到之前周氏险些害的振儿没命,自己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心中冷笑,她不介意再去添一把火,轻声道,“老太太。”

    “你说。”老太太气得不轻,哼道。

    “白姨娘所说的应该不是谎话。”唐曼咬着嘴唇,斟酌着用词,“因为.......我和海宁的院子分到的炭火也不是很足,因为有小孩子,所以平日浪费了一些,炭火前儿就用完了,曼儿开了私库让下面的人重新去采买的。”

    周氏身子晃了一晃。

    宗志勇冷冷看向周氏,咬牙切齿,“你这个刻薄妇人!”

    原本以为她贤良淑德,背后竟然苛待长子,挤兑姨娘,他这些年是根本就错信了她。

    “什么?竟有此事?”老太太皱着眉头的看向唐曼,“之前怎么没说?”

    “若是不够,曼儿自己买些就是了,不愿因为自己的事,惹得老太太心烦。”唐曼轻轻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丝的委屈,在老太太看来更多的是善解人意。

    老太太点点头道,“好孩子,以后受了委屈不要忍着,要说出来知道吗?有些人你越忍越蹬鼻子上脸。”

    言下之意已经相信了白蝶的话。

    老太太冷冷的看向周氏,大怒,“你可有话说?”

    “老太太,您听我解释。”周氏眼神瑟缩了一下,连忙说道,“府中钱财有些周转的困难,所以才......”

    “有困难是吗?”老太太冷笑。

    “是。”周氏低声答道。

    “从今以后府中的账目你不要管了,交给曼儿管,毕竟以后这个家也是要交给海宁夫妻的。”

    老太太气得眼睛冒火,“我算看出来了,这个家要是在放在你手上,迟早要败个精光的。”

    周氏眼前一阵眩晕,不敢置信的看向唐曼和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