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掌家权(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1本章字数:2527字

    周氏心中一喜,惊喜若狂的回头,祠堂的门被打开,外面丝丝光线照进祠堂,似乎驱散了点点阴云,一个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身着鸭蛋青色的衣衫,浓浓的书卷气息,面容清秀,和周氏有几分相像。

    周氏欣喜若狂,喃喃道,“清儿。”

    “爹娘我回来了。”宗海清安慰似的看了一眼周氏,视线扫过宗海蓝,突然之间将宗海蓝拎起来,一拳重重的打向宗海蓝,下手没有半分余地。

    下手的狠意不似书生。

    一拳一脚重重的打在宗海蓝的身上,宗海蓝好似被打懵了一般,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

    “清儿。”周氏懵了,慌忙喊着住手,“他是你哥哥,你要打死他吗?”

    “我就是要打这个混账哥哥。”宗海清猩红着眼睛,恶狠狠地揍宗海蓝,半响之后宗海蓝被扔在地上,已经鼻青脸肿,口中吐了一口鲜血,似乎伤了五脏内腑。

    周氏急忙跑到宗海蓝身边,心疼的急了,对着宗海清尖叫喊着,重重的推了宗海清一下,“你要干什么?”

    宗海清?

    唐曼心中一惊,微微蹙眉,看向宗海宁,却发现他眸中一片漠然之色,没有半分反应,仿佛一身浓浓书卷气的人宗海清本应就是这样子似的。

    祠堂内一片寂静。

    唐曼也只能静观其变。

    白蝶一见宗海清进门就开始打宗海蓝,心中咯噔一下,坏了。

    宗海清却理也没有理周氏,直接走上前跪到宗海宁面前,“大哥、嫂子,二哥做错了事情,我这个做弟弟的替他陪个不是,大哥你就原谅他这一回吧,以后弟弟监督他,绝对不会再犯了。”

    宗海宁漠然的看了宗海清一眼,冷冷的道,“他怎么样和我没有关系。”

    在他眼中,那个女人只是他名义上的姨娘,和紫儿青儿一样,和他没有关系。

    宗海宁侧过头凝视着身旁的唐曼,紧紧攥住唐曼的手,心中一暖,眸光柔和,只有这个女人,才是他的妻。

    “奶奶。”宗海清转过头对着老太太磕头道,“求您收回成命,清儿已经教训过二哥了,想必他也不是有心的,现在也知道后悔了,圣人有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最重要的是知错能改,二哥以后一定会改的。”

    “清儿,你该知道的,宗家的名声大过一切。”老太太冷冷的看着宗海清,态度没有一点缓和。

    “奶奶,清儿也是为宗家着想。”宗海清深吸了一口气,道,“您仔细想想,大哥的姨娘和小叔子搅在一起,可是惊天的丑闻,若是这件事情咱们低调处理,外面有什么风言风语外人肯定觉得会是谣传,可是若是您真的将二哥逐出家门,就等于坐实了这件事情,这件事情一出,于谁都不光彩啊,人嘴两张皮,谣言是堵不住的,况且......”

    “大哥还在朝堂,就算是大哥不在乎,可是并不代表大哥不会受到牵连啊。”宗海清十分理智的分析,“再者来说,罗姨娘毕竟是深闺妇人,传出去还要还要怎么做人?”

    罗小玉咬着嘴唇低着头,明显是同意了宗海清的话。

    却听宗海清看向唐曼,“嫂子,家和万事兴,赶走二哥,爹娘心里不会好受,爷爷奶奶面上也未必有光,三弟听说大哥在御书房做事,这件丑闻传出去,对大哥影响也不好啊。”

    宗海清深深地看了唐曼一眼,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磕了一个头。

    “快起来,这可使不得。”唐曼完全没有料到,对着宗海清急道。

    “不,长嫂如母,嫂子自然是受得起,况且二哥做错了事,三弟代替哥哥向您赔罪,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哥哥。”宗海清激动地说道。

    “这个。”唐曼有些迟疑,最终还是开口,“三弟,你起来吧。”

    这是唐曼第一次见到宗海清,浓浓的一身书卷气,可是心中却觉得这个年轻人了不得,行事诡异,却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他进来短短时间,却彻底的扭转了局势,一番话说得爷爷奶奶沉默着,显然是动摇了,就连受害人罗小玉也是一道沉默着,不难看出,宗海清的说在她的心中起了不小的波澜。

    女人的桢洁大过一切,罗小玉很显然也不想闹得人尽皆知。

    那么最终的后果,很可能就是吃下了这个哑巴亏。

    唐曼心中千头万绪一起涌来,想着宗海蓝一见面就嘲讽自己快成了寡妇,而宗海清第一次见面却肯为了他的二哥屈尊下跪,唐曼心中动摇了。

    宗海清此人,太不简单。

    能屈能伸能忍,行事诡异,这样的人,若是与自己为敌。

    唐曼心中不禁打了个冷战,太可怕了。

    唐曼悄悄地看了一眼白蝶,两人眼中同时闪过一道精光,双方都明白了,看来今日要扳倒宗海蓝,断掉周氏一个希望是很难了。

    “你想怎么办?”沉默中,老爷子开口了,眼光凌厉的盯着宗海清。

    “死罪虽免,活罪难饶,就罚打五十大板吧。”宗海清瞥了一眼罗小玉,眸中似有深意。

    唐曼和白蝶都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五十大板?

    足以要了正常人半条命,那可是他的亲哥哥。

    宗海清的动作虽然不明显,却被唐曼收在眼中,心中还是一惊,此人心思缜密,百密无疏,短短时间内甚至连罗小玉的情绪都考虑到了,五十大板,算是给罗小玉的交代,让她挑不出理来,却可以免去宗海蓝被逐出家门的惩罚。

    两相比较,五十大板看似严重,实际上已经很轻了。

    “嗯。”老爷子冷冷的哼了一声,“便宜这个小兔崽子了。”

    言下之意是同意了宗海清的意思,老爷子话一出口,旁人就算有意见,也没有人说出口,唐曼心中不免有些微微的失望。

    “至于罗姨娘。”宗海清顿了顿,看了罗小玉一眼,“奶奶,既然事已至此,只能让她去二哥房中了,二哥没有妻室,也不算委屈了罗姨娘,您看如何?”

    “小玉你觉得怎么样?”老太太的面色缓了缓,然后看向罗小玉问道。

    罗小玉咬了咬下唇,瞥了一眼宗海蓝,半饷,才轻声说道,“就依老太太的意思。”

    “事情就这样吧。”老太太突然冷冷开口,“但是。”

    老太太看了一眼周氏,“回过头把你手中的账本钥匙都交给曼儿,从今天起,让她掌家吧!”

    周氏身子晃了晃,脸色苍白,嘴唇颤抖,“老太太,我.....”

    “这样甚好,娘亲正好可以休息休息。”宗海清接过周氏的话,说道。

    周氏惊恐的抓着宗海清的袖子。

    “很好,曼儿,一会儿你不用送我了,回去看看帐吧,若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老太太说完就率先站起来,和老爷子相互搀扶着走了出去。

    “是。”唐曼无奈的点点头。

    周氏带着恨意的眼光已经要将她刺穿了,天知道她对宗家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唐曼耸了耸肩膀,有点不情愿。

    宗海宁低低的在唐曼耳边笑道,“不要嘟嘴,都快能拴上一头牛了,老太太是信任你。”

    唐曼对宗海宁怒目相向。

    “清儿,你为什么要答应?”从祠堂一出来,宗志勇就扶着‘受惊’的白蝶回到东苑了,周氏走在前面,宗海清扶着宗海蓝走在后面,一进门,周氏便不甘心的怒道,“清儿,如今掌家之权也被那个女人抢走了,以后还会有咱们娘三儿的容身之地吗?只怕整个家都要变成那乡下女人的天下了,你知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