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1本章字数:2563字

    “哦?”唐曼脚步一顿,冷笑着看着镶儿,“小女孩儿,最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想清楚自己有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他若是你的,何必跑来找我叫嚣,你最好一直维持这样清纯小白莲的样子,万一露馅了,指不定会惹得我夫君的嫌恶。”

    唐曼一番话气的镶儿眼圈通红,怒道,“你!”

    唐曼说完看也没有看镶儿,转身就走,和不相关的人,何必多费唇舌,只是心里传来丝丝的绞痛,提醒着她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洒脱。

    “镶儿小姐。”红梅悄悄出现在镶儿的身后,轻叹一声,“这回您都看见了?大少奶奶向来目中无人,哎。”

    “红梅姑姑。”镶儿瞬间收起怒容,委委屈屈的看着红梅,咬着嘴唇,“她这样子难道就没有人管管她吗?任由她为非作歹?”

    “怎么没有?夫人根本就管不了大少奶奶。”红梅轻声叹了一声,“这下您相信奴婢说的话了吧?只可惜振儿小少爷受苦了,上次振儿少爷病的差点就死掉了,若是您姐姐在世,肯定会很心疼的,我家夫人实在看不下去,又不方面出面,只好让奴才偷偷地给您送信儿。”

    红梅看起来又气又无奈。

    “您放心吧,我会和奶奶说得。”镶儿紧紧咬着下唇,低声说道,“有我在一天,我不会让那个女人继续得逞的。”

    角落中,镶儿的视线轻飘飘的看向宗海宁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爱恋。

    五年了。

    他终于回来了,自己终于又见到姐夫了,这次她绝不放手,只是......

    冯镶儿眼睛微眯,眼中闪过嫉妒的光芒,他竟然娶了新人,明明就是自己最先喜欢上姐夫的,结果他娶了姐姐;姐姐去世了,他又娶了别人,究竟什么时候他能看到自己的存在?

    红梅见目的已经达到,朝着镶儿福了一福,悄无声息的退下了。

    另一边,老太太终于醒了,虚弱的看着守在病床前的宗海微和二夫人,还未说话,眼泪哗哗的留下来了,嘴唇颤抖着。

    “奶奶,您醒了。”宗海微惊喜的看着老太太。

    “微儿。”老太太哽咽着跟红着眼圈,心中疼的难受,白发人送黑发人,世间最悲痛的莫过于此。

    “奶奶您醒过来就好了。”宗海微用手背抹了抹眼泪,紧紧地抓着老太太的手。

    “我可怜的孩子。”老太太挣扎着坐了起来,将宗海微的头揽在自己怀中。

    “老太太您没事就好。”二夫人王氏红着眼睛,“我们母子就先家了,改日再来看您。”

    “去哪里?”老太太心中一惊,随即瞪着眼睛,“你们是我的儿媳和孙儿,哪里都不准去,国公府就是你们的家。”

    “老太太,儿媳知道您的心思,但是我们母子俩在这里毕竟已经不方便了.....”二夫人垂着泪。

    “你们就放心的住下吧。”周氏挤在一旁劝慰道,“都到现在了,弟妹你还说什么傻话呢?我们是一家人,就不能说两家话,微儿是老太太的孙儿,也是我的侄儿,我们宗家的子孙怎么能流落在外?这让我们如何对得起已经过世的二弟啊?”

    “嫂子。”二夫人感动得看向周氏。

    “老大媳妇儿说得对。”老太太破天荒的赞许的看了一眼周氏,点点头,“一会儿让老大媳妇儿给你们安排安静的房间先住下,明儿让工匠将你们以前住的院子修葺一下,就住在那儿吧。”

    老太太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苍老的手轻轻抚过宗海微的发丝,“让微儿住在他父亲生长的地方也好。”

    “奶奶。”宗海微红着眼睛看着老太太,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你们先下去休息去吧。”老太太挥了挥手,示意周氏将他们带了下去。

    “是,奶奶您也要注意身体,孙儿明天再来看您。”宗海微红着眼圈说道。

    周氏早就已经吩咐丫鬟们将房间打扫干净,带着二夫人母子过来,抓着二夫人的手,“你们就放心的住下吧,这回可不许再走了。”

    “嫂子,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若不是你找到我们母子,恐怕......”二夫人红着眼圈低声道。

    “弟妹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当年在国公府我们姐妹处的那么热乎,虽然后来发生了那事,哎,老二的丧事恐怕要缓上几天,毕竟老太太现在情绪不稳定,若是病了身子可就坏了,况且.......”

    周氏顿了顿,“弟妹你放心,明儿嫂子我一定向老太太进言,让二弟重新进入咱们宗家的祖坟。”

    “如此这般,那是最好不过的了。”二夫人又惊又喜,然后眼泪刷刷的落下来,哽咽道,“这些年,爷心头的大石总算能放下了,相信爷在天有灵也会十分欣慰的。”

    “只是......”周氏有些困难的开口,面色迟疑,“不不知道老太太会不会听得进我说的话,毕竟现在家中说了算的不是我,哎。”

    周氏一脸愁苦的开口。

    “什么?”二夫人吓了一跳,不敢置信的看向周氏,“嫂子您可是一府的当家主母啊,怎么可能?”

    “都是一家人,若是别人,这话嫂子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啊,觉得愧得慌,咱们妯娌之间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周氏重重的叹了一声气。

    “嫂子您只管道来。”二夫人皱着眉,“究竟是怎可回事?”

    “老大新进门的媳妇儿心机又深又有手段讨得老太太的欢心,在老太太过寿宴之前,老太太早就将我手中的掌家之权交给那个老大媳妇儿了,如今这府中,我说的话早已不如从前了。”周氏蹙着眉,叹声,“如今的国公府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国公府了,国公爷又一门心思的宠着新进的姨娘,嫂子我人微言轻啊。”

    “竟有这等事?”二夫人大吃一惊。

    “可不是,弟妹有所不知,老大媳妇儿本就是乡野女子,一路爬到这等地位,弟妹你可以想象,这心计,连我都吃了闷亏呢!老二的事,若是她阻止,这事十有八九不成啊!”

    “嫂子,我心中已经有数了。”二夫人一脸凄楚的低声说道,面对西方,“如今妹妹只能期盼佛祖显灵,老太太开恩啊!”

    二夫人一脸疲惫之色,多年辛苦的讨生活,面上的皱纹如同老妪,比之周氏简直如天地之差。

    “弟妹想必已经累了,你早些休息吧。”周氏提出告辞,然后又让丫鬟婆子们送来新衣服新被子等用品,调过来四个小丫头,对王氏道,“以后就让她们几个伺候你和侄儿吧,缺少什么尽管和嫂子开口啊。”

    “多谢嫂子。”二夫人一脸感恩的送走了周氏,又屏退四个小丫鬟。

    一直坐在一旁没有出声的宗海微有些感动,有些迟疑的低声道,“娘,大伯母对咱们真的不错呢!只是,堂嫂若真的阻拦,爹入宗祠的事......”

    “傻孩子,你还是太单纯哪。”二夫人抚着宗海微的发丝,冷声笑道,“这个女人的心机深着呢,对咱们好,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有安好心罢了,当年若不是他们夫妻,我们一家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现在口中说的跟蜜糖似的,背地里谁知道他们安了什么心思,至于她的话,咱们也只能听一半,留一半罢了,就怕我们身不由己的变成周氏手中的刀啊!”

    二夫人最担心的就是这点,先是周氏毫无预警的找到他们一家,接着是爷的身子撑不下去了一命归阴,对于二夫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可若是回来能为儿子整的一个好的前途,她愿意。

    二夫人袖中的手紧紧的攥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