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2本章字数:4247字

    “娘,既然如此,您为什么同意回来?”宗海微顿时紧张的抓着二夫人的袖子。

    “即使不回来,只怕也不会善了的,哎!若不是为了我儿,娘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踏进宗家大门一步。”二夫人轻叹了一声,“家族毕竟有些势力,对你以后的仕途.....”

    “不!”宗海微连忙摇头,“娘,以我的实力,今年科举没有问题的,到时候一样能让您过上好日子的。”

    唐曼木然的坐在书房盯着手中笔,洁白的宣纸上尽是整洁已经好看了不少的字迹,和宗海宁的字迹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练字,和他一样的字。

    成婚以来,她从不愿意到接受,再到喜欢,似乎是一个很漫长的事,有时又感觉似乎就在昨天,她等到了几乎从鬼门关闯回来的他,她学会了他的字,她替他受到的苦心疼,她为他养育幼子,她甚至为他堂前尽孝,可是,唐曼苦涩的掀起嘴角,终究敌不过一个前妻。

    初见时,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姿态高高在上,“既是继室,不下蛋亦没有关系。”

    不知为何,这一句话不停地在唐曼脑中响起,他的神态、他说话的方式,清清楚楚的记忆在她的脑中,她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

    唐曼嘲讽的勾起嘴角,确实,她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傻子,竟然真的相信男人,傻傻的把自己的心交给别人践踏。

    “少奶奶,休息吧。”王嬷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唐曼身后,怜惜的看着唐曼憔悴的脸庞,“这样熬坏了身子可怎么好?”

    “嬷嬷,我傻吗?”唐曼痴痴的看着王嬷嬷笑道。

    王嬷嬷眸光柔和下来,轻轻抚着唐曼的发丝,没有回答唐曼的话,只是轻叹一声,“你只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

    重情重义?

    王嬷嬷的话如一个炸雷一般敲醒了唐曼,唐曼眼神迷茫的看向远方,曾几何时,她的一众好兄弟也这样说过,“老大,你的优点是重情重义,你的缺点也是太重情重义了,这样,会受伤的。”

    “滚犊子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咋不受伤呢?”她记得自己当时大声笑骂道。

    可是如今.....

    唐曼低头看了看一张洁白的宣纸,通篇写的都是模仿着他的字迹,确实,她受伤了,可是她不是古代为了男人要死要活的小女子,她是唐曼,独一无二的唐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唐曼将桌上写满字的宣旨揉成团扔在地上,然后蘸墨,一笔一划的重新写起自己的狗爬字。

    写完,装进信封,唐曼舒了一口气,果然顺眼多了,唐曼转身,郑重的将信交给王嬷嬷,小声在王嬷嬷耳边轻声道,“嬷嬷,明日要麻烦您帮我把这封信送到蓝合布庄交给汪伯。”

    “少奶奶,您这是要?”王嬷嬷刚刚也看到了一点内容,不禁有些惊诧,“为什么?”

    唐曼转过头看向隔着屏风的宗海宁的书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或许....只是为了留一条后路吧!”

    没错,将娘和唐果安置妥当,她已做好离开的准备。

    若是终有一天,她的努力最终白费,她也只能随缘。

    碰.......

    一个酒瓶砸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

    唐曼木然的看着屏风,果然听着屏风那边宗海宁的书房中有声音响起。

    宗海宁醉醺醺的看着桌上的女子的画像,大刺刺的摊在桌上,女子温婉的凤眸笑意盈盈的似乎在看着他,宗海宁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素儿。”

    “夫人,您觉得二老爷的死会不会惹得二夫人的怀疑?”红梅看着周氏有些忧心忡忡的问。

    “怀疑又怎么样?不怀疑有怎么样?”周氏把手中的青线用食指和拇指捻起,打了一个结,低头给总海清缝制新衣,“我可是在老二去了之后才出现的,药是他们在药铺苦苦求来的,和我们可没有半分关系。”

    周氏顿了一顿,“幸亏哥哥想得周全,才抢先下手的。”

    “其实。”红梅有些迟疑,“奴婢觉得就算二老爷回来,也不影响什么,只不过是个药罐子罢了,您又何苦?”

    “以防万一罢了。”周氏轻描淡写的说道,“谁知道思子心切的老太太会做出什么糊涂事?老大那边怎么样了?派去的人回话了没呢?”

    周氏一想到白日唐曼讽刺自己,不仅恨得牙痒痒。

    嘶!

    一滴血珠从周氏的指尖上冒出,周氏连忙将手指含在口中。

    “已经回来一次了。”红梅脸上不禁有些得意,“大少爷在书房喝的大醉,大少奶奶似乎也没有走出书房半步,目前看不出什么,夫人,这次咱们似乎找对人了。”

    “镶儿小姐出现的很及时呢!”红梅低声道。

    “必须尽快将那个乡下女人弄走,只是......”周氏紧紧地皱着眉头,“公主的意思是......”

    周氏比了一下脖子,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夫人不可。”红梅惊呼道,“此刻不宜动手啊,若是您再动手,只怕您到时候会成为剑锋所指啊,再说。”红梅面色有些羞愧,“奴婢曾经派人出去打探过白姨娘,飘香院的口风很紧,什么都没有打探出来,只知道是近一年突然之间出现的,若是这样.....”

    红梅有些忧心,“就怕她来者不善哪,倒是不知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有这样的事?”周氏眉头紧皱,微微不满,“没有用些手段,这些还用我教吗?”

    “夫人,软的硬的都用遍了,毫无结果。”红梅低头。

    “白眼狼。”周氏狠狠地一拍桌子,眼中尽是阴狠之色,“继续盯着,有什么异常就赶紧禀报,至于冯镶儿那边,时不时的添把火。”

    “奴婢知晓。”红梅微微一笑,“若是镶儿小姐这颗棋子用的得当,只怕大少奶奶自己就自动求去了,女人,有哪个是真的大度贤德的?”

    “这话说的倒也不错。”周氏眯起眼睛,点点头。

    “不过,夫人,依照奴婢看来,老太太今天对您已经十分满意了,若要重新夺回掌家之权.....还需要再添一把火。”红梅沉吟了半响,突然之间说道,“而且,若是指望着镶儿小姐,只怕短期内并不会给打击到大少奶奶,咱们必须双管齐下才行。”

    “什么?”周氏抬头,眼神炯炯,“你的意思是?”

    “无中生有啊。”红梅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脑中飞速的旋转着,说道,“咱们不是挑不出大少奶奶的错儿处吗?可是不妨碍咱们给她添个罪名啊,夫人您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一个人说出的话也许是谎话,但是两个人三个人说出来的,即使是谎话也会变成真话,况且,如您在老太太眼中您可是识大体呢,咱们又对二夫人有恩,您只要再施加一点恩惠,还不怕二夫人不听您的话吗?”

    红梅得意地一笑。

    “这个罪名并不好找。”周氏皱了皱眉。

    “这还不是现成的吗?您在想想二夫人。”红梅小声提醒道。

    “你是说?”周氏眼中精光一闪,明白了红梅的意思。

    “正是像您想的那样。”红梅继续说道,“咱们可以不用做的刻意,只需要提点一下二夫人即可,您想想,亲生孙儿上门却被门房恶言恶语挡在门外,这个授意是大少奶奶吩咐的,你想老太太会怎么想?纵使大少奶奶再会看账本又如何?”

    红梅顿了一顿,笑道,“咱们国公府也不止会看账本就万事大吉了。”

    “到时候只怕老太太会觉得那个乡下女人眼皮子浅,不懂人情世故。”周氏冷冷一笑,“我还得再去看看弟妹和我那可怜的侄儿缺少些什么。”

    主仆二人相视一笑。

    月上柳梢头,二夫人的门被轻轻地敲响,二夫人正坐在榻上默默垂泪,突闻敲门声,几步过去,打开了门,有些惊讶,“嫂子,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让下人过来知会一声就好了啊。”

    “这不是过来看看弟妹你和侄儿住的还习惯吗?”周氏边说边走了进去。

    第二日清晨,当第一声鸡鸣响起,老太太就早早的打发丫鬟婆子挨个屋的通知,早上都大厅吃早点,就连罗小玉和白蝶两个姨娘都不例外的通知到了。

    众人没有迟疑,早早的等在了大厅,厅中摆放着一张大大的圆桌子,小孩儿身子还不好留在卿玉斋休息,宗海宁和唐曼一前一后的赶到,唐曼低着头找个位子坐下了,宗海宁挨着唐曼坐下,看着唐曼眼下的乌黑,眉头紧皱,低声斥道,“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是不是没有睡好?”

    唐曼静静的瞥向宗海宁,漆黑的眉毛皱成一团,嘴角紧紧的抿着,眉如远山,还是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关切,只有唐曼知道已经不一样了。

    “你还关心吗?”唐曼深吸了一口气,别过脸。

    宗海宁还要说话,却见老爷子和老太太相互搀扶着到了,宗海微和二夫人跟在老太太身后,等老太太和老爷子坐下之后,宗海微和二夫人被安排在老太太下首第一个位置。

    众人心中登时了然,老太太是有什么话要说吧!

    果不其然,老太太清了清嗓子,视线扫了一圈,威严的开口,“我知道你们心中有疑问,但是我今天要说的是,微儿和老二媳妇儿既然已经回来了,就是我们宗家的人,若是有人敢轻待了他们,休怪我老太太翻脸无情。”

    “娘.....”宗志勇急急的开口,瞥了宗海微一眼,“您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草率了?老二当年毕竟犯下弥天大罪,当着族人的面逐出宗家,若现在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回来,只怕......”

    宗志勇皱着眉头,面色不悦。

    心中暗暗责怪老太太也太偏心了,当年就一心的偏爱老二,甚至要怂恿老爷子不顾祖宗礼法将世袭之位传给老二,若不是老二贪心太过,甚至要致自己于死地,幸好自己命大,否则只怕尸骨都已经腐烂了。

    宗志勇皱着眉,面色阴沉,心里不舒服是难免的,宗志平当年犯下那么大的罪,老太太都护着,甚至只是逐出家门,而且,老太太恐怕私底下还给了老二不少的银两,如今,老二一死,就能当所有的事情没有发生了?甚至现在还添个小的还膈应自己。

    宗志勇瞥了一眼宗海微和宗志平长得几乎差不多的脸,只觉得心里添堵,他没有求过爹娘公平对待,可是不至于偏心至此啊?许是因为他的长子宗海宁也十分肖似他二叔,连带着这么多年对他也十分不喜。

    “我和你娘做事还得需要向你们请示请示?”宗老爷子抓着筷子就向宗志勇砸了过去,口中怒骂,“反了你个小兔崽子。”

    宗老爷子向来是老太太一贯的拥护者。

    “死者为大。”老太太平和的看向宗志勇,只是眼角的泪光遮不住,“他毕竟是你弟弟,我知道他当年对你不住,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多大的事都应该过去了,况且你们本就是兄弟,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宗家的血脉是绝不能流落在外的。”

    老太太看向宗海微,眸光柔和,“微儿今年24岁,小海宁2岁,比蓝儿和清儿都大,以后就是咱们宗家的二少爷,你们兄弟要和睦相处知道吗?”

    话虽然是对着宗海微说得,但是宗海宁和总海清心中都十分清楚老太太这是暗地里在敲打他们呢,宗海宁脸上遮不住浓浓的疲惫,微微一笑道,“那是自然。”

    总海清显得很是喜悦,道,“听说二哥也是准备今年考科举,正好咱们兄弟能在一起多多的切磋学问,互相进步。”

    “还请大哥四弟指正。”毕竟是寒门长大的,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宗海微腼腆笑笑,带着微微的局促不安,但还是释放出善意的微笑。

    “哼,又来一个装模作样的。”宗海蓝冷笑的扔下筷子,睨着宗海微,“杂七杂八的人都上桌了,这饭还怎么吃,我咽不下去,你们吃吧。”

    宗海蓝不悦的站起身向外走去。

    “三哥。”总海清暗地里扯着宗海蓝的袖子,警告的给他使个眼色。

    坐在总海清身旁的罗小玉无动于衷的坐在宗海蓝身旁,低着头不停地戳着碗中的早饭。

    “蓝儿的脾气有些冲,但是没有恶意的。”周氏急忙打圆场,笑着看向宗海微,和颜悦色的样子,“微儿你莫要和他一般见识,他呀平日不这样子的。”

    “海微并未放在心上的。”宗海微有些局促,连忙说道。

    “海蓝,你要是敢走出这大门,做出这等不认手足的事,就别回来。”老太太一脸怒色,明显的杀鸡儆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