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有孕(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2本章字数:2558字

    宗海蓝身子一顿,不情不愿的转过身,对着宗海微勉强的叫了一声,“二哥。”

    然后说了一句,“我回房读书。”

    说罢就离开了。

    周氏暗暗埋怨海蓝这孩子怎么这么看不清楚火候呢?连忙打着圆场,夹了一块儿玉米饼放在二夫人碗中,热情的道,“弟妹你尝尝这玉米饼,我记得当年可是你最爱吃的呢,尝尝看,今天起早嫂子我吩咐厨房特意给你做的呢!”

    “嫂子真是有心了,还记得我喜欢这个。”二夫人一脸感动的道。

    “你们妯娌的感情还是这么好。”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眼光柔和的看向二夫人和宗海微,眼睛湿润,“难为你们这些年在外面吃苦了。”

    宗志勇阴沉着脸一直没有说话,静静地吃着早餐,宗海宁时不时的和宗海微聊上几句,总海清也加入两人的话题,一时之间隔阂竟显得少了不少。

    “曼儿,你多吃点。”唐曼一个早上没有和自己说话,就算看向自己的眼光中也带着一些疏离,然后很快的移开,明显的是在躲着自己。

    宗海宁心中很不是滋味,在他眼中只不过是小小的不愉快而已,哪里值得生气这么久,再说夫妻本就没有隔夜仇的,于是也夹了块玉米饼放在唐曼碗中,笑容有些讨好。

    “嗯,你也吃。”唐曼心不在焉的回道,勉强一笑。

    大家都在,她就算心中委屈,也不会当众不给宗海宁面子。

    宗海宁微微一愣,却看唐曼慢慢咀嚼着碗中的食物,优雅的挑不出半点错儿,可是她喝了粥,吃了花卷,吃了一小块儿油炸糕,唯独没有碰自己给她夹得玉米饼。

    心中顿时不是滋味,宗海微再和他搭话也变得心不在焉起来。

    周氏冷眼将一切收在眼底,心中冷笑,现在就不舒服了,不舒服的日子还在后面呢!周氏在桌底下轻轻地踢了二夫人一脚。

    二夫人有些迟疑看了一眼周氏,似乎有些为难,没有作声。

    周氏皱了皱眉,嘴角嘲讽的勾起,和蔼可亲的看向宗海微,“海微哪,今年的科举考试可有把握?”

    “回大伯母的话,若是正常发挥,应该差不多的。”宗海微不明所以,认真地答道。

    “考之前可得走动走动呢!”周氏掩嘴一笑,“去年我听说一个举子考中了金榜第二十多名呢!结果到最后别人都谋得了好差事,只有他赋闲在家,哎,现在这世道啊。”

    二夫人身子一震,看了一眼宗海微,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

    “你胡说些什么?”宗志勇冷冷的呵斥,“吃你的饭。”

    唐曼并不是故意冷着宗海宁,只是心里堵得慌,难受的紧,此刻再加上寒暄应酬越发的感觉很累,只想着吃完饭早早的回去,没想到却听到二夫人含笑着对老太太说着国公府这些年都没有什么变化。

    本来唐曼并没有在意,她和二夫人并没有什么交集,只不过是表面上的交集罢了,哪知道二夫人话音一转,对老太太说,“老太太,国公府现在的奴才好像都凶得很。”

    老太太一听,顿时眉心一皱,连声追问,“怎么回事?可有人给你委屈受了?”

    “没有没有。”二夫人连忙摇手,面色涨红,“其实也没什么,昨儿回来门房的下人态度凶得紧,可能是我和微儿的衣衫残破的缘故吧,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将我们母子赶出去,还差点伤了微儿呢!”

    “娘?”宗海微一听不对劲儿,连忙开口,却被二夫人暗中扯了一下,只得讷讷的闭上嘴,心中却有着疑问,昨儿明明是大伯母的人将他们母子接近国公府的,哪里有什么凶狠的下人?

    娘为什么撒谎呢?

    唐曼狐疑的看了一眼二夫人和周氏,只觉得周氏几次眸光看向自己,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儿。

    “有这等事?”老太太怒声喝道,放下筷子,“还不将那奴才押上来?”

    很快的,一个眉目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小厮被押上来,这样的人放在人群中几乎都辨识不出来,见那小厮跪在地上。

    老太太一声怒喝,“好个胆大的奴才,敢拦着二少爷和二夫人,你好大的胆子。”

    “奴才不认识二少爷和二夫人啊,瞎了眼睛,请老太太明察。”那小厮眼睛一转,抬着头苦着脸,“况且,这是大少奶奶吩咐的,奴才只能照办啊。”

    唐曼猛的抬头,看向那小厮,自己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吩咐?不禁皱眉,“胡说,我何曾这样吩咐过?”

    “大少奶奶,您忘了吗?那日是您亲口下的命令,老太太寿宴定要奴才们马虎不得,留神着点,若是让人钻了空子唯小的们是问的。”小厮苦着脸道。“所以奴才们才不敢马虎的,若不是这样也不能冲撞了二少爷和二夫人。”

    “这.....”唐曼有些迟疑,自己似乎说过这样的话。

    “曼儿,可有此事?”老太太不悦的看向唐曼。

    “这......”

    “奶奶,曼儿是第一次操持着这样的场合,若是疏忽也是难免的,再说曼儿也想不到二弟和二婶回家的。”宗海宁出声维护。

    “是啊,老太太。”白蝶也帮腔,“大少奶奶连日忙个不停,也是情有可原。”

    “娘。”二夫人连忙开口,“这不关海宁媳妇儿的事儿,您就莫要责怪她了,我也是戏言一提,她毕竟年轻,我和嫂子像海宁媳妇儿这么大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呢!”

    “下去领五十大板子。”老太太挥了挥手,叹了一声气,“也是,她还毕竟太小,这样吧,曼儿,一会儿你把账本掌家印让你娘掌管吧,你平日也多学着点,咱们大户人家人际关系复杂着呢,今儿这是一点小事,让微儿和你二婶碰上了,他日若是碰上别的人呢?只怕暗中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

    “是。”唐曼虚心受教,“曼儿知道了,多谢奶奶提点。”

    宗海宁在桌底轻轻地握了握唐曼的手。

    周氏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过一句话,好似与她无关的样子,直到老太太提到她,她才站起来遮住眼中的得意,轻声应道,“媳妇儿知道了,媳妇儿会好好地教导曼儿的。”

    老太太轻轻点点头,一副疲惫的样子。

    一顿早点就这样结束了,虽然老太太没有责罚唐曼,只是打了那小厮五十大板,但是明眼人、包括唐曼心里都清楚,老太太这是落了她的面子。

    唐曼和白蝶对视一眼,唐曼心中不停地思索着,从王氏和宗海微回到国公府,向来不怎么样的周氏甚至表现了从未有过的大度,到二夫人今日若有若无的提醒,和那个小厮的供词,和周氏一副置身事外的坦然。

    唐曼脑中灵光一闪,自己被算计了。

    那个小厮只不过是钻了她说话的空子,王氏和宗海微分明是周氏领进来的,那个奴才会敢拦着周氏?

    只是,对于周氏的得意,二夫人的躲闪,罗小玉的幸灾乐祸,白蝶的无声关切的目光,唐曼恍若未闻,她根本就不在乎掌家之权,但是,唐曼垂下眼眸,她却容不得别人这般算计。

    “曼儿。”宗海宁急切的从身后追上来,欲言又止的看向唐曼,安慰道,“今天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其实不掌家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瞧你累的。”

    宗海宁想要拉住唐曼的手。

    唐曼看破他的心思。抬手顺了顺微乱的发丝,恰巧避开了宗海宁的触碰,心中嗤笑,她会眼皮子浅到因为掌家之权放在心上?

    唐曼轻轻蹙着眉头,淡然看看天色道,“时间快来不及了,你上朝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