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有孕(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2本章字数:2544字

    说罢转身离开。

    “曼儿。”宗海宁一时之间有些手脚无措的站在原地。

    不巧,这一幕却被老太太看到了,老太太皱着眉头看着唐曼远去的方向。

    “哎哟,这年轻人现在还真是......”二夫人扶着老太太,不动声色的在一旁添油加醋,“时不时的闹闹小脾气,和我们的时代不同了,我们那时候哪有胆子和夫君闹脾气呀?”

    “还不是老大宠着媳妇儿?”周氏掩口一笑。

    “媳妇儿没有个媳妇儿的样子,成何体统?”老太太淡淡的说道,虽然老太太没有说别的,周氏心中一喜,已经看出老太太心中不悦了。

    “是呀,这将来万一进门个新人,可如何是好?”王氏心有戚戚焉。

    老太太和周氏皆是面色一变,王氏一看就知道里面有着弯弯绕,赶紧转移话题,“年轻人的事让他们闹去吧,有老太太坐镇呢,能有什么事?”

    老太太确实眉心一皱,心中起了个疑影,想那周氏进门短短不到一月,就出了那样的事,如今竟然发现海宁媳妇儿不像是表面的那样大度贤良,当初的事情老大媳妇儿口口声声被陷害了,她都没有往心里去,如今想来确实疑点颇多。

    怎么就那么巧?

    周氏擅长察言观色,心中不由得一喜,想不到误打误撞竟然撞到了好事,老太太现在心里肯定舒服不到哪里去,毕竟......

    一个女人大庭广众之下给夫君脸色看。

    宗海宁破天荒的在朝堂之上心不在焉,脑中杂念纷纷扰扰,连唐帝也甚为不悦,皱着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回去、回去,心都不在肝上。”

    宗海宁连声告罪离去。

    “宗大人。”在宗海宁走出皇宫,就听到身边响起一个男声。

    宗海宁定睛一看,勉强笑道,“原来是孙大人啊,好巧。”

    “下官是特意在此等候大人。”孙廷军一脸春风得意,连忙笑道,“下官感谢大人的提携之恩,若不是大人在皇上跟前美言,下官也不会得到皇上的提拔。”

    “孙大人哪里的话。”宗海宁连忙摆手,“一切皆是大人的建议于国家有益,咱们都是为了皇上办事,称不上提携的。”

    “既然如此,大人可否赏脸和下官去喝一杯?”

    宗海宁现在哪里有心情去喝酒啊,低着头眼睛一转,苦笑道,“这个.....并非海宁不愿意,只是家中夫人名令海宁不许饮酒,海宁还赶着回家,若是回去晚了....这不好交代啊。”

    宗海宁一脸苦哈哈的笑着。

    听得孙廷军倒吸了一口凉气,震惊的看着宗海宁,早就听闻这位宗大人‘糟糠之妻不下堂’的言论,当时只当是玩笑话,没有想到倒是真的,孙廷军反应极快,马上打了个哈哈,笑道,“深有同感啊,我家中的娘子也是如此,既然这样就孙某就不强求了。”

    “哼。”赵子宁从殿中走了出来,听到宗海宁的话,冷哼了一声从两人身边走过,“装模作样。”

    宗海宁瞥了一眼,皱了皱眉,这赵子宁从他抗旨拒婚后就给有给他什么好脸色,专门和自己作对,朝堂上只要他提出的意见,赵子宁必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宗海宁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和孙廷军一路相伴走出宫门,宗海宁归心似箭没有多与孙廷军闲聊,赶紧回了国公府。

    今儿天气很好,唐曼带着振儿和芙儿出门晒晒阳光,毕竟适量的阳光对振儿身体的恢复有好处的,一边带着两个小豆丁散步,一边给两个小豆丁讲故事,唐曼牵着宗振,小孩儿手拉着小芙儿,最近一个多月在她精心的照顾之下,振儿的身子恢复得很好,已经看不出虚弱了,只是傲娇姿态更甚了。

    “这故事今儿你已经讲过两遍了。”宗振黑黑的小眉毛紧紧地皱成一团,一脸怒色的看向唐曼,然后低头看向芙儿,板着脸告诫道,“你看你娘多笨,你以后可不要这么笨,若是这么笨,我就不承认你是我妹妹。”

    “娘亲笨笨,娘亲笨笨。”小芙儿开心的拍着手。

    唐曼才反应过来,顿时觉得有点尴尬,搓搓手,“那个,小祖宗,这不是一时大意了嘛,换个换个,讲个三打白骨精的故事。”

    “你刚刚讲的就是三打白骨精。”宗振怒气冲冲的看着唐曼,“你脑子想谁呢?若是不愿意陪我就算了,小爷还不稀罕呢!”

    宗振说完别过脸。

    “哎哟,小祖宗,我不愿意陪你还能愿意陪着谁啊?”唐曼连忙蹲下身,哄道。

    宗振沉默了半响,开口,“是不是你和爹爹吵架了?”

    唐曼身子一震,马上察觉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掩饰的笑笑,开玩笑似的掐了一把宗振的小脸蛋,“你个鬼精灵,哪有的事?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小心孙悟空把你当妖怪收了。”

    “骗人。”宗振怒气冲冲的甩开唐曼的手,愤愤的指控道,“昨天爹爹没有回房,你也没有给我讲故事,今天还心不在焉的,所以,你们肯定吵架了,不要总当我是小孩子,哼哼。”

    唐曼尴尬。

    什么时候孩子都这么逆天了?

    “嫂子。”一声温润如玉的声音从唐曼身后传来。

    唐曼回头,总海清正在她的身后含笑而立,眼中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总海清远远地看到唐曼正蹲在地上和他那小侄儿说着什么,脚似乎不是自己的一般,不由自主的过来打招呼,等他反应来,已经站在她的身前了。

    自他回家后,印象中唐曼或是灵动、或是晶亮、或是含笑的凤眸如今却笼罩着一层黯然,总海清忍不住猜测原因。

    “四弟。”唐曼连忙站了起来,打起精神,笑道,“可有什么事吗?”

    两人站的距离不远,以这个距离,总海清可以清晰的看到她饱满红唇上的纹路,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

    总海清身子一顿,面色瞬间闪过一抹窘迫,面色涨红,顿时轻咳一声,“看我这记性,是这样的,我昨儿发现一本很好的启蒙读物,应该适合小侄子,就想着赶紧送过来,结果出门太急,忘了带。”

    鼻中阵阵若有若无的馨香,总海清的面色越来越红,赶紧退了几步,不敢再看唐曼,对宗振掩饰性的笑笑,“小振儿不会怪四叔叔吧?”

    宗振紧紧皱着小眉头,审视的看着总海清,忽然别过脸,不客气的说道,“不需要,我已背完四书五经,不再需要什么启蒙读物了。”

    总海清微微尴尬。

    唐曼连忙打圆场,“那就多谢三弟了,可正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了,小芙儿也三岁了,我还正愁着找不到启蒙读物呢,振儿的书芙儿用不到呢!”

    总海清松了一口气,寒暄了几句,连忙转身告辞。

    看着总海清逃离一般的身影,宗振突然怒气冲冲的转身,横眉竖眼的瞪着唐曼,“下次再不许他进门。”

    “怎么了?”唐曼摸了摸宗振的头,轻声道,“他毕竟是你的小叔叔,不许这么没有礼貌哦!”

    “哼,一个两个都是不怀好意的。”宗振蓦地提高声线,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唐曼,“你是白痴吗?没看见他刚刚脸红了吗?”

    唐曼瞬间茫然,总海清脸红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白痴,蠢死了。”宗振气的别过头,咕哝着。

    宗海宁回来时候见到的就是这场景,小孩儿别着脸生闷气,而他娘子一脸茫然无措,小芙儿则是纳闷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见宗海宁回来,小芙儿快速的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口中大叫着,“爹爹,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