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周氏倒霉(一)(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2本章字数:2471字

    小厨房中。

    不强不弱的炉火在药罐下燃烧着,药罐里面的汤水汩汩沸着,盯着药罐的盖子作响,厨房中弥漫着药香。

    王嬷嬷迟疑的看着药罐,想了想,垫着干净的布掀开药罐,右手抓着一把不知名的药材迟疑着要不要放下去。

    想了想。

    轻叹了一声。

    金凤的事情再不抓紧,那边恐生异状啊,沉吟了片刻,王嬷嬷想要缩回手。

    “王嬷嬷。”

    厨房中突然一个声音惊了王嬷嬷一跳,手中的药材不偏不倚的掉进药罐当中。

    夜青满脸喜色的走了进来,笑嘻嘻的问道,“大少爷让我来看看少奶奶的药煎好了没有?”

    “还......”王嬷嬷有些迟疑。

    还没有,重新熬一碗吧,却听见夜青惊呼了一声。

    “哎呀,药熬好了,幸好我来得及时,刚好让夫人趁热服下。”夜青赶紧关了炉火,手脚麻利的将安胎药倒进碗中,夜青回头道,“王嬷嬷,药我先给少奶奶送去了,少奶奶刚才说想吃您亲手熬的粥了。”

    说罢已经喜滋滋的端着托盘离去了。

    天意啊。

    王嬷嬷面色沉重的看着夜青离去的背影,重重的叹了一声气。

    冯家。

    冯镶儿乖巧的给冯老太太拿来一对儿护膝绑在膝盖上,“奶奶,前儿听您跟前的人说您的老寒腿又疼上了,镶儿连夜给您做了一对儿护膝,您看看合不合适?”

    “还是我的镶儿孝顺。”冯老太太眼睛微眯,一脸慈祥的笑道,“过了年你也十八岁了,到了议亲的年纪了,前些日子听你赵家奶奶说他的孙儿不错,配你刚好合适。”

    “镶儿不想议亲。”冯镶儿没有想到老太太突然之间说起了这个,护膝一下子掉在地上,登时眼神慌了,连忙抗议道。

    老太太没有注意到冯镶儿的眼神,只当是小女儿家害羞罢了,不禁逗着镶儿道,“难道镶儿还想一辈子陪着我这个老太婆吗?”

    冯镶儿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捡起护膝,手中的动作没有停,“要是素儿姐姐在世的话肯定也会这么孝顺您的。”

    “哎,可惜了,一个好好的孩子。”冯老太太似乎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不愿多说的样子。

    “镶儿那日见到了姐姐的孩子振儿,姐夫新娶得妻室待振儿不好。”镶儿咬着嘴唇低声道。

    “镶儿,你想说什么?”冯老太太察觉到不对劲儿,皱着眉看向这个自己从小养大的女孩儿,正涨红着脸,略显局促不安,冯老太太顿时警觉起来,皱着眉问道。

    “奶奶,我想去照顾振儿。”镶儿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冯老太太。

    “荒唐。”冯老太太登时气冲脑门,面上染着怒气,“你一个堂堂的姑娘家去一个男人家中,这怎么合适?你怎么说的出这么混账的话?你.......”

    冯老太太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镶儿。

    “奶奶,镶儿知道不合适,所以镶儿想嫁给姐夫,这样照顾振儿就名正言顺了,奶奶,振儿他过的真不好,镶儿怎么忍心见到姐姐的还受苦?”冯镶儿看向冯老太太急急的说道。

    “宗家的小子已经再娶了?难不成你要去做个姨娘?”冯老太太气的眼前一黑,颤抖着指着冯镶儿。

    “镶儿本就是庶女。”镶儿咬着嘴唇低下头,绞着手指,“况且那是姐姐的孩子,镶儿怎么忍心?”

    “镶儿。”冯老太太蓦地提高声线,“你是我老太太一手养大的孩子,纵使是庶女又怎么样?难道谁还敢薄待了你?你怎么这么傻呢?不行,这门婚事我不同意,你若成亲,必定是名门嫡公子,万万不能做他人的姨娘。”

    “奶奶。”冯镶儿不死心的还想再说什么。

    “孙小姐,您就听老太太一句劝吧。”冯老太太身边的查嬷嬷劝道,“姨娘哪有您想的那么好做呀?老太太不会忍心你吃苦的。”

    冯镶儿闷闷的应了一句,却没有放在心上,等到出了老太太的门,冯镶儿没有回自己的院子,直直的向冯夫人的院子走去。

    “三姑娘?”丫鬟见来人是冯镶儿,“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我想见母亲。”冯镶儿轻声说道。

    “奴婢这就给您通传去。”丫鬟很快的进屋去了。

    等到冯镶儿进了门见到冯夫人就直直的跪在地上,“母亲。”

    “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冯夫人木然的看着冯镶儿,“没事的话就请三姑娘回去吧,我要休息了。”

    “母亲,镶儿有事求您。”冯镶儿咬着牙定定的看向冯夫人,“镶儿想嫁进宗家,嫁给姐夫。”

    冯夫人身子一震,眼中浮现一抹痛苦之色,浮现一抹泪光,缓缓摇着头,“素儿已经去了,他不是你姐夫了,况且你婚姻这件事情,不是我能做主的,你应该去求老太太。”

    冯夫人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母亲,镶儿随着奶奶去给宗老太太过寿,见到了振儿。”冯镶儿直勾勾的盯着冯夫人,“姐夫新娶得妻室很厉害,姐姐的孩子现在过得很不好,那女人对振儿动辄打骂,镶儿虽然是庶女,但是素儿姐姐在世的时候待镶儿如同亲姐妹一般,如今她去了,镶儿怎么忍心见到姐姐的孩子受苦?若是姐姐在世,看到那情那景只怕心都要碎了,振儿毕竟是素儿姐姐的亲生骨肉啊,求母亲帮帮镶儿吧!”

    “振儿他?”冯夫人惊呼一声,面带不忍,脸上一阵痛苦之色。

    “所以镶儿才要嫁给姐夫,镶儿要照顾姐姐的孩子。”冯镶儿眼中闪过嘤嘤泪光。

    “老太太不会同意的。”冯夫人凄楚的摇摇头。

    她的膝下只有素儿一个女儿,没想到素儿竟然没有留下一句话就抛下她去了,她势要宗家给个说法,可是老太太却突然说不查了,什么解释都没有,就在那时她和老太太彻底的闹僵了,这些年在院子中吃斋念佛几乎不理家中事务。

    如今就算她有那个心思也根本做不得主。

    冯夫人却又忍不住问道,“振儿如今四岁了吧?”

    “是的母亲。”冯镶儿狠了狠心又添了一把火,“但是振儿又瘦又小,只怕在宗家没有人照顾,根本就没过什么好日子。”

    冯夫人的心又是一阵疼痛,听到她唯一女儿留下的亲骨肉过得不好,她的心如刀割一般,半饷才沉默的问道,“镶儿,你真的想好了吗?依照你的条件可能会有更好的亲事的,万万不要为了一时的意气毁了你一辈子啊!”

    “镶儿早就已经想好了,一切请母亲做主。”冯镶儿磕头。

    “你是个好孩子。”冯夫人眼中饱含痛苦之色,叹了一声,“以前是我错待了你,镶儿,你可曾怪过我?”

    “镶儿不敢怪母亲。”冯镶儿低着头,轻轻咬着嘴唇,柔顺的说道,“镶儿虽然不懂的什么大义,但是镶儿知道最起码的知恩图报,姐姐对镶儿好,镶儿如今也要保护姐姐留下的唯一骨肉。”

    镶儿走后,屋中一片沉寂。

    冯夫人强忍的眼泪簌簌而落,捧着一套葱心儿绿的衣裙痛苦不已,哀声痛哭,“素儿,我的儿。”

    厨房中,王嬷嬷神色复杂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半响之后走到后院,将手中的纸条绑在信鸽的腿上,将其放飞,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短短时间,大少奶奶怀有身孕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国公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