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周氏倒霉(一)(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2本章字数:2457字

    东苑。

    白蝶正在和罗小玉正在闲聊。

    “白姐姐,周氏她越发得意,咱们就只能这样什么都不做吗?”罗小玉眼中浮现一抹怨恨之色,拳头紧紧攥着,“她不知道从哪找回那对母子,如今在老太太面前正得意着呢!处处压着你一头,我们难道就这样一直被动吗?”

    “小玉。”白蝶轻叹了一声,“受点委屈又何妨?我是怕你夹在中间不好做人啊。”

    “白姐姐。”罗小玉感动的湿了眼眶,抓着白蝶的手,急声道,“你不用顾虑着我,她何曾将我当成亲侄女啊?这样害我,不报此仇,白姐姐,我心里当真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小玉妹妹。”

    正在此时,罗小玉的贴身丫鬟索儿从屋外快步走了进来,福了一福,“见过两位姨娘。”

    “什么事这么晃晃张张的?一点规矩都没有。”罗小玉低声斥责道。

    “奴婢听外面的人说.......”索儿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罗小玉的脸色,“大少奶奶有喜了。”

    “什么?”罗小玉猛地站起身,厉声质问,“消息准确吗?”

    “应该是准确的。”索儿瑟缩了一下,“听说老太太已经接到消息了。”

    罗小玉不是滋味的重新坐下,眼神一时之间有些复杂难辨,喃喃道,“那个女人竟然有了。”

    “小玉妹妹,我们的机会来了。”白蝶听到索儿的话后,先是一愣,脑中飞速旋转,半响之后,不由得面露喜色,抓着罗小玉的手有些急切的道。

    “你先下去吧。”罗小玉挥了挥手示意索儿,然后转过头蹙着眉,问道,“白姐姐说的是?”

    “为妹妹出气的机会来了。”白蝶反握住罗小玉的手,安慰的轻拍,轻声说道,“姐姐知道你心里不待见大少奶奶,也多少能明白你的心思,但是这件事情能否成功得在妹妹。”

    “姐姐请说。”罗小玉眼中浮现一抹狠意,眼神变得狂热,“只要妹妹办得到。”

    白蝶附在罗小玉耳旁一一道来。

    老太太第一时间接道丫鬟的传讯,不由的喊了一声,“好!”

    布满皱纹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神中带泪,喃喃的念叨,“平儿刚走,海宁媳妇儿就怀上了,定是我的平儿舍不得娘亲,回来找我了。”

    老太太神情凄楚。

    王氏在一旁也跟着掉泪。

    周氏听到消息,心中不由得一惊,低垂下眼眸,遮住眸中凶狠的神色,那个乡下女人竟然怀孕了,若是生的男丁......

    遭了!

    周氏皱着眉,刚刚扳回的一点优势就要这么没了,再一想到将军府的公主若是知晓,必定要闹个天翻地覆啊!

    想到这,周氏顿时心急如焚,苦于没有对策,面上却只能不动声色的连忙劝道,“老太太,这是好事,怎么无端的惹得您伤心起来了?若是二弟地下有知,怕是要心疼坏了,您老的身体最重要啊。”

    “是啊,老太太,嫂子说的是。”王氏见周氏开了腔,只能擦干眼泪,忍着伤心跟着劝道。

    “对,是好事儿。”老太太忍住悲声。

    “不过.....”周氏从怀中拿出手帕,给老太太拭泪,一边轻声说道,“有件事情咱们得考虑着了。”

    “嫂子指的是?”王氏问道。

    “海宁如今朝务繁忙,再加上海宁媳妇儿也怀了身孕,正是危险的时候。”周氏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老太太的反应,见没有什么异色,才接着说道,“海宁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是不是该考虑添个知冷知热的人进来了?”

    王氏诧异的看了一眼周氏,没有接话,心中倒是纳闷,这周氏为什么非要针对着海宁媳妇儿?

    王氏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她已经当了一回周氏手中的刀,不想也不愿再去卷进这麻烦当中,只是周氏似乎并没有打算轻易地放过她,似笑非笑的看了王氏一眼,“弟妹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啊?”

    在老太太看不见的地方,眼中却有着威胁之色。

    王氏喟然长叹,这才明白,周氏将自己和微儿找回来一开始就不简单,原来竟是为了.......王氏低眉顺目,“嫂子说的是。”

    老太太见两个儿媳妇儿异口同声,心中虽然有些不愿意,面上却淡淡的说道,“我先考虑考虑再说。”

    正在周氏还要说什么的时候,赵嬷嬷缓步走了进来,轻声道,“老太太,冯家夫人来访。”

    老太太面色有异,心中琢磨着她来做什么?口中却道,“还不快请。”

    王氏不明所以,聪明的选择站在老太太身后没有动。

    周氏心中却是一喜,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微微一笑。

    “老太太别来无恙啊,几年未见,您的身体依旧这般好,令我们嫉妒呢!”很快的,冯夫人带着丫鬟走了进来,见到宗老太太连忙笑着福了一福。

    “几年不见,你这孩子的嘴还是这么甜。”老太太微微一笑,熟稔的说道,“净挑些老婆子爱听的话来说。”

    “老太太我哪敢欺骗您呀。”冯夫人坐下之后,看向周氏和王氏,周氏她熟悉的,而另外一位夫人虽然面生,却站在宗老太太的身后,俨然一副熟稔的样子,想到最近外面的传言的,当年被赶出家门的宗家老二媳妇儿和遗子重回宗家,心中不禁有数,笑着打招呼,“原来两位亲家夫人也在啊!”

    “妹妹许久不来这,姐姐还以为妹妹忘了咱们呢!”周氏嗔怪的笑着道。

    “哎。”冯夫人轻轻叹了一声,“姐姐莫要怪罪,几年以来吃斋念佛,如今外面的事对我来说已是陌生至极,若非......我也不会出府。”

    冯夫人欲言又止。

    “你这丫头,几年不来看老婆子却卖上关子了。”老太太眼神一闪。

    “那我就只说了。”冯夫人微微局促的扯着手中的帕子,“老太太和亲家夫人都知道,当年海宁虽然是我的半子,我待他是极好的,不想我那女儿福薄命浅......”

    冯夫人不禁用袖子试了试眼角。

    “如今......海宁身边也缺个贴心的人,我正是想......我那小女儿镶儿也是和海宁青梅竹马,如今看起来也算是般配。”冯夫人顿了一顿,轻叹了一声,“按理说,我不该开这个口,可镶儿也是振儿的亲姨母,照顾起来也更加方便不是?老太太,您看......”

    冯夫人看向宗老太太。

    宗老太太眉心微微蹙起,这冯夫人是什么意思?

    话虽然说的婉转,可是意思却直白的很,宗老太太心中十分不舒服,别说她家女儿已经过世许久,就算是没有过世,这天下之间,哪有丈母娘的手长到往女婿后院伸的道理?

    再说振儿是宗家的嫡孙,这女人话里话外是振儿在宗家受了委屈不成?

    况且......

    老太太眼神微微一暖,曼儿肚子里现在怀着他们宗家的子嗣,这时候往院子里添新人,哪个女人心里会痛快?

    宗老太太微微一笑,有些为难,“这恐怕有些不妥吧,丫头啊,你是有所不知啊,现在的年轻人都有着自己的主意,若是我老太太强加干涉,只怕会引起小辈的反弹,他们自己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

    “老太太既然这样说,我也就不强求了。”冯夫人微微尴尬,勉强笑道,“顺其自然吧,毕竟海宁和镶儿感情在,这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