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周氏倒霉(二)(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2本章字数:4428字

    唐曼顿了一顿,继续道,“仔细审过下人小美,牵扯出夫人院中花匠张生,曼儿谨防走露风声,第二日进行捉拿,没有想到.....”

    唐曼面色苍白的欲言又止。

    “没有想到什么?”出声的是面色难看的宗志勇。

    唐曼和宗海宁对视一眼,宗海宁面色阴沉的愤怒道,“最后走露风声,张生被抓后不到片刻就死了。”

    宗海宁眼睛猩红,身子僵直,拳头紧紧攥起,指骨泛白,头上青筋暴露,可见生了多大的气。

    “临死前,曼儿曾追问张生,究竟是谁想害我的振儿?”唐曼神色愤愤然,猛地转过头看向面如死灰的周氏,“张生死前困难的说出‘夫人’二字,曼儿却苦无证据,只能和海宁无端的吃下哑巴亏,可是从那日后,曼儿日日担忧两个孩子会不会有不测,在曼儿的眼皮子下能发生这样的事,曼儿简直防不胜防啊!”

    “原来竟是这样。”白蝶惊恐的接口,不敢置信的看向周氏,“同一个房檐下住着就都是一家人,夫人竟然这么狠毒的用心,想要谋害嫡孙,之后还杀人灭口,好歹毒的心肠啊!”

    白蝶捂着心口指控周氏。

    王氏听了唐曼的话,不由得暗暗心惊,周氏狠毒更胜以往,原本想求情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这么多年不见,这女人竟然这般愚蠢了。

    “简直一派胡言。”周氏面色发白,强撑着不瘫软倒地,恨恨的瞪着白蝶和唐曼,恼羞成怒,“我堂堂一府主母,何必要用些肮脏下流的手段?”

    “毒妇。”宗志勇暴喝一声,一巴掌将周氏狠狠地打倒在地上。

    “夫人。”红梅惊呼一声,快速爬到周氏身旁,将周氏扶起,眼中含着痛色,“国公爷,一夜夫妻百日恩,您怎么能这样轻信他人,伤害夫人?”

    “证据确凿还叫轻信?我真是错看了你们这一对狠毒的主仆,我宗家竟然出了这等的毒妇?今日非要休了你不可。”宗志勇咬牙,脸上尽是暴怒,恨恨的指着周氏,手指颤抖,然后转过身,看向老爷子老太太,“爹娘在上,都是孩儿不孝,娶了这么一个祸害家门不安的毒妇,今天儿定要休了这个女人,还请爹娘成全。”

    老爷子老太太失望的看了一眼周氏,却没有立即答应宗志勇的休妻请求,毕竟周氏还是周家的女儿,还有周老爷子的情分在,就算她丧尽天良,他们宗家却不能做得太过。

    周氏一听,顿时面色煞白,无力的跌在地上,惊怒交加,不敢置信的看向宗志勇,“国公爷,我们夫妻这么多年,你就这么轻易的信了别人搬弄的是非?要休了我?”

    周氏指着自己。

    “我为你生儿育女,照顾老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竟然一点都不信我,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周氏怒声低吼。

    “你说我害了振儿,他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张生人都死了,死无对证,他们随便想怎么污蔑我都行啊,就算不是我做的如今也变成是我做的了,不是吗?白蝶怀孕国公爷你就欣喜若狂,我也曾给你生儿育女,她做了什么?不过就是靠一张脸和一张利嘴到处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我周瑾娘自认问心无愧,没有半点对不起别人的地方。”周氏神情癫狂。

    宗志勇陷入沉默当中。

    唐曼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宗志勇,耳根子真软,怪不得被周氏哄了十几年不待见亲子,唐曼垂下眸子,脑中飞速旋转,若是今日不彻底压制住周氏,恐怕来日更加不善,令人防不胜防啊。

    一时之间,唐曼陷入两难。

    “今日若没有个说法,我带着曼儿自立门户,再不回宗家。”正在唐曼两难之际,宗海宁低沉的嗓音在屋中响起,跪在地上,看着宗老爷子老太太。

    老爷子老太太面色顿时难堪,惊怒不已,“海宁,你?”

    宗志勇身子一震,一瞬间似乎老了很多,嘴唇颤抖。

    “当年张氏死的不明不白。”宗海宁眼中染上沉痛,“我和曼儿回府不到短短两个月,曼儿受到明枪暗箭无数,振儿差点死掉,如今是曼儿差点流产,分明是有人容不得我们一家,再不走,曼儿和振儿的命怕是会折在宗家,海宁承受不起,我们今日就搬走,孙儿走后爷爷奶奶也可以常来家里小住。”

    话里话外没有提到过宗志勇只言片语。

    宗志勇顿时心如刀割,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捂住心口,白蝶惊叫了一声,“国公爷。”

    宗海宁实在不敢想象曼儿也同样无声无息的躺在血泊中,只要一想到那场景,他就恨得抓狂,心中剧痛,宗海宁怜惜的看向唐曼。

    唐曼也没有想到宗海宁竟然说出这番话,心中同样震惊,看向宗海宁眼中传递过来的深情,唐曼心中突然感动不已,为了保护自己,他竟然甘心脱离家族的庇护,这样的勇气和维护自己的决心!!

    “海宁。”唐曼看着宗海宁无声的掀动唇瓣。

    “海宁,你不能。”老太太急声道。

    “作为一个男人,保护不了妻儿,还算什么男人?”宗海宁悲哀的怒吼,眼神空洞的看了看周围,“从小到大,这里除了爷爷奶奶还有有什么值得海宁留恋的?这里没有温柔疼爱我的娘,没有和乐融融的一家,只有对我冷漠的父亲,只有心思歹毒的继母,冷言冷语的弟弟,我看到的父亲是在疼爱别人,我看到的和乐融融一家唯独没有我的存在,都不知道还回来做什么?若是没有爷爷奶奶在,海宁早就一走了之了。”

    宗海宁顿了一顿,愤怒的指向周氏,“这个女人面不改色说自己问心无愧,好,真好。”

    “问心无愧?我不相信。”门外传来一声嗤笑,一个女子摇曳生姿的走了进来,面上尽是冷笑,手中拎着一串晶莹透亮的红色珠子。

    白蝶嘴角轻轻浮现一抹笑意,眼中了然,看来今日定能扳倒周氏。

    唐曼诧异的看着罗小玉,她不是周氏的亲侄女吗?

    竟然......

    “罗小玉。”周氏回头一看咬牙,狠狠地骂道,“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待你这么好?”

    “好?”罗小玉眼中浮上一层恨意,“您真的是我的好姑姑啊,您说的好是指怂恿我嫁进宗家,从千金小姐沦为妾侍的悲剧?还是您在发生事情时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我下贱无耻?还是您为了怕我怀上大少爷的孩子,赐给我的红麝香珠?”

    罗小玉狠狠地将手中的红麝香珠扔在周氏脸上,跪在地上,磕头,“求老太太老爷子作主。”

    周氏惊恐的看向地上的珠子,口中喃喃道,“你怎么知道的?不可能,你怎么知道那是红麝香珠的?”

    红梅顿时面如死灰。

    “我还得感谢姑姑肯赏给小玉这么稀罕的物件呢,是吗?”罗小玉冷笑。

    宗志勇一听,顿时极其失望,心中最后的一点念想都没有了,也跪在地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神悲哀,“爹娘,您二老就同意了吧,老将军那里孩儿去说,孩儿万万不能再和这个女人在同一个屋檐下了,这些年,我究竟做了什么呀,为了这么一个狠心恶毒的女人,闹得最后妻离子散,海宁不再和我亲近,是我罪有应得,但是今天,我必须要休了这个女人。”

    宗志勇咬牙,“海宁不能走,要滚也是这个歹毒的女人滚蛋,我错了这么多年,今天就坚持这么对的一次。”

    “国公爷。”红梅惊恐的喊道,“您不能,求求您不能休了夫人哪,夫人对你也是一片真心实意,夫人,您说句话呀,夫人。”

    红梅着急的推着周氏的身子。

    “住口。”宗志勇怒喝一声。

    “哎。”老太太面色沉重的开口了,“周氏不能休,毕竟是周老将军的女儿,先皇赐下的婚事,但是从今以后......”

    老太太凌厉的看向周氏,“你搬去后院去吧,一生不得踏出半步。”

    后院。

    周氏几乎要晕倒。

    那里是宗家最偏僻的地方,平日都没有人去的,进了那里,生不如死啊,红梅惊恐的哀求道,“老太太开恩啊,夫人毕竟是一府的主母,求您开恩啊。”

    “做了错事就要有觉悟受到惩罚。”老太太没有半点动容,厉声道,“她至少还有命在,被她害的没有命在的人呢?何其无辜?掌家之权立刻交给曼儿,曼儿现在身子不方便,让老二媳妇儿代管,就这么定了,海宁.....”

    老太太看向宗海宁,动容道,“奶奶知道你是好孩子,受了不少委屈,不要走了,曼儿的安全老太太我担着,看谁还敢不长眼睛?若是你也走了,我和你爷爷还有什么念想了?”

    老太太眼角湿润了,这个一生严肃说一不二的女人在这一刻看起来脆弱不堪,眼巴巴的看着宗海宁。

    宗海宁沉默不已,显然也是在为难。

    宗志勇没有说话,小心翼翼的也在看向宗海宁,眼中闪过期盼。

    唐曼轻轻走到宗海宁身旁,轻声道,“留下吧。”

    她知道他是极其注重亲情的人,否则也不会那样的受伤,也不会带着她回到这个令他受尽伤害的地方,她不愿意老人难过,他也为难。

    宗海宁蓦地望进唐曼的凤眸中,眼中闪着感动、感激和疼惜之色。

    唐曼微微一笑,尽在不言中。

    天色渐晚,夜晚的马路上没有半个人影,安静的下人,乌云不知何时悄悄遮住了天际,显得阴沉沉的,一个女子疯狂的奔跑在马路上,不小心摔倒了再次咬牙爬起来,终于来到二皇子府,红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着牙,重重的敲门。

    经过层层通传,红梅终于见到了如今正受宠爱的二皇子妃潋滟,一见到潋滟,红梅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求,“大小姐,求求您救救夫人吧!”

    “红梅?”潋滟见到红梅登时大吃一惊,向来极其注重干净的红梅发髻散乱,眼睛红肿不堪,连声追问道,“姑姑怎么了?”

    “夫人她......”红梅上气不接下气的哽咽道,“被大少奶奶和大少爷逼得走投无路,差点被老爷休掉,如今已经住进了后院,那里相当于宗家的冷宫啊,平时都不会有人去的,夫人现在在那里受苦啊,大小姐,大少爷这样对待夫人,已经不将咱们周家放在眼中了,也没有将二皇子放在眼中了,求求您了。”

    潋滟倒吸了一口凉气,马上回过神,眼中闪过一抹阴狠,声音温柔的和眼中的阴狠相去甚远,道,“红梅姑姑你先回去吧,我会尽快想办法的。”

    “好。”红梅擦干眼泪,点点头。

    待红梅走后,潋滟阴沉着脸问身边的丫鬟,“爷回来没有呢?”

    “回姨娘,已经回来了,在书房呢。”丫鬟连忙答道,“爷说让您准备着,一会儿就过来。”

    “不,等不及了,我去找爷。”潋滟冷声道。

    二皇子正在处理政事,最近唐帝似乎有意的分给他和老九一些政事,他也比以前繁忙了很多,都没有时间陪着宠妾了,正想着二皇子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不想,书房的门悄悄开了,潋滟款步走了进来,委委屈屈的叫了一声,“爷。”

    “等不及我了?”二皇子一把将潋滟拉在怀中,调笑着道。

    “爷,潋滟请您给潋滟做主。”潋滟委屈的低下头,眼中带着泪光,轻咬着嘴唇。

    “怎么了?谁欺负我的小美人了?”元澈皱着眉。

    “爷。”潋滟连忙添油加醋的将红梅已经加工过的话重新说了一遍,随后愤愤的说道,“爷,这宗大人根本就没有将您放在眼中,他逼得姑姑如此,也是在打您的脸啊。”

    “好大的胆子.”元澈狠狠地一拍桌子,眼神阴鹜,“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如今--”

    元澈顿了一顿,随手将桌上一份折子打开给潋滟看,哄道,“别委屈了,你看看这个,足以收拾的他永不翻身了。”

    “这个--”潋滟惊诧的蹙着眉头,口中喃喃,“这个孙廷军隐瞒妻室,抛妻另娶,贪污,可是和宗海宁有什么关系?”

    “孙廷军可是他一手提拔上去的,你说和他有没有关系?”元澈面容阴狠的道。

    “可是这个孙廷军.....”潋滟眉心一蹙,“潋滟曾经在京城中所有耳闻,孙廷军是个很有想法的人,怎么会贪污呢?”

    元澈一把将潋滟揽在怀中,邪笑道,“傻姑娘,你难道没有听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本来孙廷军也是个人才,若是投入本皇子的阵营中,本皇子自然是要好好的惜才的,如今怪得了谁呢?要怪就怪他自己选错了主子吧。”

    “爷您真是高见啊。”潋滟不动声色的拍马屁拍的元澈很是舒服,主动送上红唇,娇媚的呢喃道,“奴家要怎么谢爷呢?”

    元澈一下子将周潋滟压在桌面上,一只手将奏折扫在地上,急切的吻了上去,“我们今天就在这儿。”

    “奏折?”周潋滟惊呼一声。

    “哪有美人重要?”元澈模模糊糊的说道。

    书房中一片旖旎惷光乍泄。

    窗外。

    原本遮住圆月的乌云不知何时更加厚重,阴沉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