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贤内助(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2本章字数:2501字

    “对。”那男子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夫人,下官孙廷军.......”

    孙廷军简要的介绍自己,然后道,“下官刚刚得到消息二皇子已经盯上我了,今天朝上就要和群臣联名上书,弹劾下官隐瞒妻室、抛妻另娶,和.......”

    孙廷军咬着牙,面色很是难看,“和贪污之罪。”

    唐曼面色一沉,冷声道,“既然这样,孙大人请回吧,我一个深闺妇人恐怕帮不到大人的忙。”

    唐曼说罢转身就要离开。

    “夫人请留步。”孙廷军连忙叫住唐曼,抹了抹额头上渗出的冷汗,见唐曼停住脚步,重新转过身,连忙辩解道,“夫人您有所不知,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二皇子盯上的不止是下官,也是宗大人,下官是宗大人一手提拔的,如今,二皇子这等姿态,恐怕来者不善哪!就怕明天早上被弹劾的不止是我,就连宗大人也逃脱不过啊!”

    唐曼面色顿时也凝重起来,转头看像赵安,“赶紧去杨庄,把爷请回来,就说出大事了。”

    赵安知道事情轻重,顿时低头应了应声是。

    “等等。”唐曼突然叫住赵安,果断吩咐,“若是时间来不及,告诉爷,我在皇宫门口等着他。”

    “夫人稍安勿躁,事情总是由解决的办法的。”王嬷嬷轻声对着唐曼说道,扶着唐曼来到桌前,“您先坐一会儿。”

    唐曼脑中飞速旋转,指骨一下一下轻轻敲着桌面。

    海宁在朝中向来是纯臣,二皇子和九皇子之间的皇位之争斗得再厉害他都不会参与进去,只忠于皇上,海宁甚至怕惹人口舌和九皇子的距离都远了一些,孙廷军说得话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二皇子怎么会突然之间发难呢?

    像是看出了唐曼心中的疑惑,王嬷嬷背对着孙廷军用自己的身子挡着他的视线,在桌面上轻轻写了一个‘周’字。

    唐曼顿时身子一震,想到周家和二皇子府之间的关系,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心中也越来越心惊。

    周氏失势周家不可能没有消息,可是最近却半分动作都没有,也是她怀孕镇日疏懒了不少,没有想到周家的报复来的如此之快,若真的是周家,那么事情十有八九是冲着海宁来的,眼前这个孙廷军怕只是一个陷害海宁的罪名罢了。

    这种时候。

    虽然唐帝欣赏海宁,可是谁能保证帝王的欣赏和喜欢能维持多久?被有心人一挑拨,海宁的爱才之心也会变成的结党营私,唐帝会不会心生防备?

    若是一旦失去了唐帝的维护,那么,之前多么风光,之后就摔的多惨烈。

    为今之计只能帮助孙廷军脱困,那么海宁的危机就迎刃而解了。

    唐曼心中越发的慌乱起来,但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看着孙廷军,沉声问道,“二皇子弹劾的罪名可否属实?”

    “这.......”孙廷军有些迟疑。

    “若是孙大人不说实话,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唐曼凌厉的看着孙廷军。

    “夫人误会了。”孙廷军咬着牙道,“不是下官不想说,实在难以启齿,二皇子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罢了,下官之前在老家确实一妻一妾,可是那女人竟然害了怀了身孕的妾侍一尸两命,下官愤然休了那个女人,只是没有想到二皇子竟然颠倒雌黄拿此事大做文章,至于贪污,下官这有一个账本,可以为下关作证,可是--”

    “可是什么?”唐曼敏感的追问。

    “可是二皇子不止从哪里做了一个假的账本,下官实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若不是一个同下官交好的幕僚偷偷临摹出一本,下官只怕今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孙廷军一脸愤愤然。

    妈的,唐曼心中几乎忍不住飙脏话了。

    唐曼忍不住头疼,“孙大人,账本可有带来?”

    “有。”孙廷军连忙从袖中拿出两本账本,放在唐曼面前。

    唐曼聚精会神的快速翻看着账本。

    时间滴滴答答的过去了。

    孙廷军不停地焦急的看着外面的天色,脸色越来越难看,不停的看着唐曼,不禁有些后悔,他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都读傻了不成?

    竟然在指望着一个女人能救自己?

    罢了,痴人说梦罢了。

    随着卯时上朝的时间越来越接近,唐曼不禁加快了速度。

    翻到一页,唐曼眼睛一亮,将另一本真的账本也翻到那页,仔细对比,心中不由的大喜,这匆忙做出的假账本果然是漏洞百出。

    唐曼快速的用笔做出标记,继续看下去,很快的,一本账簿已经完全对比过了,唐曼急声道,“嬷嬷,给我研磨。”

    唐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就算海宁回来也已经来不及了,幸好她练过海宁惯用的隶书,唐曼略微沉吟一下,脑中构思一会儿,奋笔疾书起来,一篇陈情表一气呵成的写完了。

    呼。

    感谢初中老师逼着她背完陈情表,唐曼惊喘一口气。

    唐曼拿起来轻轻地吹了一口气,递给孙廷军,孙廷军快速的浏览一遍,忍不住脱口而出,“夫人好才华。”

    和宗大人笔迹一模一样。

    到现在为止,孙廷军再也不敢小看唐曼,深深地鞠了一躬,“若是能逃过此劫,全赖夫人的救命之恩啊。”

    “一会儿知道该怎么说了吗?”唐曼一边拿回陈情表,一边匆匆问道。

    “下官知晓。”孙廷军连忙开口。

    “你现在马上去上朝,不要慌,我会将这两本账簿和陈情表交给海宁的。”唐曼匆匆说道,“我们不能一起去,要分头行事。”

    “夫人大才。”孙廷军深深地看了一眼唐曼,快步走出门。

    孙廷军一走,唐曼看了看天色,转过头对王嬷嬷说道,“嬷嬷,这个时辰海宁恐怕赶不回来了,海宁。”

    “好。”王嬷嬷点了点头,眼中闪过赞赏之色,“我去给少奶奶拿一件衣服。”

    寅时后半刻。

    一辆马车低调的从国公府中驶出,快速的向皇宫驶去。

    很快就到了皇宫,唐曼和王嬷嬷站在车边,左等右盼也不见宗海宁和赵安回来,不禁有些着急,唐曼心中不停地暗暗祈祷,海宁一定要快点回来啊。

    “什么人?”皇宫门口走出两个侍卫,看着唐曼不禁皱眉,冷声大喝,不耐烦的驱赶唐曼,“速速离去,皇宫重地,闲杂人等不准久留。”

    “侍卫大哥,我们在等人,很快就离开。”唐曼好言相商。

    “一刻都不准。”那个侍卫冷着脸,手中的长矛横在唐曼面前。

    “什么人?还不速速赶走?”一辆豪华的马车驶过来,车里面传出一个威严的男声,高高在上的低喝。

    二皇子视线透过车窗扫到皇宫外站着的两个女人,眼神闪过一抹厌恶。

    “是。”两个侍卫顿时变的凶狠起来,长矛直直的向唐曼胸口刺来。

    王嬷嬷正欲出手,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抱着受惊过度的唐曼闪了过去,冷冷的看向豪华马车,“二哥未免太过分,若是父皇知道了....”

    唐曼惊怒的看向两个侍卫,没有想到他们竟敢光天化日之下下杀手。

    “不过是一个贱民罢了。”二皇子淡淡的扫了一眼龙九两人,不屑的说道。

    “贱民?若是宗大人知道他在为皇家卖命,而他的爱妻在皇宫外丧命,只怕就算父皇护着皇兄,也不会善了。”龙九眼中快速闪过厌恶,“况且宗夫人乃是朝廷命妇,岂能是贱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