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我爱你啊(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2本章字数:2910字

    “夫人,您还有机会的。”红梅咬着牙,“您受的苦不会白受。”

    “机会?”周氏冷声笑道,“国公爷现在不待见我,他巴不得休了我,那几个小践人一个比一个厉害,就连那罗家的小白眼狼都能反咬我一口,事已至此,还能怎么样?”

    “老太太没有同意国公爷休了你,就是再给您机会呀,您难道还没有看出来吗?”红梅握住了周氏的手,轻声安慰道,“我已经去找了潋滟小姐了,不日那边就有消息了,您再耐心等几天吧。”

    “红梅,你不必随我在这受苦的。”周氏感动的握着红梅的手,“你何苦陪着我?”

    “夫人。”红梅提高声线,“您说的这是什么话?红梅岂是那种贪图富贵享受的人?红梅只愿跟在夫人身边。”

    “这些年耽误你了。”周氏低叹一声。

    蝉叫蓦地停了下来,随即又开始嘶嘶乱叫。

    门外似乎隐隐传来了脚步声。

    周氏激动地抓起红梅的手,惊喜道,“红梅,你听是不是有人来了?”

    话音未落,门外已经恢复寂静,只有蝉刺耳的叫声。

    “夫人,您睡吧。”红梅轻声道。

    “娘。”门从外面被打开,两个颀长的身影快步走了进来,不敢置信的看向周氏,惊呼道,“娘,您怎么搬到这来了?”

    “蓝儿。”周氏猛地回头,激动地喊道,身子顿时瘫软在地上,看向宗海蓝身后,“清儿,真的是你们吗?”

    “娘。”宗海蓝与宗海清疾步进屋,搀扶起周氏,宗海蓝哑声道,“我和三弟刚刚回来,您怎么?”

    宗海清心疼的看着周氏憔悴的面色,低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两位少爷,你们可算是回来了。”红梅的眼泪在眼圈打转,“夫人是被人陷害了。”

    红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周氏如何被害,如何成为众人所指,如何被罗小玉最后一击。

    宗海蓝听完便大怒,狠狠地一拍桌子,“践人,我要杀了她们。”

    白蝶和罗小玉这个践人,宗海蓝愤怒的眼睛猩红,就要向外走。

    “哥。”宗海清赶紧一把拉住宗海蓝,冷静的道,“不能去。”

    “你能眼睁睁的看着娘受苦,我做不到。”宗海蓝一把推开宗海清,大声吼道,用手指指着宗海清,“老三,你若是害怕就不要拦着我,我宗海蓝要是连娘都保护不了,我算什么男人?”

    “蓝儿,不能冲动。”周氏激动地拉住宗海蓝,“清儿说得对,我现在已经这样了,万万不能让你们再去。”

    “哥,你这冲动的个性什么时候能改?”宗海清有些头疼,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心,“事实如此,爹已经不信任娘了,必定满心的怒火,我们要想个办法,你这样能解决什么问题?”

    “四少爷说得有理。”红梅轻声道,“三少爷您不要冲动啊。”

    “那你说怎么办?”宗海蓝气呼呼的坐下来,别过脸生气。

    “四少爷,您就拿个主意吧。”红梅也是注意不定的样子,一脸无措的看向宗海清。

    “这个......”宗海清沉吟了一下,有些迟疑。

    “老四你就说吧。”宗海蓝猛地一拍桌子,“娘都让那些践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吞吞吐吐的?”

    周氏也是眼巴巴的看着宗海清,老四向来是个极其有主意的。

    他说有办法就一定会有办法。

    “成亲!”宗海清斩钉截铁的说道。

    “成亲?”周氏惊呼。

    宗海蓝也是不敢置信的看向宗海清,眉心紧紧皱起,疑问的看向宗海清。

    红梅口中喃喃的重复一遍,蓦地眼睛一亮,口中赞道,“好主意。”

    “不要打哑谜了,快点说。”宗海蓝不耐烦的低吼。

    “就是你我二人之一,成亲。”宗海清也不再卖关子,与红梅对视一眼,看着周氏和宗海清似乎不懂,便耐着性子解释道,“你想,奶奶最看重的是什么?”

    宗海蓝不屑的唾道,冷哼一声,“那个老太太最看重的不就是名声吗?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

    宗海蓝撇嘴。

    周氏恍然大悟,“老四你是说......”

    “正是如此,我们兄弟二人若是成亲,成亲之时是要拜天地高堂的,”宗海清面有深意,“若是娘不出席,在老太太眼中那岂非是打了宗家的脸一般?只是.......”

    宗海清顿了一顿,说道,“我并没有到年纪,明年又是大考,即使提出成亲恐怕老太太和老爷子也不可能同意的。”

    “我娶。”宗海蓝霍的站起来,掷地有声,咬牙,“我去和老太太说。”

    “三哥!”宗海清无奈,“此事非同小可,需得从长计议才行,而且不能是我们贸贸然的去求,况且,成亲之事不是儿戏,哪家的千金、样貌长相、品德才学等等都要斟酌着,恐怕就要委屈娘在着受苦了。”

    “这点苦不算什么。”周氏眼睛湿润的哽咽道,叮嘱宗海清,“清儿,你哥他性子冲动,娘不能出去,他若是闯祸你万万要拦住他呀。”

    “夫人,您恐怕还得给二夫人写封信。”红梅眼睛一转轻声提醒,“这件事情两位少爷不能去求,可是二夫人镇日在老太太身边,这件事情她去说是最好不过的了。”

    “也好。”周氏匆匆的写了一封信,然后勾起嘴角,“她会同意的,为了她的儿子。”

    镶儿失魂落魄的走出来。

    心中痛的揪成一团,她痴等了他五年,换的来的是他斩钉截铁的不可能,口口声声叫着那个女人,眼中心中哪里有过自己的存在?

    镶儿眼中满是恨意。

    都是那个女人。

    若是没有她,姐夫一定会喜欢上自己的。

    冯镶儿回头望着卿玉斋,袖中的指甲重重的刺进肉中,眼中快速闪过一抹恨意,曾经她能做到的,现在依然能做到,只要没了那个女人,姐夫一定会回心转意的,可是.....

    她现在该怎么办?

    姐夫根本就不要她。

    绝情的不顾自己而急匆匆的离开,只因为那个女人可能有稍微的不适,冯镶儿脑中一片混沌,蓦地,冯镶儿狠狠地撞进一个人的怀中。

    宗海蓝怒气冲天的从周氏残破的院子中走出,压抑着愤怒,大步向前,只想赶快回到自己的院子,哪知却又不长眼睛的撞在自己身上,刚要发怒,却见是个姑娘,头上发髻简约婉柔,一身粉色的衣衫,布料做工都是上等,一看就不是家中的丫鬟,再定睛一看,这女人眼中带泪楚楚可怜,红唇紧咬,却有种说不出的美丽。

    “这不是冯家妹子吗?”宗海蓝收起怒容,连忙笑道。

    “嗯?”冯镶儿抬头望进宗海蓝的眼中,五年前曾经有过匆匆的碰面,冯镶儿一下子就认出了宗海蓝,有些冷淡,“原来是宗家三哥啊。”

    镶儿打声招呼就要走,却被宗海蓝用手拦住,嬉笑,“妹子这么着急走做什么?咱们几年未见,叙叙旧也是好的。”

    真是天祝他呀,这冯家可是京城中有名的名门望族,听说这个冯镶儿虽然是庶女,但是确实被冯家老太太捧在手心中长大的,当年地位就已经隐隐超过嫡女,这长相又不俗,若是娶了这么一个妙人,也不算亏。

    宗海蓝心中快速的盘算着。

    “这是自然的。”冯镶儿低垂着眸子,看起来似乎有些娇羞的样子,轻声道,“早在这几年听说宗家三哥一表人才,如今一见,镶儿险些不敢认了。”

    镶儿眸中闪过一抹嫌恶,这个男人怎可与姐夫相提并论,他眼中毫不掩饰的惊艳更是令她厌恶。

    “镶儿也长成大姑娘了。”宗海蓝立即棒打随蛇上,谄媚的笑道。

    “刚刚镶儿似乎见到二哥面色不虞,不知二哥被何事困扰?”冯镶儿关切的问道。

    “哎,你有所不知。”宗海蓝低叹了一声,瞥了冯镶儿一眼,有心挑拨,“新嫂子是个心机深的,哪里比得上素儿嫂子呀?”

    冯镶儿脑中翁的一响,恨意疯狂的弥漫着整个心房,脑中一闪而过一个疯狂的想法,看向宗海蓝的眸光更加娇羞,咬着嘴唇看起来楚楚可怜,悲痛的道,“姐姐......”

    冯镶儿刻意的柔媚和柔情勾的宗海蓝心里更是痒痒的,觉得自己是遇到了善良的解语花,左右都是要娶新人,何不娶个自己顺眼的。

    况且冯镶儿家世与自己相当。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来,竟然相谈甚欢的样子,见火候茶差不多了,宗海蓝面上深情款款,“镶儿妹妹,几年之前我就对你印象深刻,如今更是一见倾心,不知镶儿妹妹你......”

    冯镶儿迅速低头,偷眼看向宗海蓝,声如蚊蚋,“镶儿此心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