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新妇(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2本章字数:2430字

    “冯家夫人似乎不是冯家小姐的亲娘,这人心隔肚皮,想着要把庶女送出去做妾,媳妇儿觉得冯家夫人品行似乎不佳,但是这小姐是自幼随着冯老太太长大的,品行方面自然是没有问题的。”王氏小心翼翼的说道,“再者,若是海蓝真的喜欢,婚后只怕是能收敛不少,冯家家世又与咱们宗家门当户对,您何不成全了他们呢?”

    出乎唐曼的意料之外。

    龙九第二天竟然又在同一时间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唐曼的书房,刚好避开所有人,然后什么也不说,就是坐在唐曼的对面优哉游哉的喝着茶。

    唐曼气的浑身无力,赶也赶不走,说也说不听,骂也骂不得。

    人家刚刚救了自己,又送来无数珍贵药材,她怎么好意思?

    可是自己不好意思赶人,这龙九也不走。

    唐曼只能自己做自己的事,不理他,专心写着自己的《女驸马》,哪知龙九这货不知从哪里翻出自己曾经送给戏班班主的《长生殿》,坐在她的对面看了起来。

    想起那个戏班班主说过九皇子禁止他演出《长生殿》,不由得怒从心生,表情不善的看着龙九,“你为什么要禁止演出《长生殿》?”

    “我乐意。”龙九眉眼暴躁的答道,手中的戏本刚好翻到‘七月七日长生殿,生生世世做夫妻’的誓言,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你凭什么?”唐曼气的摔了手中的笔,对着龙九怒目相视。

    “生生世世做夫妻吗?”龙九突然面色复杂的看向唐曼,同样狠狠地摔了手中的《长生殿》,一脸愤怒,好似想到了什么,面容扭曲,攥拳低吼,“你们生生世世做夫妻了,那我怎么办?”

    他怎么办?

    难道要生生世世看着她和别人幸福吗?

    龙九的心好像被揪起,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喜欢上一个这样的女人,没有傲人的家世,没有出色的容貌,甚至不温柔还有一身的臭毛病,比自己还骄傲。

    可是,他偏偏喜欢上了她,不知从何时起。

    他根本就压抑不住那种喜欢,控制不了自己对她好。

    “什么?”唐曼愕然。

    “你什么都不懂,蠢货。”龙九气的狠狠地拍了桌子,从窗子嗖的一声飞走了,只留下来回摇晃的窗子在动。

    哪知,转眼工夫,龙九阴沉着脸重新出现在唐曼面前,冷冷的拿起刚刚摔在桌上的《长生殿》戏本,揣进怀中,重新嗖的飞走了。

    只留下一脸愕然的唐曼。

    唐曼没有想到老太太会亲自来到她的院子,直接开门见山,要放周氏出来。

    宗海宁沉默了。

    唐曼则是皱了皱眉,眼睛眯起,看来周氏依旧没有停止过活动啊。

    短短时间就能让老太太决定放她出来。

    “海宁,曼儿,我知道你们受了不少委屈,奶奶今儿也是和你们掏句心窝子的话。”老太太低叹了一声,“她毕竟是一府的主母,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操持着,而且还有周家的背景,抛却几十年的交情,我和你爷爷一致以为,现在局势动荡,朝中风起云涌,两位皇子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老太太似乎很疲惫,“我们现在不宜再树敌了,囚禁周氏周家那边已经很不满了,另外还有海蓝的年纪已经要议亲了,有些事情你二婶虽然能代理,但是却不能全权出面,否则外面指不定要怎么想我们宗家。”

    “海宁莫要再提分府的事情,志勇也老了,海宁你是嫡长子,以后的宗家还是要交到你们夫妻手中我和你爷爷才放心啊,要不然我们死了都闭不上眼睛。”老太太凝重的看着宗海宁,低声说道。

    这话实际上已经很重了。

    老太太言下之意宗海宁和唐曼都明白。

    “奶奶。”唐曼低喊了一声。

    宗海宁依旧沉默着,半响才开口,“奶奶,你知道我并不在乎世袭之位,只是.....”

    宗海宁担忧的看了一眼唐曼。

    他在担心唐曼的安危。

    老太太立即就明白了,“曼儿我敢保证没有人敢再动她。”

    老太太顿了一顿,提点着宗海宁和唐曼,“以后你们当家就明白了,咱们这种家庭,有时候只要不出格,是非并不重要,平衡才是最重要的,这也是这么多年我和你爷爷一直容忍周氏的原因,哎,人多了就各有各的心思,人的心思多了就有了矛盾和复杂,你们慢慢就懂了。”

    唐曼和宗海宁同时点点头。

    第二天。

    在老太太从唐曼院子回来的第二日,周氏就被允许重新搬回自己的院子,只是宗志勇固执的不愿再见周氏,整日宿在白蝶的院子里,短短时间内,和冯家的议亲结束,日子定的很匆忙,两个月后,冯镶儿被八抬大轿迎进宗家。

    时隔五年,冯家与宗家再次结为亲家。

    男俊女娇的组合。

    唐曼万万没有想到,与宗海蓝议亲的正是冯家,而且是冯镶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唐曼眉心紧紧蹙起,她依稀记得冯镶儿声泪俱下的对海宁表白,如今却迅速的嫁给宗海蓝。

    这,不得不让唐曼怀疑冯镶儿的目的。

    她曾经问过宗海宁,“要不要去劝劝镶儿,毕竟婚姻不能儿戏。”

    而且,这样一个曾经觊觎自己男人的女人日后就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之下,让唐曼心中多多少少的不舒服。

    “个人有个人的选择和缘法,选择什么样的路就要承受什么样的果,我不想干涉。”宗海宁淡淡的说道,同时抱住唐曼,在她耳边呵气,“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和孩子。”

    唐曼点点头,心中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平静的日子再次结束了。

    宗海蓝与冯镶儿成亲的新婚之夜。

    罗小玉一脸落魄的跑到白蝶的院子,哭着对白蝶道,“白蝶姐姐,小玉的心中好苦。”

    “每个女人都要承受这个时候的。”白蝶轻轻地拍着罗小玉的后背,轻声安慰着,眼中却闪过一抹精光。

    冯镶儿?

    是她的妹妹吗?

    当年若不是她的救命之恩,她白蝶早已死在歹人手中,做了那无名冤魂,再次踏回京城,却惊闻她已逝的消息,而且去的很惨。

    甚至连一个说法都没有。

    连冯家都不愿开口,事情不了了之,白蝶冷笑,这一切和姓周的脱不开关系,她白蝶活着一日,就定然要周家的人不得安生。

    白蝶低头垂眸,遮住眸中疯狂的恨意,口中却柔声劝道,“谁让我们女人命苦呢,夫人被关起来了还能放出来,我们怎么争得过啊?除非.....”

    “除非什么?”罗小玉一脸恨意的抬头。

    她今天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都是拜周氏所赐。

    “我曾经听朋友说有种药物,会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死掉,就像是睡着了一样。”白蝶声音轻柔,像是催眠一般,“谁也不会发现,她死了不就彻底了解了吗?”

    “有吗?”罗小玉眼神空洞的问道。

    “有的。”白蝶肯定的说道。

    新婚的第二天。

    按照规矩,新人是要敬茶的。

    老爷子老太太坐在主位,周氏宗志勇坐在两位老人的左下首,王氏坐在老太太的右手边,唐曼和宗海宁挨着周氏坐下,宗海清也在,白蝶与罗小玉都不在场,这种场合姨娘是没有资格参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