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反击(三)(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3本章字数:2462字

    冯镶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为难之色,“还好我给白姨娘送的东西尚佳,白姨娘也算是露出了口风。”

    “她说了什么?”宗海蓝眼睛亮了起来。

    “国公爷现在偏心姐夫,还不是因为嫂子怀着身孕?”冯镶儿轻轻揉着宗海蓝的肩膀,小心翼翼的说道,“要是她肚子里没了那块肉......爷您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宗海宁眼中迅速的闪过阴狠。

    冯镶儿清晰地看到,然后善良的开口道,“嫂子的孩子怀的好好地,怎么可能就没了呢?爷,要怪只能怪我们时运不好,也是我的肚子不争气。”

    冯镶儿自责的低垂着头。

    “不怪你。”宗海蓝柔声拉着冯镶儿的手,冷笑道,“怀的好好地也能发生意外啊,你呀,还是太过于善良,以后就明白了。”

    “镶儿为了爷什么都愿意做的。”冯镶儿急急地开口。

    “乖,我们也赶紧生一个孩子好不好?”宗海蓝的手顿时不规矩起来。

    “三哥。”宗海清愤愤的声音由远及近,一进门就见到宗海蓝冯镶儿腻在一起,顿时面色通红转过头,口中却依旧忍不住怒气,“三哥,我有事找你谈谈。”

    冯镶儿连忙拉紧衣襟,满脸羞涩的躲在宗海蓝身后。

    “你回去吧,我和你嫂子在忙。”宗海蓝被打断了兴致,声音有些不悦,安慰的拍了拍冯镶儿的后背,见宗海清转身走到门外,却依旧没有走,不禁来了火气,这老三向来知书达理,从未做过这么没有礼貌的事。

    如今--

    “我找你,有事,现在就要说。”宗海清执拗的说道。

    “镶儿我去去就回。”宗海蓝低声说道,然后走出房门,兄弟俩找了一间房子,宗海清一转身,拳头就狠狠的砸向宗海蓝的鼻子,怒气冲冲,“大嫂的事,是不是你找人做的?”

    宗海蓝躲闪不及,一下子被打个正着。

    心中无名火起,狠狠地推开了宗海清,耸了耸肩膀,“你做什么?没事疯的向我发火?”

    “你还敢说?”宗海清不敢置信的瞪着宗海蓝,气的红了眼睛,“为首的那个是不是常英?从小和你鬼混在一起的常英?不要否认,我认得他,你知不知道你究竟在做什么啊?三哥?”

    “是。”宗海蓝愤怒的大吼,“是我做的又如何?你难道不知道她是怎么害娘的?要不是她肚子里那块肉,宗家的爵位就是我的,要不是有她在,爹怎么可能处处偏心这那个孽种?”

    “那是咱们的大哥。”宗海清皱着眉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宗海蓝,“你从何处听来的这些谬论?自古嫡长子承袭爵位,这难道还有什么说的吗?同是兄弟,父亲不可能会亏待我们的。”

    “那是你的想法。”宗海蓝冷笑,“难道你还没有看明白吗?在这个家,不争不夺你什么都不会有,你说不是读书读傻了?你是我亲弟弟,我做兄长的会害了你不成吗?”

    “以后不许再对大嫂出手。”宗海清深情复杂难辨,低声说道。

    “我看你才是真的疯了宗海清。”宗海蓝猛地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宗海蓝一进房门,冯镶儿便惊呼的迎了上去,“爷,您这是怎么了?”

    冯镶儿泪光闪闪的指着宗海蓝鼻子上的淤青,小心翼翼的用帕子擦拭着。

    “嘶。”宗海蓝气的摔杯子,“也不知道海清是抽了什么风,不过是对付一个下贱又有心机的女人,他竟跑来和我打架。”

    宗海蓝皱着眉,“你轻点儿。”

    冯镶儿皱眉,“什么?竟有这等事。”

    冯镶儿心中暗暗吃惊,这宗海清竟然会维护那个女人,有些棘手了,冯镶儿想着想着,手中不禁放柔了动作,给宗海蓝处理伤口。

    “嗯。”宗海蓝十分火大的低骂,“好好地事竟然被海清给破坏掉了。”

    “爷。”冯镶儿软软的开口,小心翼翼的瞥着宗海蓝的脸色,叹道,“本来镶儿也不想说的,也怕说了之后会让您觉得镶儿小气,如今却是不得不说了。”

    “究竟是什么事啊?镶儿,和爷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宗海蓝依然生着气。

    “之前老太太祝寿的时候,镶儿来过,当时只是和姐夫说了几句话,就被.....”冯镶儿紧紧咬着嘴唇,满脸的委屈,困难的开口,“却被嫂子不分青红皂白的大骂了一顿,说什么镶儿想要勾引姐夫之类的话,镶儿......”

    冯镶儿委屈的呜呜哭道,“镶儿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当时只有我们两人在场,镶儿只得忍气吞声,后来嫂子如何对姐夫说的,镶儿很想姐姐的孩子,就再次上门想看看振儿,不但振儿对镶儿一脸敌意,就连姐夫也是冷言冷语的将镶儿赶出来了,才遇到了爷。”

    “可是那日?”宗海蓝皱着眉,一脸心疼的扶着冯镶儿的肩膀,“那日你一脸泪水......”

    “呜呜呜。”冯镶儿伏在宗海蓝的背上,伤心的哭了起来。

    从刚开始的假哭,渐渐想到她满腔的痴情被姐夫践踏,姐夫全心全意都是那个女人,甚至自己嫁给了宗海蓝这个纨绔,渐渐,泪水竟然真的止不住。

    眼圈红红的,泪水簌簌滑落。

    看起来异常委屈,宗海蓝心疼的将冯镶儿抱在怀中,满脸的愤怒,“竟然还有这等事情,果然是个心机深沉的贱女人,我的镶儿这么善良她竟然忍得下心去欺负,镶儿你放心,只要有爷在,一定为你出了这口气。”

    “不要。”冯镶儿连忙用手指抚着宗海蓝的嘴唇,咬着最近痴痴的看着宗海蓝,“镶儿不想让爷因此和大房关系紧张,兄弟反目,家和万事兴啊,镶儿不值得爷如此的。”

    “谁敢说不值得?”宗海蓝横眉冷目,“爷先打断他的腿。”

    “爷。”冯镶儿感动的看着宗海蓝,哀哀的叹了一口气,“镶儿受点委屈算得了什么呢?只是.....”

    冯镶儿顿了一顿,看向宗海蓝,一字一顿,“镶儿猜想,四弟只怕也被嫂子迷了心智了,不然怎么会不帮着爷反而因为一个外人和您.....您想,镶儿可是振儿的亲姨娘,而嫂子只是一个继母,可是振儿却被嫂子教的不但不亲近自己的亲姨母,反而一脸敌意,甚至......教给振儿的话粗俗不堪入耳啊。”

    冯镶儿叹了一口气。

    冯镶儿这么一说,宗海蓝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想想刚刚海清他口口声声让自己不许再对那个贱女人下手了,他愤怒的样子,海清向来一身书卷气,也是他们两兄弟之间最喜读书的一个,很少动手,却因为一个下贱的女人。

    宗海蓝心中瞬间警惕起来了。

    暗夜。

    书房中的烛光依旧明亮,纸质的窗子上映出了一个英俊的剪影。

    宗海宁坐在窗边沉思,曼儿今儿受了不小的惊吓,他亲眼看着她熟睡过去才悄悄的出来,宗海宁眼神幽深,心中思绪纷纷扰扰的不停。

    一直以来,他一直知道后院不安宁,曼儿却很少告诉他,只是独自的承担着,如今,曼儿怀着身孕,本就已经辛苦至极,却依旧躲不过来自后院的明枪暗箭,宗海宁的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很绝之意。

    赵安轻轻地推开门,轻声的唤了一句,“爷。”

    “嗯。”宗海宁转过身,眼神微微眯起,沉声问道,“查的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