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反击(三)(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6:53本章字数:3203字

    “为首的是常大人的独子常英。”赵安轻声说道,蓦地感受到一股阴森寒冷的杀气,赵安心惊的看向宗海宁,仿佛如从地狱归来的煞神一般,口中困难的说道,“其余几个也是京城中几位大人家的公子。”

    赵安顿了一顿,咬牙道,“几位公子经常与......海蓝少爷厮混在一起。”

    碰的一声。

    宗海宁表情凶狠的一拍桌子,“好个宗海蓝。”

    赵安没有出声,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候宗海宁的指令,心中不停的祈祷,爷可千万不要大开杀戒啊,这种敏感的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再树敌啊,上天似乎听到了赵安的祈祷。

    下一刻。

    “每人打断一条腿。”宗海宁忍了又忍咬着牙道,“做得干净漂亮点。”

    “属下明白。”赵安低声回答,突然想到王嬷嬷和夜青最近的异常,便将事情和宗海宁说了一遍,“奴才斗胆猜测,这事可能是少奶奶授意的,对着那位......”

    “何不做的更绝一点?”宗海宁阴冷的一笑,直直的看先赵安,“你知道该怎么办的。”

    他的曼儿。

    宗海宁突然心疼起来。

    赵安身子一抖,“奴才这就去办。”

    寒风凛冽的夜晚。

    一道黑衣人影,快速的掠进周氏的房中,手中一股青烟洒向周氏,周氏原本因为异响而微微动着的身子徒然沉沉的睡去,黑衣人影居高临下的怜悯的看了周氏一眼,随即嘴角掀起嘲讽的冷笑,从怀中拿出几个布娃娃,放在屋中不知名的角落中。

    月光下。

    每个娃娃的胸口赫然插着一根钢针,映着月光,透着丝丝寒光。

    周氏依旧沉沉的睡着。

    黑衣人原路返回,悄悄地掩饰了有人进入的痕迹,退出房间,室内,又是一片可怕的寂静。

    日升日落。

    太阳并没有如往常一般映着金色的光辉,而是被沉沉的乌云遮蔽住,西北寒风刮起,格外寒冷。

    红梅早早的起床,准备了热水和早点,却见周氏仍没有醒转的迹象,进了房门,轻轻叫醒周氏,“夫人,洗漱吃饭了。”

    周氏纹丝不动,睡得依旧很沉。

    “夫人?”红梅又是轻声叫了一声,轻轻地推着周氏的身子。

    直到叫了第五声,周氏才困难的睁开双眼,“唔,已经两天了吗?唔,这一觉睡得好沉,一夜无梦啊。”

    “夫人您最近是累了呢!”红梅微微一笑,给周氏拧了一个温热的帕子,递给周氏,“您先净脸吧。”

    “嗯。”周氏结果帕子,擦拭着面部,“这一觉睡得身子好沉啊。”

    主仆二人正在屋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却听见外面喧嚣声起,周氏皱了皱眉,“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等红梅开门,门已经从外面打开了,赵嬷嬷往日笑眯眯的脸变得严肃阴沉,面无表情的说道,“奉老太太之命,搜查后院。”

    “这可是夫人的房间。”红梅忍不住出声道,“赵嬷嬷,您是不是搜错了房间?夫人身为一府的主母,也要搜查?”

    “奉老太太之命,搜查后院的每一个房间,每个人都要搜查,当然也包括夫人的房间。”赵嬷嬷公式化的表情和声音,看在红梅眼中似乎总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儿。

    红梅心中琢磨这老太太这是想做什么?

    红梅与周氏对视一眼,周氏微微一笑,“那就麻烦赵嬷嬷了。”

    周氏转过头对着院中的小丫头说道,“你们让开,让赵嬷嬷搜查。”

    红梅心中不停地盘算着,最近是否有什么把柄,似乎她和夫人出来之后一直安安静静的,上次陷害卿玉斋的事情有了罗小玉顶替,事情已经过去了好些天了,老太太不可能再拿来做文章,心中也就微微放下了。

    不过是一个例行的搜查而已。

    红梅已经有了预感,这次老太太似乎是动了怒气的,只怕有人要倒了霉了。

    赵嬷嬷二话没说,带着下面的丫鬟娘子们就开始仔细地搜查。

    周氏见一行人将院子里的每一间屋子翻个底朝天,面上有些不悦,强忍着没有做声。

    片刻之后。

    陆续有着丫鬟娘子手中拿着从各处搜来的布娃娃,纷纷道,“赵嬷嬷,已经找到了。”

    那些布娃娃,有的从房间搜出来的,甚至还有的从地下翻出来的,无一例外,每个布娃娃胸口都插个一根钢针。

    周氏震惊的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的看向赵嬷嬷,嘴角颤抖,“赵嬷嬷,这是不是搞错了?”

    红梅连忙扶着周氏,面如菜色。

    “我也希望是搞错了。”赵嬷嬷冷笑,眸光冰冷的看向周氏,“随奴婢走一趟吧,夫人。”

    赵嬷嬷嘲讽的加重‘夫人’二字。

    赵嬷嬷心中的怒火强忍着,自从老太太做了那个梦之后,就一直心有余悸,若不是大少奶奶提醒,她自己恐怕都想不到这一层,竟然有人这么大的胆子要害了老太太,她细心调查之下,竟然真的发现了几个可疑的,仔细盘查之下,竟然发现了这个黑了心的。

    赵嬷嬷冷冷的看着周氏,若不是老太太几次看在周家和两位少爷的份上,护着这个毒妇,她早就被赶出门了。

    如今贪心不足坐下这等恶事。

    周氏心中冤枉,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被带走。

    竟然到了祠堂!!!

    周氏惊恐的瞪大眼睛。

    老太太、老爷子面色不怒而威的坐在祠堂主位。

    临时被叫回来的宗志勇面色难看的站在老太太的下首,宗海宁和唐曼、宗海蓝与冯镶儿两对夫妻分侧而站。

    冯镶儿低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宗海清听到消息之后赶了过来,眸光焦急。

    宗海微则是跟着王氏在不起眼的角落中,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没有说话。

    祠堂中央的堂桌上摆着被找出的各种布娃娃,无一例外,胸口上都插着一根钢针,祠堂中一片静寂。

    周氏被带进祠堂,眼睛恐惧的看着那些布娃娃,嘴唇颤抖,赵嬷嬷阴沉着脸走进祠堂,寒声道,“回老太太的话,奴婢奉您之命,各个院落搜查,在夫人的房中,院子的地下等地发现了这些布娃娃。”

    赵嬷嬷用力的拿过一个布娃娃扯开,露出里面的字迹,送到老太太面前,沉声道,“老太太您看,上面正是您的生辰八字。”

    举证据在,一目了然。

    祠堂中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不敢置信的看向周氏。

    碰的一声。

    老爷子满脸怒色,夹杂着一股说不出的痛心,颤巍巍的站起身,走到宗志勇身前,反手就是重重的一巴掌,“不孝子,这就是你当初非要娶进门的妾,非要抬上来的妻,现在嫌弃我和你娘一把老骨头了,使出这种下作的手段,家门不幸啊,出了你们这种不孝子孙......”

    老爷子气的浑身直颤,胸膛起伏,呼吸急促。

    “老头子。”老太太急忙扶住宗老爷子,急声道,“你坐一会儿,缓一缓。”

    “不孝子啊。”宗老爷子用手捂着脸,另一只手狠狠地打着自己的面颊,“出了这等事,我都无颜去见列祖列宗啊。”

    “爹,娘。”宗志勇眼睛通红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孩儿不孝,都是孩儿的错,今天我一定要休了这等毒妇。”

    宗志勇转过头对身边的小厮说道,“去请周将军和周老爷子过府,有要事商议。”

    小厮登时领命而去。

    “国公爷。”周氏慌了手脚,跪着抓住宗志勇的袖子,“真的不是我做的,我就是再坏也不可能去害老太太啊,求求您相信我。”

    宗志勇一把摔在周氏,满眼痛恨和怒火,一字一顿,“你知道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是什么吗?就是娶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进门。”

    “老太太。老爷子。”周氏面色苍白,痛哭流涕,“您就是捉贼也得见脏啊,不能因为这几个布娃娃就冤枉了我,我根本就没见过这些布娃娃的。”

    “奶奶。”宗海清也是慌了,“爷爷奶奶,是不是这件事情弄错了?”

    “海清少爷。”赵嬷嬷安慰似的拍了拍老太太的后背,恨恨的开口,“那日,老太太做了一夜噩梦,心神不宁,梦里全是这些害人的东西,后来奴婢及时想到前朝就有过这等害人的妖术,老太太让奴婢去查,结果当真的查到几个可疑的奴才,都是夫人院中的,今儿搜院,搜出了这么多害人的东西,为什么别人的院子没有,而全部都在夫人的院中?”

    赵嬷嬷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唐曼,直接隐瞒了唐曼提醒的事,冷冷笑道,“海清少爷还以为这是巧合吗?若您还不相信,来人.....”

    赵嬷嬷扬声喊道,“带贾嬷嬷。”

    几个丫鬟嬷嬷闻声快速的押着几个丫鬟嬷嬷上来,贾嬷嬷声泪俱下的跪在地上,一见到周氏顿时大喊,“夫人,救命啊,奴婢都是听了您的命令,求求您一定要救救奴婢啊。”

    “贾嬷嬷?”周氏惊愣当场,见到押上来的竟然是她小厨房的管事贾嬷嬷,另外还有两个是给她打扫房间和清扫院落的丫鬟,惊怒交加,愤怒的大喊,“荒唐,我何时让你做过这些害人的事?”

    周氏急急忙忙的看向老爷子和老太太,哀声道,“老爷子、老太太,您要明查啊,媳妇儿好不容易得了老太太的恩典,才能重新出来,心中对老太太感激还来不及呢,根本不可能去害老太太啊,一定是有人陷害。”

    周氏狠狠地瞪着贾嬷嬷和几个下人,“是不是你们收了谁的指使?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