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部队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1:05本章字数:3305字

    这伙保安平时也是欺软怕硬,别看平时咋咋呼呼,真遇见玩命的主儿,他们也是心慌的要命。这次就遇见了玩命的胖三,这伙人谁还凑过去送死?所以这一时之间,胖三虽然势单力孤,但仍处于不败之地!

    刚才还人流攒动的客厅里,现在早已空无一,人只剩下一地的狼藉。虎哥愤愤的坐在凳子上,掏出大哥大道:“双子,把我得家伙取来,灭了他们!”

    此时,魁梧的胖三已经把那十几个保安都逼退到了门外,自己拎着两把桌腿,兀自威风凛凛的守在门口,他的胳膊上,肩膀上的棉袄已经在砍刀的招呼下露出一个个的刀口,血渍从棉絮中洇了出来,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上!这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我不由得崇拜起胖三来。是啊,他从小跟随老镰把杀猪宰羊的,无数个牲畜就断送在他的刀下,也许他早就看淡了生死,所以这家伙打起架来比平常人要狠一些,在村里也是有名的打架高手,只是想不到这家伙发起狠来竟然如此的剽悍!

    葛秦鉴,一个普通的道士,他活着只是为了除魔卫道,捍卫大统,在诡异的世界里完全能够左右逢源,酬酢自如,可是,这是现实的世界,是真实的魔道!他万般焦虑,却是无计可施!我和吴莫离也是吓得够呛,一人挽着葛秦鉴的一只胳膊,哆哆嗦嗦的倚窗而站。其实我在内心已经打好了小算盘,若这些保安真的冲过来,我就从这扇开启的窗户跳下去,二层楼,不是太高,对于在学校体育队的我来说,难度并不大。吴莫离这小子也是眯着眼往这儿睃来睃去,我知道,这小子肯定是和我想到一块了,只是五米多的高度令这家伙犯愁。

    事情暂时的处于胶着状态。时间在飞快的流逝。流失的不只是时间,还有胖三体内汩汩而出的血液。我知道胖三现在完全是凭着一腔豪气,凭的是保护我们几个弱势群体的责任,可是激战一过,我看到他的双腿也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我知道,那不是怕的,是体力不支的表现。

    现在的虎哥冷冷的坐在大厅的板凳上吗,一群保安簇拥在他的身旁,点头哈腰的聆听着虎哥声色俱厉的辱骂:“娘的,白养你们这些饭桶了,一群人竟然打不过一个土八路!”虎哥越说越气愤,伸手就朝近前的一个保安扇了过去,可刚一挥手就哎哟了一声,他忘了,自己的手腕刚受了胖三的一记重击。虎哥便恼羞成怒的站起身,一脚把这个保安踹出去老远。那个保安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又赶紧的跑到虎哥的面前,低头顺目,一脸谄媚。

    虎哥在等,等双子给他拿过“家伙”来,那样就会轻易地解决掉这群草莽之辈,尤其是这个胖子,可恶的胖子!

    李德厚也在等,当时我不知道他在等谁,我想,这家伙肯定是在等说客。是啊,只要能保住命,花上几个小钱又有何妨。

    只是吴莫离觉得这天大的乱子是自己为逞一时之快,首先蛊惑了李德厚,接着便诱发了这场难以收场的局面。

    工夫不大,就听大厅里一阵骚动:“来了,来了!”我精神一震的同时,心脏也咚咚的撞击起我得胸壁来,谁来了?是虎哥口中的双子?还是李德厚电话中的说客姐夫?

    这是就听见大厅里一声阴鸷的声音喊道:“谁在这儿撒野,敢惹虎哥生气?”话音甫落,一个光头首先出现在我的视线,这家伙的身架子并不比胖三差,甚至比胖三还要高,还要胖,只是那家伙的眼睛里却闪烁出令人惊悚的狠毒。

    然而比他狠毒的还有他手里的家伙--一杆枪,一杆81-1式自动步枪。对于这种枪我并不陌生,因为村长家也有一杆,他是从部队复原时偷偷带回来的,这种枪长约一米,是81式自动步枪的一个改良品,也是系列枪形,人们都把它通俗的称为81杠。

    光头双子一出现,我得头发顿时就竖了起来,我知道今天我们遇到了一个不好惹的主,这枪的威力我可是亲自眼见过,村长那次在200米的射程内,曾经一枪撂倒过一只一百多斤的野猪。那威力比马铳可大的没影了。

    虎哥见到光头,只是微微颔了一下首,便向他冷冷的示意道:“装上消音器,杀了屋里那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你就放心吧虎哥,一个也跑步了!”光头来时手拎着枪管,枪托在下,这时只见他把枪往上一抛,右手迅疾的就抓住了枪柄,再倒手,拉枪栓,瞄准我们,这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要不是这家伙是索命的阎王,我几乎要喊出赞来!

    胖三依然站在门口,首当其冲,他成了光头第一个要试枪的对象。光头的枪口慢慢地顶在了胖三的胸膛上,胖三没有躲,他知道,他的速度,永远赶不上子弹出膛的速度!

    就在这时,当死亡距离胖三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当吴莫离闭上眼睛已经不忍卒睹的时候,只见光头惨叫一声,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在地,当他稳住身体的时候,众人才看见他的脸上竟然多了两条鲜血淋淋的伤口!伤口很深,两道划开的肉向外瘆人的翻开,鲜血像奔流的小溪一样在脸上蜿蜒而下!

    事发突然,众人愕然!

    我忽然一阵惊喜,不错,无影!一定是无影!无影这家伙跟我们已经将近四五个月了,像一只肥硕的大狸猫,矫捷雄壮,并粗懂人性,早与我们融洽在一起,此刻它已经感知到胖三的危险处境,当然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并给了光头最有力的一击!

    光头也是骇然,他只感到自己眼前一黑,便被什么东西算计了。可是等他再仔细的稳下神来,拎起枪,却发现什么目标也没有。难道活见鬼了?

    虎哥和十几个保安也是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就听见远处传来汽车嘈杂的轰鸣和急速前进的步伐声和整齐的口号声,站在传呼边的李德厚惊喜的叫道:“来了,来了,我姐夫来了,你们死定了!”

    这是就见一个马弁模样的跟班满脸惊慌的跑上来道:“不好了虎哥,外面来了一支部队,已经把我们的酒店包围了!”

    虎哥咆哮道:“不可能,在S市谁他妈的敢动我王老虎?一定是弄错了,一定是弄错了!”

    光头双子一见,也急忙捂着滴血的伤口慌忙道:“虎哥,屋里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我看不简单啊,竟然能调动部队!”

    虎哥不耐烦的一把抢过光头手里的枪道:“娘的,我倒要看看是谁活腻歪了,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说完拎着枪气咻咻的往楼下冲去,众人一见也急忙跟了下去。

    胖三这边的危险顿时解了,这时胖三才觉得自己双腿一软,一下瘫软在地。

    李德厚却在窗户边兴奋地冲葛秦鉴道:“看,看!那个人就是我的姐夫!”葛秦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辆载满士兵的军车上,下来一个一身戎装的将军,在两个勤务兵的保护下,正向粤记海鲜城器宇轩昂的阔步走来。而整个粤记海鲜成的四周,则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还有一部分战士在一边驱拦路人靠近,以免伤及无辜。

    此时,虎哥从店里端着枪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迎面碰上一个身材高大的将军,由于虎哥的枪一直端着,给人造成一种威胁的错觉,所以,他刚一出来,门外的两个战士一个虎扑,早已经将他摁倒在地,反背,抹肩,拢肘,霎时间就将他捆了个严严实实,虎哥的脸紧紧的贴在地上嚎叫道:“放开我,放开我,我舅舅是市委李副书记,你们吃了豹子胆敢……”话没说完,一名战士抓住他的下巴向下一沉,一错,咯嘣一声,下巴早就脱了臼,只剩下他屋里哇啦的瞎叫唤。

    将军几乎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朝店内走去,迎面撞见的那些保安和打手一见纷纷扑通扑通的抱头趴在地上--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不傻,部队,国家的专政工具,被称为国家机器的军队把虎哥都一招拿下,那岂是他们这些小杂碎敢招惹的?

    这时,李德厚兴冲冲的跑下来冲着将军用力的喊道:“姐夫,姐夫,我在这!”

    将军皱了一下眉头道:“你有多少钱烧得慌,也敢来这种场合吃饭?”

    这时,两个勤务兵早为将军搬来了一张凳子。将军四平八稳的坐下并挥退了跟在身后的十几个保镖,轻声说:“你说的那几个人在哪?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有些本事,但愿别被他们的小把戏蒙蔽了。”

    李德厚道:“他们几个尚在楼上,其中的一个受了点伤,”说到这里,李德厚附耳上来道:“姐夫,这几个人真的有些道行,要不,我也不会请他们道这么高级的地方来消费!”这时,葛秦鉴和我已经从电梯上走了下来,吴莫离搀扶着胖三也一拐一拐的下来了,看来胖三的身体极度虚弱,好几处的棉袄已经被血浸透,脸色已经苍白的可怕。

    葛秦鉴走过来对将军身边的李德厚抱拳道:“李先生,我这位兄弟伤的不轻,麻烦你赶紧送我们去最近的医院。”

    将军上下把葛秦鉴打量了个遍,冲李德厚道:“这位就是你口中的异人?”

    李德厚急忙道:“别看他们几个土里吧唧的,他们可真是有些身手的,一见面他们就知道咱爹刚刚过世!”说到这里,李德厚急忙又把吴莫离拽过来道:“尤其是这个小兄弟,隔空取物那叫一个神奇!”直到现在,李德厚还一直把吴莫离当成是我们这伙人的精神领袖。